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几代领导人力推的脱贫任务主要是针对中国落后的乡村地区所面临的基本生存生活问题,解决绝对贫困的兜底工作。(新华社)

中国政府4月6日发布《人类减贫的中国实践》白皮书,对外宣布中国减贫成绩与模式。这大概是中共第五代领导人习近平第二任期内最为“得意”的政绩,不少中国国内舆论将中国减贫放入国际经纬以展示中国减贫的重大意义。不过,对于中共来说,消除绝对贫困只不过才是完成第一步。中共从来不承认减贫只是寻求缩小贫富差距,保障低收入群体生存。北京认为作为一个共产主义政党,它的最终目标是兑现“共同富裕”的政治承诺。这也意味着,这场社会实践远没有结束,而是刚刚转入下半场。这下半场究竟是什么呢?

就在中国发布的减贫白皮书的结束语部分,提到要把“巩固脱贫成果与乡村振兴做好有效衔接,实现‘三农’工作重心的历史性转移”。这意味着,乡村振兴将成为北京接下来的主要方向。

事实上,在这之前的2月末,中共发布其2021年的“一号文件”就已聚焦了这项新一号工程——乡村振兴。彼时,“一号文件”专门详细介绍了中国要实现乡村振兴的方案,而此次减贫白皮书则是在专门介绍中国减贫实践时提到乡村振兴,可见其中的联系与逻辑。

文中介绍到,从脱贫之日起设立5年过渡期,逐步由集中资源支持脱贫攻坚向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平稳过渡,也即2021年至2025年。这一点在2021年的中共“一号文件”中也有提到。并设立了未来5年乡村振兴的目标——农业农村现代化取得重要进展。这包括,农业基础设施现代化迈上新台阶;农业基础更加稳固,现代乡村产业体系基本形成,有条件的地区率先基本实现农业现代化;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持续缩小;农村生产生活方式绿色转型取得积极进展等。

白皮书还提到,到2035年,中国将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乡村振兴取得决定性进展,农业农村现代化基本实现。到2050年,中国将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乡村全面振兴。这与习近平所提的“两个一百年”时间表完全吻合,由此也不难理解为何2019年的中共一号文件就提出“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

在完成消除绝对贫困的基础上,中共将资源投入到“乡村振兴”上,进一步消除城乡差距,贫富悬殊等。图为2020年的重庆渝北牛皇村通过改善基础设施,改民房为民宿等,成为中国新农村的样板之一。(新华社)

也即是说,中共在历经数代减贫基础上到习近平时期完成了脱贫攻坚的任务,解决绝对贫困的兜底工作。但这还不是终点,接下来减贫将进入下半场。下一步,中共将在消灭绝对贫困的基础上,对中国广袤的农村腹地的落后生产发展现状进行改造,最终实现中国农业农村的现代化。脱贫以及随之而来的乡村振兴都是中国农业农村现代化的不同发展阶段。

当然,乡村振兴并不是首次出现在中共的执政战略里。早在2017年秋的中共十九大报告中,北京即宣布推动乡村振兴战略。不久前,中国官方的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悄然于2021年1月份宣告完成历史使命并退出历史舞台,并在2月25日改头换面为国家部委代管的新机构乡村振兴局。这一切都对外释放了明确信号。

2021年2月25日,中国乡村振兴局挂牌,此前这里为中国扶贫开发办。(微博@新华视点)

乡村振兴为什么能够成为中共扶贫下半场的核心?事实上,此前,多维新闻就已作过回顾,中共建国以来为支持现代化工业的发展,很长一段时期都实行以城市为中心和主导的发展战略,农村相对而言则处于从属和弱势地位。在乡村支持城市、农业支持工业的布局下,大量农村廉价劳动力、土地、能源、粮食等被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城市,极大地促进了工业的增长和城市化的进程,但由此也导致了农业和农村现代化落后于工业和城市现代化的城乡二元格局。后来农民工群体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拉动了农村经济的发展,但城乡差距还在持续拉大。

而这种贫富悬殊、阶层差距本是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吸取中国前三十年单纯以为改变生产关系便可实现“共同富裕”的历史教训,由此在“先富论”下而形成的发展现状。根据中共的解释,这是为实现社会主义终极目标的阶段性发展,目前中国仍处于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

而就目前的规划,中国要想完成社会主义现代化的目标,农业农村的现代化就是那个“短板”与“弱项”。这也是其与习近平的“两个一百年”时间线吻合的原因所在。因此说,乡村振兴是一项极为重要的政策翘板,其所承载的是中共社会主义思想指导下“共同富裕”的社会形态。当然,即便是到20世纪中叶,中共规划的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目标实现,届时全体中国人民共同富裕基本实现。所谓共同富裕极可能也是在某一标准下划定的富裕阶段认定。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