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问拜登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塞西莉亚·劳斯(Cecilia Rouse),我们的弱点在哪里。在我们的公共产品中,她说,我们的公共生活在恶化。

“过去40年的模式一直是依靠私营部门来承担负荷,但私营部门并不适合提供某些公共产品,例如劳动力培训和基础设施投资,”她告诉我。“这些地方都存在市场失灵,这给政府带来了新的职责。”

拜登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布莱恩·迪斯(Brian Deese)表示,“拜登经济学”有三大方面:采取措施将钱分配给低收入人群,努力利用气候变化作为重塑我们的能源和交通系统的机会,以及通过在研发上大量投入来重现登月壮举。

有人说这类似新政(New Deal)。我想说的是,这是“美国体制”(American System)的升级版,它的规模巨大。所谓“美国体制”,是19世纪在亚历山大·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的启发下进行的教育和基础设施投资,由亨利·克莱(Henry Clay)倡导,然后由早期的共和党人如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推进。那是一个年轻国家的毫不掩饰的民族主义计划,它利用一个充满活力的政府来实现两个伟大的目标:经济活力和民族团结。

拜登经济学是促进经济活力的一项巨大努力。不仅是研发支出和绿色能源,也是对儿童和人力资本的巨额投资。

如果像预期的那样,拜登的美国家庭计划包括普及学前教育和免费的社区大学,那么这将意味着数百万的年轻美国人将享受四年的免费教育。就像拉姆·伊曼纽尔(Rahm Emanuel)对我说的,我们上一次取得这么大成就是什么时候?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