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支付了奥运会赞助费的公司将是输家,但这是因为它们以及国际奥委会未能推动中国兑现赢得奥运主办权时做出的人权承诺。无论如何,企业与批评人士所谓的“种族灭绝奥运会”扯上了关系,很难说是营销上的胜利。

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的胡丹(Minky Worden)表示:“这些公司所获得的不是‘更高、更快、更强’,而是‘不公正的监禁、性虐待和强迫劳动’。”

“抵制之外还有很多办法,”胡丹还说。“全世界的注意力都在转向北京,而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面临的最大单一施压点,也许就是冬奥会。”

在2006年奥运会上,速度滑冰运动员乔伊·奇克(Joey Cheek)获得金牌后,利用新闻发布会呼吁人们关注达尔富尔的种族灭绝;明年,获胜的运动员可能会为新疆做同样的事情。
奥委会曾试图禁止运动员使用人权符号和手势,理由是这不符合奥林匹克精神,但这太荒谬了。奥林匹克历史上最著名的手势是1968年,当时短跑运动员约翰·卡洛斯(John Carlos)和汤米·史密斯(Tommie Smith)高举拳头,向黑人权利致敬;这一行为遭到多年的谴责,而现在他们被誉为道德领袖,并入选美国奥林匹克名人堂。

明年穿“拯救新疆”或“结束种族灭绝”T恤的运动员可能会被奥运官员找麻烦,但总有一天,他们也会被视为英雄。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