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星辰大海路上的种花家

  2019~2020年间的东非、阿拉伯半岛以及南亚的蝗灾让大家印象深刻,联合国粮农组织表示此次蝗灾对粮食安全产生了史无前例的威胁,而灭蝗与防蝗一度成了波及国家的主要工作。

  一般灭蝗都用马拉硫磷、氯氰菊酯、高效氯氟氰菊酯等,很多灭蝗药物在一个蝗虫繁殖季(从虫卵到成虫)需喷洒三次,使用麻烦且工作量巨大。

  但在半个多世纪以前,曾经有一种对蝗虫效果奇佳的农药,药效长,低毒,只需喷洒一次即很长的时间内都有效。问世八年后即获得了诺贝尔奖,然而它的各种奇葩后遗症却在25年后被全球禁止,而到了最近又有很多科学家为其鸣不平打算为其平反!

  DDT滴滴涕:人类历史上最高效的农药!

  DDT即Dichloro-Diphenyl-Trichloroethane的简称,中文译名为二氯二苯基三氯乙烷,是一种有机氯,早在1874年就被奥地利化学家Othmar Zeidler合成了,但一直到1939年,才被瑞士化学家保罗·赫尔曼·穆勒(Paul HermannMüller)发现DDT的杀虫作用。

  由于DDT在对付节肢动物效率极高,它会透过昆虫体壁的几丁质外壳进入昆虫体内,抑制神经信号传导,会使昆虫痉挛或者过度兴奋,最终因为麻痹而死亡,有点类似蛇的神经性毒素对哺乳动物的功效。

  并且这种作用机理被认为对人体无害,因此DDT的使用就开挂了,几乎用于所有昆虫引发的疾病,比如二战时由于大量士兵集中驻扎,蚊子传播疟疾流行,那么喷洒DDT杀灭蚊子,效果立竿见影,蚊子被杀灭,疟疾等蚊子传播的疾病几近消失!

 1945年,意大利士兵在喷洒DDT 1945年,意大利士兵在喷洒DDT

  兵营中虱子、跳蚤与臭虫咬的大家难以入睡,而且还传播鼠疫和斑疹伤寒,1940年底,那不勒斯开始肆虐斑疹伤寒,1941年1月份开始,军队与老百姓家中都喷洒DDT,甚至还开发出了直接向人体喷洒的设备。3周后虱子被消灭,斑疹伤寒疫情第一次被彻底解决。

喷洒DDT杀灭虱子跳蚤和臭虫喷洒DDT杀灭虱子跳蚤和臭虫

  随着二战的结束,但DDT的使用却只是小试牛刀,因为它实在是太好用了!从十九世纪末期开始,随着规模化农业的发展,化学工业开始合成农药应用于农业领域,但这些农药都含有铜、铅和砷等,蔬菜水果上残留无很高,二期且喷洒农药的农民经常中毒。

  而军队中亲自尝试过DDT杀虫效果甚至在自己身上喷洒过DDT杀灭虱子、臭虫和跳蚤的士兵对它的影响极好,这些士兵回到家乡后就成了DDT的免费宣传队,他们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有自己的农场。

  有鉴于DDT在民间消费的巨大市场潜力,1945年末DDT开始公开发售,消费者从农药商店将其带回家,喷洒在农场中的瓜果蔬菜上,事实证明,即使直接吃下刚喷洒过农药的水果都不会中毒,因此农民们将那些含有砷酸铅,砷酸钙,尼古丁硫酸盐,汞的二氯化物和波尔多粉末的药物统统丢入垃圾桶,DDT开始疯狂占领美国以及全球农药市场。

  DDT被制成溶剂、粉剂、乳剂等各种形式的农药,成为了首选农药,而各种广告中都是不遗余力地宣传DDT的杀虫功效与对人体无害的噱头,甚至有模特直接在喷洒现场吃下沾染了DDT的热狗和饮料,而它的良好杀虫效果使农作物增收、增产显著,农民们总是用脚投票,DDT效果那么好,怎么可能不用呢?

  除了农业上使用以外,DDT的另一个用途是将军队中防疟疾、防鼠疫的传统带到了社会上,杀灭蚊子到处喷洒DDT,一时间蚊子消失、夏夜没有蚊叮虫咬的烦恼,主妇们用来杀灭蟑螂与跳蚤,还用来喷洒后院中的花花草草。

  诺贝尔奖:一吨的奖章都无法表达对DDT伟大贡献的肯定

  1948年,DDT的农药价值发现者保罗·赫尔曼·穆勒(Paul HermannMüller)被授予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在当时看来,在全球范围内拯救了成千上万的人,同时解决了疾病与粮食的问题的穆勒,获得诺贝尔奖是名至实归的。

保罗·赫尔曼·穆勒保罗·赫尔曼·穆勒

  诺贝尔奖无疑再次推动了DDT新一轮流行热潮,但很可惜事情正朝着人们意想不到的角度发展,商业化十多年后,全球已经喷洒了百万吨DDT,而它的影响正在渐渐发酵,首先DDT并不会选择性杀死昆虫,而是所有的节肢动物无差别杀灭,害虫没有了,但对农作物必须的有益昆虫也被杀死,比如蜜蜂也被大规模杀灭!

  另外DDT这种化学合成物性质十分稳定,在自然界很难降解,因此它会通过食物链慢慢富集。喷洒在农田的DDT被水冲入湖泊,浓度只有0.000002ppm,但通过食物链到达捕食鱼类的海鸥体内时浓度达到了99ppm,一亿倍!

  喷洒了农药的牧草被牛羊食用,昆虫被小型哺乳类和鸟类捕食,它们身后的食物链,顶端很多都是直至人类,而高浓度的DDT首先在自然界产生了严重后果:

  密歇根大学的研究发现,美国的秃鹰、褐鹈鹕、游隼和鱼鹰等蛋壳变薄是DDT引起,会引起鸟类在孵蛋时容易压破蛋壳而导致孵蛋失败,其中美国国鸟白头鹰在DDT使用后,数量从10万只急剧下降至不足千只,几乎灭绝。

  美国国家农药信息中心研究显示,DDT的“半衰期”时间为150年,其疏水性可以通过颗粒悬浮进入全球循环,在北极的降雪中都发现了DDT,1974年,医学研究人员发现,居住在新不伦瑞克省的母亲和居住在新斯科舍省母亲的母乳中发现了DDT。

  DDT具有亲脂性,尽管在低浓度下无毒,但它会在哺乳动物体内累积,会影响生殖能力,高量暴露会对男性精液质量产生负面影响,孕期女性会导致自然流产!《柳叶刀》论文显示,DDT会破坏人体内分泌,影响月经、男性精子以及月经和妊娠期等。

  《寂静的春天》正在发生?

  1962年,美国科普作家蕾切尔·卡逊出版了一本科普读物《寂静的春天》,它讲述了一个人类过度使用化学药品和肥料而导致环境污染、生态破坏,人类将面临一个没有鸟、蜜蜂和蝴蝶的世界。

海洋生物学家和保护主义者Rachel Carson,1962年。海洋生物学家和保护主义者Rachel Carson,1962年。

  而DDT的滥用,正将人类快速推向一个正在发生的“寂静的春天”!

  有鉴于DDT的巨大潜在风险与触目惊心的案例,大量科学家提出禁止使用DDT,1972年,美国环境保护署在7次听证会开始全面禁用DDT,但在公共领域豁免下,仍可以在局部范围内使用DDT,不过美国一直到1985年仍在出口DDT。

  从1970年到1980年代,大多数发达国家开始禁用DDT,此后全球开始逐步禁止DDT的使用,2004年生效的《关于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斯德哥尔摩公约》在全球范围内禁止了几种持久性有机污染物,DDT就被包括在内,但DDT在防止蚊子等领域中,仍然有豁免权,因为没有一种技术可以比DDT低成本且高效。

  2009年4月16日,中国环境保护部会同发展改革委等10个相关管理部门联合发布公告,决定自2009年5月17日起,禁止在我国境内生产、流通、使用和进出口滴滴涕、氯丹、灭蚁灵及六氯苯(DDT用于可接受用途即用于疟疾防治除外)。

  DDT,从天使到恶魔又再次回到天使

  很多关于DDT的禁止文件中都有一个用途是被豁免的,那就是在疟疾防治方面,而事实上现在的DDT仍然在虫媒疾病领域发挥着功效,但应用已经被严格限制,只有在大规模发生疫情时才会有人想起DDT当年控制疟疾那辉煌的事迹!

蚊子传播的寨卡病毒导致小头症蚊子传播的寨卡病毒导致小头症

  而在很多农作物病虫害的控制上,也没有一种农药能做到DDT那样廉价与高效,比如杀灭蝗虫等,要是用DDT,东非蝗虫也许就没那么嚣张,它的危害源于滥用,就像抗生素对于人类一样,DDT从来都没有错,错的只是人类!


新闻来源:新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