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多次提及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与中共建党百年意味着什么?在中国崛起下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又带给台湾什么机遇与挑战?《多维TW》3月18日与铭传大学两岸研究中心、铭传大学公共事务学系、财团法人促进中国现代化学术研究基金会联合举办“中共百年与百年变局”论坛,共同探讨此攸关世界变化与台湾前途命运的重大课题。

本场论坛邀请铭传大学社会科学院院长黄富源担任引言人暨主持人,《多维TW》总策划于品海与淡江大学国际事务与战略研究所副教授黄介正担任主讲人,致理科技大学国际贸易系副教授张弘远与铭传大学两岸研究中心主任杨开煌担任与谈人,透过共同对话,探讨中共建党百年与中国势起的今日,之于世界政治秩序重组的影响与背后深意。

《多维TW》总策划于品海透过视讯分享对于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看法,他认为,这次世界变局的主战场可能是经济。(吴逸骅/多维新闻)

《多维TW》总策划于品海表示,世界百年未遇之大变局既是一个历史性的说法,也是一个政治性的说法,更是过去几百年以来世界格局变化的结果。这一百年间,世界地缘政治结构发生了本质上的变化,从以欧美为中心的第一阶段,经过美苏冷战为中心的第二阶段,到最近十年以中美为中心的第三阶段。

大概20年前,“9.11”事件让美国开始了反恐战争,与阿富汗、伊拉克的战争打到今天;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2020 年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让美国死了50多万人,超过了韩战、越战跟二战的总和。更重要的一点是,美国国债首次超越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00%。此外还有中美贸易战、中国军事实力高速崛起、中国经济实力持续强势成长,这都是近年世界关注的议题。

这也让中国所谓的“制度优势”或“举国体制”开始被提及,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与疫后中国成为唯一有经济成长的主要经济体,都巩固了这个说法。但这种制度优势能否持续,甚至成为欧美过去两三百年制度绝对领导地位的真正挑战,将是大变局的一个中心话题。

至于它的主要表现为何,包括华为5G、量子通讯、大飞机制造、探月与太空站工程,世界最大的工业生产国、贸易国、外汇储备国、消费国,都是中国大陆。英国智库经济和商业研究中心(CEBR)不久前已将中国经济规模超越美国的预估时间,提前到了2028年;日本野村证券则预测可能在2026年。这些都是正在发生的事情,也是身处世界百年未遇之大变局的情况。

另外,除了经济规模超越美国最容易被看到,外界最激烈的预测有两点, 一是人民币能不能挑战美元地位?二是中美会不会打上一仗,而中国胜出,两岸统一。我当然不希望看到武统的情况,但有时候确实需要透过这样的讨论,才能让人的意识产生变化。

对于很多人来说,大变局已经在发生,拜登(Joe Biden)上台后,中国与欧洲、中国与东协之间的各种变化。大家都知道大变局动能的主要来源是中国,很多人提出的一个最大疑问是,世界格局是否会从中美为中心,转变为以中国为中心?这个疑问成真的可能性还是有的,虽然可能因为人、学术、意识形态等理由,产生不同判断。

美国新冠肺炎疫情死亡病例已超50万人,某种程度反衬出中国大陆的“体制优势”。图为2020年4月29日纽约市一个殡仪馆内部画面。(Getty)

以“治理”概念应对大变局

但我认为,对于提出这个概念的中共而言,显然具有极大自信,认为这个可能性已经逐步在实现。中共对大变局抱持的态度很容易表述,中共此前提出里程碑式的十九大报告,宣布中国要在本世纪中叶成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这既是百年大变局的表象,也是百年大变局的动能来源。

表面上这是经济学数据的问题,是军事、政治、财富的概念,但更重要的是,中共如何走向这个目标。中共走的路线显然与西方不同,一方面是中共的经济发展模式,与西方以自由经济、资本主义为主的模式很不一样;中共走的是社会主义道路,所以它的国有企业、市场监控程度、开放性都跟西方有不小的差别。

另一方面,中国社会政治体制的发展模式与西方也很不一样,就像亚洲的台湾、日本、韩国都很容易以民主自由发展社会自期,这一点跟欧美很相似。

但最近许多国际学者、媒体都已经注意到,大陆并不走这条路,而是强调以“现代化治理”的概念发展国家。习近平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上首次提出,中国的社会主义道路建设是依赖“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说法,被称为“第五个现代化”。这就是中共应对世界百年未遇之大变局、成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一个最关键手段。

具体来说,整个治理大逻辑有四方面,从最近的十四五规划与十九大报告来看,一是科技强国,二是制造业强国,三是国内国外双循环,四是共同富裕。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习近平最近开始提到邓小平改革开放的最终目标“共同富裕”,将此作为中共最主要发展目标。

同时,除了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之外,中共还提出另外一个重要概念“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显然与世界、外交、国际关系相关。在十九大报告、十四五规划中,中共都强烈提出要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体系的改革和建设,以人类命运共同体为主要目标。

其实“一带一路”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最具体表现,目的是希望透过中国的经济规模,帮助开发中国家,乃至已开发国家,进行经济的、全面的、另外一种类型的全球化。从中欧投资协议的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议(RCEP)的落实,还有中日韩自由贸易区的推进,以及把疫苗变成公共产品等,都蕴含这一方面的意思。

所以对中共来讲,应对世界百年未遇之大变局,从内部是以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推动,在国际上则以人类命运共同体推动。

习近平十八届三中全会上首次提出,中国的社会主义道路建设是依赖“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说法,当时被多维新闻网称为习近平的“第五个现代化”。(新华社)

经济才是主战场

必须说,这次百年大变局最容易被看到的是经济的变化,过往很多世界变局,不管是殖民地的变化、欧洲的战争、一战或二战,军事、政治都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但我认为,很可能经济才是这次大变局的主战场。

而最核心的是,制造业和科技在经济发展中的地位,能不能重新对世界经济格局产生比较大的调整。首先,世界经济结构在过去四十年的金融化后,以制造业为中心的经济认知重新被确认,其源头是中美贸易战证明双方无法分出输赢,因为美国无法摆脱中国制造业。

过去几十年美国的贸易赤字,若不是因为在金融资产上得到顺差,必将对美国经济造成很大影响,所以从奥巴马(Barack Obama)、特朗普(Donald Trump),乃至拜登都鼓励制造业回流。没有制造业,科技发展就不稳定,从英特尔(Intel)要倚赖台日韩制造芯片,就可意识到其制造业的困境。

其次是金融化的问题,近来西方媒体都对金融化程度产生疑虑,最典型的表现是,由于金融化的原因,美国很难使用金融以外的工具刺激经济,这让美国疫后经济恢复过程变得非常非常困难,也造成严重资产泡沫,对经济产生严重影响。

同时,金融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消极结果,那就是在创造高质量就业上,面临严重问题,让贫富差距愈发严重,社会骚乱冲突四起,影响美国经济稳定。金融化弊端,美国各界已有非常强烈的共识去处理。

其三是科技对于生产效率的作用,过去一百年美国的崛起、美国经济的蓬勃,主因是它的科技能力让制造业的生产效率大幅度提升,对整个社会富裕产生溢出效应,帮助服务业等其他环节。

但几十年来的去工业化与金融化,让生产效率大幅度下降,因此它的财政赤字、贫富差距、二次分配,都不能很成功的解决。当美国的科技不再能够推动生产效率提升,美国经济显然就会有一个危机,特别现在依靠科技不断提升其工业质量的是中国,而不再是美国。这对美国构成非常严重的挑战,也是美国现在最顾虑的地方。

美国数十年来的金融化,虽然让经济数据不落下风,却也造成贫富差距拉大等问题。图为游客在美国华尔街铜牛前留影。(新华社)

台湾面临史上最大挑战

那么,大变局对台湾究竟有什么影响?因为台湾跟中国大陆之间的关系,台湾在其中的情况非常独特。台湾在经济、地缘政治、军事方面都有不大不小的参与,而如果用中国主导百年大变局的学术假设作为前提,那台湾的问题就更突出了。

这可以从三个视角来看,一是中美视角,目前世界格局已进入以中美为中心的阶段,过去几年双方透过不同议题相互博弈,包括贸易战、南海、东海、5G、气候、产业链、新疆、香港等等。在这个结构下,台湾是所有议题外的议题,是中美关系中的重中之重,因为涵盖了地缘政治、军事和经济的考虑。

简单来说,如果中国大陆要武统台湾,美国是否介入?是否因而激发第三次世界大战?胜负结果又会导致什么变化?不过,台湾明显会陷入战争冲突中。另外,如果两岸走向和平统一,内心不愿看到中国统一台湾的美国是否进行干预,这也是台湾需要分析的问题。

第二是中国视角,十九大报告中,中共已明确表示,在民族复兴过程中不可能没有台湾,这是成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要件,此前也因而提出一国两制台湾方案。这是从中国看百年大变局中的台湾作用。

第三是区域政治经济视角,也是台湾重要考虑的议题。因为大变局既是中国的崛起,也是亚洲的崛起,可以参照二战之后的欧洲崛起,法国、德国恢复成为强大经济体,但过程中也有希腊、葡萄牙这种角色,那台湾希望在这个亚洲崛起的过程中,成为哪一种经济体?这点我相信是台湾会关心的。

最后,世界百年未遇之大变局显然是由中国大陆主导,对台湾的挑战和机遇自然明显不过。台湾要回答变局对它的一些要求,这并不是回答给中国大陆听,而是回答给台湾自己听,也是回答给全世界听。

如果今天中国大陆很弱,台湾会怎么去处理?如果今天中国大陆很蛮横、不讲理,想用武力处理一切,台湾又要怎么去处理?这两者的回答其实都很容易。但今天台湾的回答很不容易,因为中国大陆现在非常强,但又不是明白用武力处理问题,还在做政治、军事的各种围堵与“沟通”。我觉得中共是在探索两岸关系的变化,当然这很关键、很重要,但并非是中国大陆面对的唯一挑战。

在中美展开长期战略对抗的时代,夹缝中的台湾恐怕必须步步为营。图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东南方向练兵。(中国央视军事截图)

我认为,今天中国大陆给台湾的,可以说是空间,也可以说是难题,因为台湾需要主动去做很多事情,非常需要思考、了解这个大变局。这对台湾的影响具有关键意义,是百年未遇的,可能是历史上台湾的最大挑战,比1895年台湾割让或1945年日本投降还要重要。

这个大变局对美国、欧洲其实都提出了一些新课题,至少是过去百年没有发生过的,他们需要重新面对这个事情,这会让人产生不同解释与应对方法,这也是大变局的一个关键。【点击查看全文

上文节录自第65期《多维TW》(2021年4月1日)对话栏目文章《于品海:世界百年变局 台湾最困难的挑战》。如欲阅读全文,请按此订阅多维电子刊,浏览更多深度报导和独家解析。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