在美国对华绿地投资中,特斯拉绝对是一个特别的存在。位于上海浦东新区南汇新城镇同汇路168号D203A的工厂是特斯拉首座美国本土以外的超级工厂。该厂主要负责生产特斯拉Tesla Model 3、Tesla Model Y。截至2021年1月,工厂年产能为25万辆,并计划增加至45万辆。由于造型前卫,价格亲民,契合年轻人的审美,去年特斯拉在中国销售了近15万辆电动汽车,占该公司全球销量的约30%。

由于涉及智能驾驶和地形环境数据的收集,特斯拉收集的大量车辆运行环境、人体行为模式数据以及道路数据的庞大数据流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这些数据一方面是用于自动驾驶分析决策,另一方面成为智能汽车厂商进行服务匹配和拓展商业创新的资源”。据中国媒体报道,目前特斯拉在中国拥有数据中心,但每天仍有大量数据需传送至美国进行处理。可以说,这些数据是特斯拉的“富矿”,如果深度挖掘,那在商业上会极富价值。但如果用于安全领域,那将违反中国安全法律并构成对消费者侵权。

作为全球顶尖的新能源车企,特斯拉亦难以摆脱产品所涉“国家安全”的困扰。数据在为客户带来便捷的同时,国际关系的“主权刚性”却依然存在。产品没有国界,但国家安全有“边界”。比如,华为、字节跳动、谷歌等企业都难以回避数据安全和数据跨国传输所带来的争议。美国政府自去年8月起持续到年底的与TikTok的拉锯诉讼,其核心议题就是双方力图明辨并处理网络数据安全,弄清楚相应的权利义务关系。由于TikTok姓“中”,美国联邦政府担心中国安全部门会利用“数据”跟踪敏感人物的行踪,获取生物和社会特征,并以相应信息为“杠杆”进行情报收集。

在工业4.0的环境下,数据成为最大、最密集的流动要素,也是企业价值和竞争力核心所在。由于安全与发展的压力,国家在产业上往往奉行“现实主义”。按照国际政治经济学理论,国家在试图推动某一领域的商业化和编织产业链之际,会有意忽略产业的“安全外部性”。当产业形成一定规模,产生“集群效应”之际,国家转而担忧产业要素可能构成政治安全危害。特斯拉一度是中美经贸合作的“标杆”,一度成为中美关系发展以及双向直接投资成果的重要标志。但是,一旦数据的商用形成规模且中美关系走向强竞争弱合作,那美资背景的特斯拉带来的不安全感就会在看似偶然的事件上“浮出水面”。

今年中国“两会”上,关于智能汽车数据安全的问题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业内呼吁智能汽车,尤其是具有强大的数据采集能力的高等级智能自动驾驶汽车要加快落实相关数据采集、存储、处理、应用法律法规和标准的制定,尤其在软件代码安全检测和监管上,软件供应链管理等方面,需要事先规范确保产业安全、健康稳定发展。这种政治信号,特斯拉高层当然能够感觉到,只是身处特定的市场竞争以及中美权力结构中,特斯拉所能解释的和所能做的永远满足不了政策的需求侧,平抑不了国家的“不安全感”。

太平洋彼岸的美国媒体也感受到了中国民众对特斯拉的质疑与不信任。特斯拉拥有面部识别、指纹识别、语音识别、身份认证,以及常用地图路线记忆、操控习惯记忆等特殊功能。3月23日有美国媒体称,特斯拉公司利用车内摄像头记录和传输乘客视频影像,从而开发其自动驾驶技术的做法,引发了人们对隐私泄露的担忧。从技术角度讲,只要涉及人工智能,就少不了先进的图片处理技术和传输技术,自然地人们会担忧数据商业用途后面的个体隐私问题。这相当于硬币的两个面,通常,人不大可能同时看清楚一枚硬币的两个面,当你仔细看着顺光一面时,背光那一面肯定有部分“阴影”。

新闻来源:FT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