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接新疆南北的国道216线蜿蜒盘旋翻过天山胜利达坂。(新华社)

最近,随着美国、欧盟等以新疆问题为由对中国官员实施制裁,以及新疆棉花事件的不断发酵,长期困扰中国的新疆问题再次成为海内外关注的焦点。

关于新疆问题,首先必须从新疆的历史谈起。新疆古称西域,意为中国的西部疆域。公元前60年,西汉设立西域都护府,新疆从此纳入中央王朝管辖。此后,历代中央王朝时强时弱,对新疆的管治有紧有松。清代,乾隆帝平定准噶尔叛乱。左宗棠收复新疆并平定新疆回变,1884年清政府正式在新疆设省,并取“故土新归”之意,改称西域为“新疆”。

新疆位居亚欧大陆腹地,幅员辽阔,约占中国陆地总面积的六分之一,战略地位十分重要,但地缘政治相当复杂。清朝末年,新疆成为列强觊觎和蚕食的对象,各种国际因素从此开始介入新疆。

19世纪中期,俄国在中亚河中地区设立“突厥斯坦总督区”后,西方有人称中亚河中地区为“西突厥斯坦”,将中国新疆称为“东突厥斯坦”。20世纪初,“泛突厥主义”和“泛伊斯兰主义”传入新疆后,境内分裂势力和和宗教极端分子将“东突厥斯坦”这个中国历史上从未存在的地理名词政治化,编造“东突厥斯坦独立”理论,鼓吹所有使用突厥语族语言和信奉伊斯兰教的民族联合起来,组成政教合一的“东突厥斯坦国”。这就是“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的起源。

从第一次大战时期起,为了在从中亚到北非的伊斯兰教国家与地区扩大自己的影响,英、德、日、土耳其以及俄国(后来的苏联)等国均曾扶植和支持过“泛突厥主义”和“泛伊斯兰主义”分子。地处亚欧大陆中心的新疆,自然也不例外。

1933年1月,甘肃回族军阀马仲英进军新疆,与“新疆王”盛世才激战。时局动荡,给东突运动的发展提供了机会。同年11月,受英国扶持的沙比提大毛拉(Sabit Damulla Abdulbaki)和穆罕默德·伊敏(Muhammad Amin Bughra)等人在喀什建立“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

而日本在推行大蒙满计划的同时,收留了奥斯曼帝国苏丹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Abdul Hamid II)之子,并计划让他出任新疆独立后的首脑。

英日在新疆的活动引起苏联的警惕。苏联出兵帮助盛世才击败马仲英,又出动红军铲除“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以及马仲英在南疆的残余势力。

1944年,为了对抗新疆的美英势力和以新疆问题做筹码向中国施压,苏联再次介入新疆事务,扶持三区革命,一度在伊宁成立“东突厥斯坦共和国”。

1981年,新疆分裂主义思潮复活,邓小平视察新疆。(法新社)

新疆和平解放后,主政新疆的王震在平叛问题上绝不手软,在当时起到了极大的威慑作用,众多东突分子逃亡境外积蓄力量。

1980年代初期,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扩大以及对外交流的增加,东突分子纷纷潜回新疆,借机组织游行制造骚乱。苏联解体后,中亚地区出现五个独立的以“斯坦”命名的民族国家,其中有三个与新疆接壤,这对东突运动无疑是一个极大刺激。从1990年至2016年底,新疆发生数千起暴恐事件,导致大量无辜民众伤亡。

为了维护新疆稳定,当地政府投入巨大人力财力设立被称为“再教育营”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中国官方宣布,得益于教培中心的设立,新疆已经连续四年没有发生过一起暴恐事件,但仍面临来自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威胁与挑战。

尽管北京曾经铁腕治疆,并一直援助新疆改善经济,长期软硬兼施,但问题还照样存在。有分析人士认为,新疆已经隐约出现儒家文明与伊斯兰文明冲突的影子。

在历史上,新疆从来都是中央帝国所能到达的边界,自古就是东西方文化宗教的汇聚之地,因为处于儒家文明与伊斯兰文明的交汇处,新疆从来就没有消停过。随着伊斯兰文明向东扩张,9世纪末10世纪初,喀喇汗王朝接受伊斯兰教,11世纪初攻灭信仰佛教的于阗王国,强制推行伊斯兰教。14世纪中叶,东察合台汗国以战争等强制手段,将伊斯兰教逐渐推行到塔里木盆地北缘、吐鲁番盆地和哈密一带。至16世纪初,伊斯兰教取代佛教成为新疆的主要宗教,当地穆斯林与伊斯兰世界共享伊斯兰教教义,“一教独大”的局面延续至今。

2009年新疆“7·5”事件发生后,乌鲁木齐汉族民众走上街头游行。(法新社)

正如美国学者塞缪尔·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在《文明冲突论》中所言,“国家内部的断层线冲突可能涉及在独特地理区域内占优势地位的集团,在这种情况下,那些没有控制政府的集团往往为独立而战。”毋庸讳言,东突谋求独立才是新疆问题的关键,新疆问题根本就不是西方渲染的人权问题,甚至也不是治理能力问题,而是不同文明与宗教分野下的融合和冲突问题。

民族与宗教问题是当今世界的一个十分复杂、十分敏感的问题。对中国来说,新疆似乎比西藏还要复杂、敏感。就全球范围来看,可以说古今中外,从来就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完全解决民族与宗教问题,包括今天的美国和欧洲。美国“9·11”、法国“11·13”、比利时“3·22”等恐怖袭击的接连发生即是明证。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这个全球实力最强大国家的深度介入,使新疆问题愈加复杂。东突活动从兴起到高发,一直不乏国际因素的支持,美国逐渐成为最重要的国际因素。冷战后,美国越来越广泛地介入新疆问题,对东突提供多种支持。近年来,新疆问题已成为美国对华遏制战略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2020年11月,美国撤销对“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的恐怖组织定性。不久前,美国又因新疆问题制裁中国,打响拜登(Joe Biden)上任后“中美第一仗”。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