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日,今日俄罗斯(RT)发表题为《美国给了中国8年的领先优势——拜登想在竞争中超越中国的雄心太小,也太迟了》的评论文章,文中指出,拜登(Joe Biden)的基建计划非常必要,而且早就该实施了。但它的野心不仅仅是修复破败的桥梁和道路,还要阻挠中国。在这一点上,拜登将会失望——中国的领先优势太强大了,难以克服。这样一个计划可以抵消中国在过去20年中积累的结构性优势的想法,作者认为是可笑的。

文章称,拜登基建计划的问题并不在于其覆盖全国的范围和规模——这个耗资2万亿美元的计划,代表着一个分为两部分的提案的第一阶段,是美国以前见过的那种大规模的社会再造工程,其形式是罗斯福(Franklin Roosevelt)的“新政”和约翰逊(Lyndon Johnson)的“伟大社会”,对美国摇摇欲坠的基础设施进行大规模投资的需求得到了广泛的两党支持,尽管在如何为该计划支付资金的问题上会有政治上的争论,但最终它会获得通过,因为它必须获得通过。

拜登称,2万亿基建计划将使美国能够在未来几年赢得与中国的全球竞争:

无论该计划对美国人民有多大好处,它的核心抱负之一是让美国在竞争中超过中国。拜登的目标不仅仅是改善美国人的生活,而是团结和动员美国人去应对他所称的“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挑战之一”——“专制中国的野心”。

文章指出,在这个时候,如果一位知情听众认为拜登的演讲是一种精心策划的骗局,那他(她)或许情有可原。因为,尽管对美国基础设施进行大规模投资的必要性没有争议,但认为这样的项目可以抵消中国在过去20年积累的结构性优势的想法,委婉地说,是可笑的。

这一统计中鲜为人知的故事是美国基础设施质量的快速下降——2008年,美国排名世界第7,而中国排名第47。12年后,美国跌至13名,而中国则攀升至第36名。这些数字不能作为静态数据来评估,而应与数十年的投资或非投资对整体基础设施质量的累积影响相联系。必须在美国基础设施下降的背景下看待拜登的美国就业计划,美国不仅必须从目前的13名排名中恢复,而且还必须扭转其在过去12年中下滑6名的趋势。

另一方面,中国正在建立成功的基础。因此,在竞争力评估方面,美国正朝着错误的方向发展,必须花费相当大比例的计划投资来扭转这一趋势。与此同时,中国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未来的任何投资都将加速本已积极的轨道。

文章称,另一个衡量标准显示了拜登政府在改变作为美国就业计划一部分的基础设施升级计划方面所面临的艰难挑战,那就是美国中产阶级的规模不断缩小。2001年,大约54%的美国人可以归为“中产阶级”,如今,这一数字已降至52%,这还不包括新冠肺炎(COVID-19)大流行的影响,这可能会将这一数字降至50%以下。

相比之下,在2000年,中国的中产阶级仅占总人口的3%。到2018年,这一数字攀升至一半以上,接近7.07亿人口。据估计,到2027年,中国将有12亿人进入中产阶级,占世界中产阶级总数的四分之一。

文章进一步指出,虽然拜登的美国就业计划或许能够改善美国中产阶级的生活,但现实是,中国人口的规模和范围是美国永远无法比拟的。这方面的一个例子就是一个国家的中产阶级对其整体经济表现的影响:2020年,中国的中产阶级消费总额约为7.3万亿美元,而美国消费者的支出为4.7万亿美元。作为一个经济引擎,中国的中产阶级每天的表现都会超过美国。

美国欲打造民主版“一带一路”抗衡中国:

国内基础设施能力的问题确实对经济竞争力有外围影响,但真正的战场是全球市场。在这方面,中国自2013年开始实施的“一带一路”倡议(BRI)已经确立了一个任何国家或国家集团都无法企及的全球标准。BRI是一个从亚洲到欧洲的大规模跨国发展和投资项目,极大地扩展了中国的全球经济和政治影响力。BRI是一个全球性的基础设施发展项目,美国和它的任何盟友都没有答案。

通过这种发展,中国不仅蚕食了原有的美国市场份额,而且还发展了定义全球市场未来走向的经济关系。现实情况是,在类似BRI的活动方面,中国比美国领先10年。尽管中国肯定会继续扩大 BRI 的范围和规模,但无法保证拜登能够启动任何竞争性项目,更不用说为其提供与中国竞争所需的资金了。

文章最后指出,拜登将进行一场相当大的政治角力,争取国会为他的“美国就业计划”提供资金。从政治上讲,美国国库中还有1万亿美元用于资助全球基础设施建设的想法是行不通的。但是,即使拜登能够以某种方式从沉默的国会和想法相似的盟友那里骗到这笔钱,现实情况是美国已经给了中国一个8年的领先优势。即使拜登的计划能够获得全部资金,也将是太少,太迟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