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3月22日,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核潜艇首任总设计师彭士禄走完了96岁的人生。生前,他留下三个愿望:不做临终抢救、后事简办、将他和爱人的骨灰一并撒入大海。

  遵照彭士禄的遗愿,3月30日,彭士禄及其爱人马淑英的骨灰在渤海湾葫芦岛海域被撒入大海。这是他曾经战斗过的地方。中国核潜艇首任总设计师选择像核潜艇一样深潜海底,护卫祖国。《面对面》专访彭士禄的女儿彭洁。

   他是革命烈士彭湃的“小乖乖” “小政治犯”险些病死狱中

  彭士禄是我党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彭湃之子。3岁时,他的母亲蔡素屏英勇就义,4岁时,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农委书记的父亲彭湃壮烈牺牲。彭士禄对父母并没有太多印象,唯一的一张与父亲和哥哥彭绛人的合影,对于彭士禄来说,弥足珍贵。照片上有彭湃亲手写的字“彭湃及他的小乖乖”。

  彭湃牺牲后,敌人到处搜捕幼小的彭士禄,潮安、金砂一带的贫苦农民冒着被杀头的危险把他从一家转移到另一家,用鲜血和生命护卫着他。彭士禄曾说过:“我有二十多个爸爸妈妈,他们都是贫苦善良的农民,对我特别厚爱”。他曾两次入狱,作为“小政治犯”,年幼的彭士禄备受折磨,但也备受狱友照顾。

  彭洁:有的优秀共产党员为了保护他牺牲了自己的生命;有的为了保护他宁可坐牢,被敌人倒挂着吊起来灌辣椒水都不承认他就是彭湃的儿子,就是为了保护他。

  记者:您父亲童年的这些经历对他的影响有多大?

  彭洁:让他永远怀着感恩的心,他说别说工作一辈子,工作几辈子都还不完这个恩情,他觉得自己做得太少了,党和人民给予他的太多,他无以回报。

  8岁就被抓入监狱的彭士禄曾经差点病死狱中。在地下党组织的帮助下,他被祖母认领出狱,几经辗转,1940年底到达延安。抗战胜利后,彭士禄进入哈尔滨工业大学和大连工学院学习。1951年,26岁的彭士禄通过考试赴苏联留学,在喀山化工学院学习化工机械。

   他说搞核潜艇“不难” 背后到底有什么?

  20世纪50年代,国际核武器迅猛发展。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急需核动力人才。彭士禄等五名中国学生被选送到莫斯科动力学院,与其他35位苏联学生组成特殊班,彭士禄被分在核反应堆等专业。

  1958年,彭士禄从苏联学成回国,被分配在二机部原子能研究所。这一年年底,中国组建了核动力潜艇工程项目,开始核动力装置预研,彭士禄被任命为核动力研究室副主任。研究室没有主任,彭士禄为实际负责人。

  当时,苏联以技术复杂、中国不具备条件为由,拒绝为研制核潜艇提供援助。毛泽东主席批示:“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由于技术和资金的缺乏,核潜艇工程曾经一度下马,但彭士禄他们的研究一直没停。

  记者:你要搞清楚的东西,恰恰是别人严防死守不让你知道的,怎么弄?

  彭洁:他们就是刻苦钻研,大家互相讨论,互相争论,互相辩论,互相学习。有一次媒体记者到医院探望我老爸,问他觉得当初核潜艇研制难不难?他当时就说:不难!我们觉得很奇怪他怎么会这样说?大家都说难。他说了一句“靠大家”,就是只要有集体的力量集体的智慧,任何困难都难不倒他。

  1965年,代号为“09”的中国核潜艇工程上马,8000军民陆续来到位于四川大山沟中的“909基地”。彭士禄担任基地的副总工程师,是基地的技术负责人。他带着同事们建起了中国第一座潜用核动力装置陆上模式堆。后来,彭洁和哥哥也随父母到四川生活。很长时间,他们都不知道,每天忙碌不着家的父亲是做什么工作的。

  彭洁:一位在工地医院工作的阿姨跟我讲过,说有天晚上她值班的时候,接到了一个我打的电话,我说我是彭士禄的女儿,现在特别难受好像生病了。她挂了电话马上就背着小药箱到我家来了,一进门就看到我小脸烧得通红,她就赶快给我打针吃药,家里也没什么吃的,她就现给我熬粥,喂我吃完了,守了一晚上没啥事她就回去了。后面她连着来了三天,给我打针吃药照顾我,就没见过我的爸爸妈妈。他们当时在哪儿?他们工作在一线,一直坚守在现场。

  “彭大胆”“彭拍板” 对夫人说“万一我喂了王八你别哭”

  1970年7月18日,陆上模式堆开始启堆试验,并逐渐升温升压,缓缓提升功率。每提升一档功率,出现的险情也越多。因为往往敢于在情况不确定时拍板决定,同事们给彭士禄取了两个外号,一个叫“彭大胆”,一个叫“彭拍板”。

  彭洁:他就说不拍板怎么行啊?很多事情都要尝试着做,只要有七分的把握他就敢拍板。我觉得如果他不拍板不去做,我们的核潜艇不能说永远,就是不会那么快研制出来。

  记者:那他有没有做错决定的时候?

  彭洁:有,但是他做错决定的时候前边有科研人员帮他修正,后面有科研人员帮他补漏洞。所以这也就是他为什么说不难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我觉得他很无私,当他去拍板的时候,从来没想过如果出问题自己怎么样,从来没想过。

  1971年8月30日,模式堆提升至满功率,这颗核潜艇的心脏有力地跃动着。仅仅四个月后,我国第一艘核潜艇成功下水,4.6万个零部件全部实现自主研制,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五个拥有核潜艇的国家。

  1979年,彭士禄被正式任命为中国核潜艇第一任总设计师。

  彭洁:就是凭着这股精神自力更生,而且知道外国封锁,马上就说你越封锁我越要干,一定要干出来。他第一次出航海试前跟我妈妈说,万一我喂了王八你也别哭。你能想象出他多乐观,多有信心。

   从核潜艇转战核电站 “只要祖国需要”

  1983年,彭士禄从核工业部调任水利电力部副部长、总工程师,南下广东大亚湾,出任广东省核电站建设指挥部指挥长。57岁的彭士禄再次创业,他担任大亚湾核电站筹建初期总指挥,为大亚湾核电站建设打下了良好基础。1988年,彭士禄又担任秦山核电二期工程董事长,成功实现了我国核电由原型堆到商用堆的重大跨越。

  记者:其实您父亲做了两次拓荒,一次是核潜艇,一次是核电站,您有没有问过他愿意不愿意?

  彭洁:他就说国家需要,只要是祖国需要让他做什么他都愿意。他是1983年去广东的,1984年的春节,我跟我妈妈就过去看他。我印象特别深,刚到的那天晚上我们吃的是方便面,父亲和他的司机秘书还有我和妈妈,都吃的方便面。

   拒绝“中国核潜艇之父”称号 曾将百万奖金全数上交

  作为中国核潜艇首任总设计师,有人称彭士禄为“中国核潜艇之父”。对此称号,彭士禄坚决反对,只是称自己为“核潜艇上的一枚螺丝钉”。他说:“核潜艇工程是庞大的系统工程,不是我个人的创造,是千万科技工作者和工人、干部集体努力的结晶。对我来说这是贪天之功,我不接受!”

  2017年,彭士禄获得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成就奖,他委托女儿将100万港币奖金全部上交。

  彭洁:这个奖是给他自己的,获奖人是彭士禄,奖金开的支票写的收款人也是他的名字。我就跟他说,你有一百万港元的奖金你觉得应该怎么办?他第一句话说的就是我不要,我说你不要给谁?他说给国家给组织,最后就是我帮他办理了相关的手续。手续全部办完之后我就跟他开玩笑,我说你得了这么多奖金,给我点多好。这个时候他就说这个钱也不是我的,是国家的。我本来也是跟他开玩笑的,听到这些话我就感动了,我觉得他和爷爷一样,心里装的是全天下劳苦大众,他认为得的这些奖金就是属于大家的,不是他个人的。这一切都源于他从小感受到的爱,在他心里一直想的都是要回报祖国,回报党和人民给他的养育之恩。

  制片人丨张士峰

  记者丨董倩

  策划丨黄瑛

  编导丨沈公孚

  责编丨王枫

  编辑丨张宏飞 吴梦萱

  摄像丨王忠仁 杨帆

新闻来源:央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