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4月3日发表题为《美国能从中国对基建的痴迷中学到什么》的文章,文中指出,即使是最坚定的美国批评家也对北京的建设热潮感到敬畏,但效仿它就是另一回事了。

文章称,甚至连对中国最坚定的批评者也对中国建造桥梁、铁路和其他基础设施的能力表示敬畏,这些工程壮举得益于命令式的政治体制。文章指出,拜登(Joe Biden)是最新一位向国会施压,要求为影响深远的基础设施项目拨款时,援引中国成就的美国领导人。他表示,超过2万亿美元用于修理桥梁和公共交通,机场现代化和翻新社区,扩大宽带网络覆盖范围和更换主导管道是“超越中国”的成本。

美国欲打造民主版“一带一路”抗衡中国:

文章认为,井然有序的机场、宏伟的体育场和风格化的天际线吸引着来中国的游客。在现代化进程中,基础设施可能是最具体、最受推崇的一个方面。在这个进程中,一个贫穷的国家只用了一代人的时间就变成了美国的主要战略和经济对手。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2016年在一次集会上也说过:“他们的桥是如此不可思议。”

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专门研究城市规划的历史学家坎帕内拉(Thomas Campanella)曾经住在中国东部,他说:“这是一种真正的中国嫉妒。”“中国人似乎能够做到我们过去常做的事情。”但模仿中国则是另一回事。

文章称,中国从自行车到高铁的跨越式发展,可能限制了直接用于改善美国基础设施的应用。这两个国家有着不同的需求和截然相反的政治制度,从中国领导人全权下令建设开始。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学的是化学工程,而他的前任专攻水电工程,并接任了一位电气工程师。美国则倾向于选律师当总统,尽管卡特(Jimmy Carter)、胡佛(Herbert Hoover)和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都有工程学背景。

拜登称,2万亿基建计划将使美国能够在未来几年赢得与中国的全球竞争:

拜登此前在就任总统后的首次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国在基础设施上的支出是美国的3倍。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数据显示,美国的支出占GDP的比重为2.4%,而中国为8%。

报道称,中国宣称拥有至少100万座桥梁,包括世界上大部分海拔最高的桥梁。在世界上100座最高的摩天大楼中,有49座在中国。

比尔·盖茨(Bill Gates)在2014年公布了一项引人注目的统计数据:中国在过去3年的水泥使用量超过了美国在整个20世纪的使用量。美国地质调查局(U.S. Geological Survey)的数据显示,中国此后一直保持着这一速度,水泥年产量远远超过22亿吨,而盖茨估计,在截至2000年的100年里,美国的水泥年产量为45亿吨。此外,总部位于布鲁塞尔的世界钢铁协会(world steel Association)的数据显示,中国的钢铁产量占世界钢铁产量的一半以上,2020年是美国的14倍。

文章还提到,中国的高速铁路总长23,550英里,这一数字比纽约到洛杉矶距离的8倍还要多。从上海到杭州的高铁全长约100英里,时速高达215英里,全程大约需要65分钟。而在拜登熟悉的美铁(Amtrak)路线上,从特拉华州威尔明顿到华盛顿要花一个半多小时。

专注于中国市场的研究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的创始合伙人葛艺豪(Arthur Kroeber)表示,美国可以从北京的铁路战略中学到的东西是,基础设施建设的成本应该考虑广泛的社会效益,而不是严格的收入预测。

文章分析,中国政府一直依赖基础设施建设来度过经济难关,这是中国的“惯用手法”。中国意识到污染、债务和过度建设,在预期无人驾驶汽车出现时,越来越强调风力发电场、数字电信和智能道路等绿色基础设施。

尽管如此,虚荣心似乎比经济意义更能解释最近的一些项目,其中包括一系列连接数千英尺高山脉的玻璃栈道。

文章最后指出,中国政府越来越多地将目光投向海外,为其工程和建筑行业寻找增长机会。习近平的“一带一路”倡议为发展中国家规划了中国制造的基础设施。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的一份全球竞争力报告,美国的基础设施质量在全球排名第13位,低于2002年的第5位。而中国排名第36位。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