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第五代隐身战斗机F-22、F-35、歼-20等大量服役的今天,新的空战模式与理论各国仍在探索中,飞行员培养模式如何革新也在摸索中。不久前,美国空军专责培养第五代隐身战斗机飞行员的新一代高级教练机,由美国波音公司与瑞典萨博公司联合研制的T-7红鹰宣布正式投产,美国空军预计采购351架和45个模拟器。

中国空军目前主力初级教练机为初教-6,研制于上世纪五十年代,不仅中国大量装备也出口多国。图为美国航空爱好者驾驶初教-6教练机飞行在美国太平洋沿岸。(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中美空军飞行员培养体系有别

中国空军曾经实行“三级五阶”的战斗机飞行员培养模式,即第一级在空军各飞行学院完基础飞行训练、初级教练机飞行训练、高级教练机飞行训练等三个阶段的飞行训练;进而在各军区空军所属航空兵训练基地完成改装训练,即由亚音速飞行向超音速飞行过渡阶段;第三级则是在军区空军各航空兵师完成作战飞机同型号双座教练型的改装训练,即适应作战飞机的飞行特性与空中技战术。经历上述三级五个阶段训练合格后,飞行学员就将获得评级,正式成为一名战斗机飞行员。

后来,中国空军飞行员培养模式由“三级五阶”改革为“四阶”,即取消了军区航空兵训练基地训练,这就是目前中国空军战斗机飞行员的培养模式。首先在初教-6初级教练机上飞30至40小时,通过后到教练-8中级教练机继续飞行140至170小时,再通过后就可以上教练-9、教练-10高级教练机飞行90至130小时,高级教练机合格后就可以直接上战斗机同型号双座教练型进行改装训练了。之所以能够取消航空兵基地训练,则在于航空技术进步令高级教练机即可训练超音速飞行乃至作战。

美国空军采用的则是“三阶”培养模式,即由T-6教练机开始,进而上T-38高级教练机,再上战斗机同型号教练型进行改装训练。T-6教练机诞生之初确实是初级教练机,外形与中国初教-6无二,但经过半个多世纪的改进,其最新型号也是美国空军广泛采购的T-6C巡航速度已经超过500千米每小时,与中级教练机无异。

美国空军之所以可以直接让飞行学员上中级教练机,源于美国发达的民用航空市场,私人飞行学校、飞行俱乐部等实际承担了初级飞行训练,很多人在投考美国空军前就拥有了飞行执照。实际上,美国空军曾经的初级教练机塞斯纳T-41,其民用型塞斯纳C-172是当今世界最成功的轻型飞机,全球产量超过44,000架,在美国民间保有量极高。中国也一直有呼吁开放中低层空域发展民用航空市场的声音,但始终没有下文。

教练-10高级教练机系中国空军主力高级教练机,其最新升级款还肩负着培养第五代隐身战斗机歼-20飞行员的重任。图为试飞中的教练-10,L-15系中航工业研发代号,教练-10系定型后中国空军给予的军方代号。(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美国新一代高级教练机T-X

尽管美国空军基于其发达的民用航空市场,在飞行员培训以及飞行员储备上独占鳌头,但其军用教练机早已成了“老爷机”。T-6教练机原型北美NA-16教练机诞生于1935年,此时美国空军还是美国陆军航空队,距离美国空军独立还有12年。与之相比,1961年服役的T-38高级教练机算年轻了。教练机队严重老化,美国空军迫切希望新教练机接替。

在第五代隐身战斗机大量服役后,新的问题又出现了。第五代隐身战斗机无论是飞行特性还是作战方式,都与第三代、第四代战斗机差别极大,与此同时,除中国互联网上曾曝出过双座型歼-20想象图外,美国F-22、F-35目前均没有推出双座型的迹象。双座教练型的缺失,必然要将部分改装第五代隐身战斗机的训练转移至高级教练机及其模拟器上。

美国空军现役教练机早已老旧不堪(点击查看大图):

更为重要的是,当前美国虽装备了数百架F-22、F-35等第五代隐身战斗机,但相比数以千计的第三代、第四代战斗机其数量仍不足。同时,基于第五代隐身战斗机高昂的造价与使用维护成本,将宝贵的飞行小时用在训练上很不划算。因而美国空军在招标下一代高级教练机T-X时就明确要求满足第五代隐身战斗机F-22、F-35训练需求。

参与美国空军下一代高级教练机“T-X项目”竞标的包括,美国波音公司与瑞典萨博公司联合研制的波音T-X教练机,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与韩国航空宇宙产业公司联合研制的T-50金鹰教练机,美国通用动力公司与意大利列奥纳多公司联合研制的T-100教练机,美国诺斯诺普·格鲁曼公司与英国BAE公司等也曾参与竞标但最终退出。

三款飞机中,T-50研制的目的就是为了替换老旧的T-38教练机,在作为教练机使用的同时兼顾轻型战斗机、攻击机职能,瞄准第三世界国家市场,2006年就进入韩国空军服役,并销往印尼、泰国、菲律宾、伊拉克。T-100源于意大利空军现役的M-346教练机,M-346又源于意大利与俄罗斯合作研制的雅克-130教练机,该机同样兼顾教练机、轻型战斗机与攻击机职能,2009年进入意大利空军服役,并销往新加坡、波兰、以色列等国。

相比T-50、T-100的货架产品,波音公司T-X教练机属于全新研制,也正因为全新研制令其具备了后发优势,按照第五代隐身战斗机训练需求研制全新的高级教练机。更为重要的是,自波音-737MAX客机停飞后,又叠加新冠肺炎(COVID-2019)影响,波音公司的日子很难过。为帮助波音,美国国会甚至强迫美国空军采购波音生产的第四代战斗机F-15X。此外,波音T-X还通过采用全金属机身等手段降低了成本,满足了美国空军省钱的目的,采购总价从最初预计的197亿美元降低到92亿美元。萨博公司也在中标后前往美国建厂,将工作机会留在了美国。

美国培养第五代隐身战斗机飞行员的T-7红鹰教练机曝光(点击查看大图):

波音T-X教练机中标后,被赋予T-7红鹰教练机的军方型号。所谓红鹰,源于美国空军第一支非洲裔战斗机中队,二战时期美国陆军航空队第99战斗机中队,即今美国空军教育和训练司令部第12飞行训练联队第99飞行训练中队,因飞机尾翼被漆成红色而闻名。T-7教练机在普通教练机的基本功能外,还被赋予持续高过载飞行、空中加油、夜视成像系统操作,空对空拦截和数据链接操作等五项高级培训任务。为了更好地模拟第五代隐身战斗机飞行特性,波音还为T-7设计了一对与第五代隐身战斗机一样的V型双垂尾,其竞争对手及其他教练机几乎都是单垂尾。

据悉,T-7教练机服役后,美国空军飞行员培训体系将从目前的“三阶”进一步缩减为“二阶”,即在完成T-7教练机训练后直接上第五代隐身战斗机。之所以如此,分析人士认为源于第五代隐身战斗机作战模式的不同。此前的战斗机是七分飞行三分战斗,如美国电影《壮志凌云》中一般的空中近距离格斗是战斗常态,而随着“发射后不管”中远程空空导弹性能的提升近距格斗成为历史。第五代隐身战斗机所具备的隐身与信息获取优势令战场单向透明,又进一步放大了高性能中远程空空导弹的优势,令第五代隐身战斗机变成了三分飞行七分战斗。

中国目前也有向美国学习将飞行员培养体系精简为“二阶”的声音,对应T-7教练机与雅克-130颇有渊源的中国教练-10教练机已经服役。2020年10月,中国空军哈尔滨飞行学院官方微信公众号“哈飞院”刊文——“空军哈尔滨飞行学院某旅组织今日新机首飞仪式”,配图是一排四架教练10教练机,从战机风挡前的敌我识别天线和垂尾处的电子荚仓来看应属于升级版,更适宜第五代隐身战斗机飞行员的培养。新式高级教练机已经就位,中国空军飞行员培养体系如何变革拭目以待。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