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一个非营利组织,团队很小,”该协会的公关经理乔·伍德拉夫(Joe Woodruff)在电子邮件中写道。

该组织的成员包括一些世界上最大、最赚钱的服装制造商和零售商,其中包括拥有Zara的西班牙集团Inditex,以及去年销售额超过370亿美元的耐克。

耐克是众多保证停止从该地区采购棉花的品牌之一。
耐克是众多保证停止从该地区采购棉花的品牌之一。 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激怒中国消费者

服装企业有关新疆棉花的声明未能缓解人权问题,却激起了中国消费者的愤怒。

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人们纷纷上传自己扔掉耐克运动鞋的照片,有些不那么坚决的人用胶带把运动衫上的标识盖住。

内蒙古呼和浩特的一家汽车修理店挂起了一条横幅,禁止穿耐克或H&M的顾客前来。北京一家酒吧为穿国产品牌服装的顾客提供免费饮料。

在中国南方城市厦门,24岁的波莉·蔡(Polly Cai,音)说,她对耐克和优衣库(Uniqlo)等品牌服装和鞋子的喜爱被厌恶所取代,她认为这些品牌有损祖国的尊严。

“西方品牌想从中国消费者身上挣钱,又要拿新疆棉花说事,”她说。“这太荒谬了。”

这些品牌把希望寄托在产品在中国的持久人气上,同时试图避免进一步的挑衅。Inditex从官网上删除了承诺避免使用新疆棉的声明。

然而,如果对新疆的强迫劳动不置一词的话,这些品牌有可能在中国之外的地方遇到更大的麻烦。

“如果它们做了正确的事情,在中国就会面临严重的商业风险,”倡导组织工人权益联盟(Worker Rights Consortium)的执行董事斯科特·诺瓦(Scott Nova)说。“然而,它们知道,全球消费者会对一个故意支持强迫劳动的品牌产生反感。这是一个巨大的道德考验。”

越南的一家服装厂。许多国际品牌正在将生产从中国转移到越南和其他国家。
越南的一家服装厂。许多国际品牌正在将生产从中国转移到越南和其他国家。 Kham/Reuters

中国以外

对于服装品牌来说,围绕新疆的风波只是促使它们将生产转移到其他国家的最新进展。

近几十年来,随着中国劳动力成本的攀升,许多行业已经将业务转移到越南、柬埔寨和孟加拉国等成本较低的国家。特朗普政府通过向美国跨国公司施压,迫使其放弃中国,进一步推动了这一趋势。

华盛顿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的贸易专家皮彼得拉·里沃利(Pietra Rivoli)表示:“所有推动这种生产进入中国的经济力量,实际上都不再起作用了。”

尽管如此,中国仍有一些难以复制的特质——世界最大的港口,加上它拥有从化学品到塑料等一系列相关产业。

其他国家也存在人权方面的问题。去年,作为对柬埔寨政府严厉镇压持不同政见者的行为,欧盟取消了它的成衣免税待遇。

一些全球品牌正在寻求中国政府的许可,从美国和澳大利亚进口更多的棉花到中国。它们可以用这些棉花来制造销往欧洲和北美的产品,同时将新疆棉用于中国市场。

不过,这种做法可能会使得服装企业面临与现在同样的风险。

“如果品牌被贴上‘他们仍在使用强迫劳动,但只是用于中国市场’的标签,这就够了吗?”行业说客科林森说。

上周,H&M发表了一份新的声明,恳求中国消费者回来。“我们正与中国的同事一起,尽一切努力应对当前的挑战,”这篇并没有提及新疆的声明写道。“中国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市场。”

各方对这份声明都不满意,包括那些对服装品牌与新疆断绝联系持怀疑态度的人权组织,还有认为自己的国家受到了侮辱的中国消费者。

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对H&M的批评仍然很激烈。

“对你来说,中国仍然是一个重要的市场,”一个帖子写道。“但对中国来说,你只是一个不必要的品牌。”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