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军政府镇压反政变民众示威至今已造成数百名平民死亡,除了仰光、曼德勒、内比都等各大城市以外,边境少数民族聚居地亦连续数周遭到军方空袭,伤亡枕藉。目前,全民盟已举出“联邦军”之名来吸引一直寻求更大自治而未得的少数民族武装“加入国家”,此棋一出意味着各路民间地方武装组织(民地武)的取态将决定缅甸局势的未来发展。

克伦民族联盟(KNU)的成员在其武装控制区内,抗议缅军发动政变夺权。(Reuters)

在军方加剧武力压制示威的背景下,部份少数民族武装已向外界宣称,倘若军政府还不停止血腥镇压行为,他们将会捍卫到底,并呼吁国际社会向难民施援。而由民选国会议员组成的“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CRPH)则计划与各路民地武联合起来组成联邦军,并组建“民族团结政府”(National Unity Government),共同对抗军方。其与部份少数民族力量的相关谈判亦已然展开。

CRPH谈判对象中的一大势力,就是克伦民族联盟(KNU)。克伦族武装控制区位处缅甸东南部缅泰边境,克伦民族联盟旗下以克伦民族解放军(KNLA)为首的各路民地武,近来亦已与缅军展开激烈战斗。受战事波及,至少3,000名克伦族难民被迫逃往邻国泰国避难。

如果所谓的“联邦军”得以组成,此等少数民族地区的战火,也许将不幸地成为未来内战之端。

是次在政变后率先与军方开火的克伦族,是缅甸八大族群之一,论人口计属缅甸第三大民族。克伦族人口庞大,其语言、习俗、经济生产模式都与主体民族缅族存在颇大差异,加上殖民历史分治因素,导致克伦族存在极大离心。自从上世纪以来,克伦族民地武与缅军之间的冲突就无日无之。惟双方战力悬殊,克伦军并没有取得明显军力优势,但也一直没有归降缅军,只有签署过停战协议,却没有承诺解除武装。

克伦族的武装力量之所以今日能有实力与缅军对抗,以至在政变后军方人员主导的国家管理委员会(SAC)及全民盟势力主导的CRPH之间有“选择权”,其实要追溯到其在英殖时代以来的百多年历史。

3月17日,缅甸曼德勒,僧侣参与游行,手持标语支持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Committee for Representing Pyidaungsu Hluttaw,CRPH)。(AP)

二战后的东南民族烂摊子

克伦族里面细分多个拥有各自语言和习俗的分支。但广义克伦族的身份认同,则起始于英殖时期部分族人改信基督宗教,并经历多年刻意人为的殖民政策而造就而成。因此,克伦族中的“克伦”(Karen),是缅甸词ကရင်的英语化译词。当然,也不是所有克伦族人都改信基督宗教,很多山区乡间的克伦族人则信奉佛教或本土原始宗教。这种同族内部宗教派系的分野,导致了后来二十世纪克伦族多支民地武各行其是的情况。

自英国在19世纪殖民缅甸以来,英政府采取在殖民地惯行的少数民族“分而治之”策略,透过赋权少数民族(例如默许组成民兵队伍),冀制衡占国内人口大宗的缅族及其军事力量。东南部克伦族的独立民族意识从此萌芽。

二战结束以后,各国热烈讨论东南亚地区后日治时期的主权问题。当时由昂山将军(即昂山素季之父)领导的缅族临时政府与众少数民数领袖签订《彬龙协议》,同意争取脱离英国殖民统治,建立统一的缅甸联邦,掸族、克钦族等皆签署了协议,惟克伦族代表拒绝参与,并表示希望独立于缅甸联邦,以及留在大英国协。

军政府二月初发动政变夺权后,生活在大城市的克伦族人手持代表克伦族的旗帜,上街抗议。(Getty Images)

昂山将军在1947年遭暗杀,缅甸政局陷入混乱,虽然翌年仍能勉强实现独立,制定联邦宪法,惟少数民族问题依然悬而未决。尤其在东南方的克伦族地区,缅甸联邦成立之时,克伦族寻求独立的诉求并没有得到多大的回应,英国政府亦无意兑现以前给予克伦族地区人民独立建国的承诺。

于是,1948年缅甸独立后,克伦族武装就向新政府发起攻势,至1949年更一度包围当时的首都仰光。至1952年,政府才在缅泰边境建立“克伦邦”,但其地域却只包括全缅克伦族人口的四分之一,与克伦族争取民族权利的期望相距甚远。

克伦族人主要散居在缅甸东部及东南部,以及泰国西北部小部分地区(图中深红色部分)。(Wikimedia Commons)

悬而未决的东南民族矛盾,令克伦邦在这大半世纪以来持续发生武装冲突,战火未息。虽然到了2015年,克伦民族联盟其中一支民地武分支民族抵抗组织(KNDO)与开明派军人登盛(Thein Sein)领导的缅甸军政府签订了停火协议,但克伦邦内部亲政府武装与克伦族各路民兵仍然不时爆发冲突,迟迟未能实现双方武装解除。

加上缅军向来擅于对各路少数民族民地武采取离间策略,譬如一边与KNDO和解,另一边却继续与克伦族某些武装分支如克伦民族解放军、民主克伦佛教军第五旅(DKBA-5)开战,间接造就同族内部拥兵民兵分裂,反抗力量大遭削弱。

3月27日,缅甸内比都(Naypyidaw),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Min Aung Hlaing)出席缅甸建军节阅兵仪式。(Reuters)

缅泰边境“难民潮”的忧虑

上世纪至今的军事对峙,不但长期造成当地人员伤亡,还导致部分克伦族难民逃亡至邻国泰国,流离在缅泰边境之间。昂山素季及全民盟政府在2016年上台后,一度尝试接济流亡泰国的克伦族人返回老家,但难民担忧当地教育及工作前景,愿意回国者仍属少数。

据估计,泰国国内现时有大约40万克伦族人;泰缅边境地区亦有九个常设难民营,收容来自缅甸(但不限于克伦族)难民。

直至今年二月政变,军政府拘捕全民盟领袖昂山素季等人,实施紧急状态并接管政权后,克伦军与军方的武装冲突更形血腥激烈。其中军政府针对克伦族武装的数轮空袭,造成多名平民伤亡,涌至缅泰边境的克伦族难民数目迅速倍增。

这数天以来,不少克伦族难民坐船经河路抵达缅泰边境,冀进入泰国逃避战火。(AP)

泰国总理巴育(Prayuth Chan-ocha)近日亦表示,泰国政府已为持续增加的克伦族难民做准备,但目前仍然难以估计,泰国可以收容多少个克伦族难民,似乎也预示着他对缅甸爆发内战的忧心。

目前,缅甸会否爆发内战,将局势推向少数民族联同反政变缅族势力与缅甸军方环绕全国国境的武装冲突,尚未可知。然而,无论缅甸未来局势如何发展,克伦族的民地武硬实力将会扮演主要角色。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