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3月16日,美日外长防长2+2会晤在东京举行。(Reuters)

盟友们对于美国的热情联络表现复杂,既有日本在2+2会谈结束之后在对华问题上的坚定表态,也有韩国依旧谨慎的表示不会在中美之间选边站。对于拜登上台之后的新一轮外交攻势,中国周边的主要国家将采取什么样的姿态,多维新闻专访了著名美国问题学者、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时殷弘。本篇为系列采访第二篇(共四篇)。

多维:日本在与美国进行2+2会谈之后,共同发声明批评中国,尤其是对中国近期通过的《海警法》表示“严重担忧”。您如何看待日本的态度?

时殷弘:日本自从福田康夫任首相以来,实际上接受了中国的一个基本立场,即与中国交往的政治基础是认同“一个中国原则”,在台湾问题上要与中国大陆保持一致。

而现在,日本在战略表态上首次触及了中日关系中关于台湾问题的底线,因为日本觉得中国的威胁太大了,中国的经济表现如此强劲,对外政策上又果断而强硬。

2020年10月18日,日本首相菅义伟乘专机抵达越南首都河内,开启上任后的首次海外访问。时殷弘认为,日本在对华战略上出现了重大调整。(AP )

福田康夫之后的日本,在台湾问题上的表态都很谨慎,虽然从情感上日本一直认为台湾对于日本的战略利益是至关重要的。过去安倍政府和菅义伟政府,对中国的策略是该做的事情都做,但是会“管住自己的嘴巴”,至少不单独、不率先公开抨击中国,但是美日2+2会晤之后,日本基本抛弃了过去的这些行为准则。

日本现在开始在重大问题上,尤其是台湾问题上,不再管自己的嘴巴。无论是美日2+2声明还是日本外相对媒体说的话,都体现了这一变化。另外日本还购买了105架F-35,大大加强了美日联合抗华的联盟,在西太平洋提升针对中国的战略武力优势,这是关于日本的一个重大事态。

现在日本对中国基本上已经“撕破脸皮”,战略性上有了明显偏离过去的表现。

多维:相比于日本,当前韩国政府对华态度相对要友好一些。近期美韩的2+2对话似乎也印证了这一点,韩国外交部长郑义溶在会后接受韩国媒体采访时表示,中美两国对韩国来说都很重要,韩国无法从中二选一。在美国极力构建联盟的背景下,韩国会是一个“例外”吗?

时殷弘:韩国文在寅政府对中国的态度一向很友好。但是问题在于,第一,没有民众基础,韩国公众对华不友好程度几乎是全世界之最,自2017年以来一直如此。

第二,韩国经济不振,文在寅的支持率一路下滑,近期已经掉到了30%,这在某种程度上更能说明文在寅政府对华友好缺乏公众基础。

另一方面,美国一直在对韩国施加影响。1月27日,布林肯和当时的韩国外长康京和通话,不顾韩国的首要关切——朝核问题,而是强调美日韩三国合作。布林肯在3月17日访问韩国期间,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Lloyd Austin)告诉韩国国防部长徐旭,鉴于朝鲜和中国发起前所未有的挑战,美韩同盟从来没有比现在更重要。布林肯甚至看起来在向韩国现任外长郑义溶施压,让其就中国问题表态。

美国的游说并非完全无效,韩国防长徐旭在和奥斯汀会谈的最后一天说,韩日安全合作也是可贵的资产,要继续维持,还说要发展与拜登政府的同盟关系,在国际舞台上发挥更大的安全作用。

文在寅政府已经开始了韩国多年以来最大范围的战略强军,力求获得一艘航空母舰和核动力潜艇,增强韩国的远程投射能力。我们可以设想,美国用自己的远程投射能力保护中东水道,是因为一直以来美国将中东水道看作自己的命脉之一,将来韩国是不是也有可能利用自己的远程投射能力去保护他们视为命脉的南海水道呢?

尽管韩国不可能选择与中国对立,但是在美国和日本的强烈影响下,加上下一届韩国政府可能是保守派上台,或许会允许韩美军事同盟部分针对中国,这并非没有可能。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