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医学界

  春天到了,万物复苏。“寻根之旅”又开始了。

  这场年度性风潮或持续到暑假结束。期间,伴随着“父子一起割、共享天伦乐”“第二根半价”等强势宣传。

  结果,小儿病区是密密麻麻、等待被割的男孩,以及割到想呕的医生。

  “目前,包皮环切术有部分过度使用的情况,主要集中在一些不正规医疗机构。而这当中,青春期前或小儿被误割最多。”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以下简称上海九院)泌尿外科副主任姚海军告诉“医学界”。

  割不好,要命

  包皮,阴茎头外面的双层折叠皮肤。翻转过来,能看到阴茎头、冠状沟。冠状沟附近皮肤含有大量皮脂腺,会分泌一种臭臭的分泌物,呈黄白色泥状,俗称“包皮垢”。

  姚海军有时会感叹“不该割的,留着多好”。“有些人的隐匿性阴茎,被误认为是包皮问题,咔咔一通,切除过多,术后包皮过少,或出现包皮口挛缩。有些可割可不割的,因为在某些不正规机构实施手术,术后出现各种并发症。”

  “极少数情况下,有些‘可怜孩子’救不过来了。”姚海军给“医学界”分享了一个故事:

  2017年11月25日,23岁的英国男孩亚历克斯自杀。他发给妈妈的定时电子遗书写道:“我死于2015年,而不是现在……都是那个包皮环切术。”

  亚历克斯和母亲。/BBC

  青春期后,亚历克斯发现自己一柱擎天时,包皮会卡住阴茎头。但他并不清楚这叫“包茎”,是青春期常见现象。有些病例随年龄增长会逐渐缓解。

  不堪其扰的亚历克斯咨询家庭医生,拿到一种乳膏,以扩张包皮。用了几周,亚历克斯感觉没效。复诊后,泌尿科医生就一个字:割。在电子遗书中,亚历克斯回忆自己就诊的经历,称医生拒绝回答自己关于手术的疑惑。

  2015年,亚历克斯21岁,做了包皮环切术。“因为失去包皮保护,我的‘小伙伴’对衣物摩擦极度敏感,以至于这成为一种折磨,日常生活非常不便,还影响到我热爱的滑雪运动。”

  除过度敏感,亚历克斯还出现勃起障碍,系带疤痕处有烧灼感和瘙痒感。他用“麻木的烂棍子”形容自己的“小伙伴”,用“破烂不堪”描述啪啪事。

  最让亚历克斯愤怒的是,系带被切掉了。他在给母亲的最后一封信中写道:“失去这一部分,我才意识到,它是男性全身上下最敏感的部位。对您(亚历克斯的妈妈)来说,可能只有切除阴蒂,才可能体会我的感受。”

  2017年,亚历克斯的母亲将这个故事告诉媒体,希望激起大家对包皮环切术的关注,“替儿子完成一件有意义的事。”

  近年来,西方国家出现一种观点,认为包皮环切术相当于“切割男性生殖器”。/GETTY IMAGES

  包皮“百害无一利”?

  Too simple Too naive

  割是因为无用、致病。经过各路宣传,普通民众视包皮“百害无一利”。但姚海军为它“平反”:“包皮不是人体可有可无的痕迹器官。它具有诸多功能,只是以前被忽略了。”

  比如,过往认为包皮“就是藏污纳垢之所”,包茎和包皮过长是炎症、排尿困难等多种问题的罪魁祸首,阴茎癌也可能是包皮闹的。但实际上,包皮是阴茎和尿道的“保护膜”。

  从解剖学角度来看,包皮像床“小被子”,覆盖、保护娇嫩的阴茎头,避免皮肤过度角质化,并保持阴茎头松软、湿润。包皮中含有郎格罕细胞,在皮肤免疫中发挥重要作用。且包皮分泌物具有溶菌酶等抗菌成分,是抑菌、灭菌小能手。孩童期早期,包皮还能保护尿道口,免于尿路感染。

  再比如,部分人希望借助割包皮,“让雄风大旗撑得久一点”。结果可能适得其反。有研究指出,包皮内外板交界处的神经分布丰富,特别是系带处感觉敏锐,能增加性愉悦。包皮内板处还有较多分泌腺,其分泌物有润滑作用。此处皮肤滑动,会有明显的“滚动”感,能减轻对阴道壁的摩擦力,避免疼痛。

  包皮还是个“信息素储存库”,在性唤起时释放费洛蒙,提升伴侣的啪啪感。对一些人而言,多出来的那截皮能刺激伴侣,啪啪感翻番。

  “包皮是最佳的补片或皮瓣。我们经常拿包皮,做尿道下裂、尿道狭窄和阴茎外伤等重建矫形手术。甚至拿它修补身体其他部位的皮肤短缺。”姚海军说,包皮还是增进科室交流和感情的“好礼物”。“我们医院整形外科做研究,经常找我们要手术切除的包皮,做上皮细胞实验,好用。”

  白白割一刀的男孩们

  《包皮整形术安全共识》(以下简称《共识》)指出,包皮环切术是泌尿外科、男科最根本或最基础的手术。除极个别较为复杂的情况,常规对医院的总体要求低,已达到门诊或日间手术开展水平。

  但这么“入门款”的手术,目前仍存在适应证争议。《共识》编写专家一致认为,医学的包皮环切术适应证,应根据临床具体情况从严掌握。只有5类成年人需要手术,包括:由于反复感染、包皮口形成纤维性瘢痕狭窄,妨碍包皮自然翻转,使包皮和阴茎头无法得以清洗者;反复有包皮龟头炎发作者;反复出现尿路感染者;成年包茎患者经反复尝试翻转失败者;包皮部位患有某些疾病需考虑手术切除者。

  从《共识》可以看出,单纯的包皮过长不属于“必须割”的手术适应证。姚海军强调,是否手术,最好交由专业医生来判断。

  针对读书阶段,就被父母拉去挨一刀的男孩们,手术适应证据更模糊了。姚海军指出,很多父母担忧的包茎,是生长发育的过程。数据显示,出生1年,包皮狭窄环可退至冠状沟下方的比例,约为50%;3岁时约为89%。六七岁时,男孩包茎比例为8%,到16-18岁仅1%“露不出头”。

  “世界上大部分国家主张,包皮手术并非越早越好,可酌情移到青春期后或结婚前后进行,根据成人的感觉和要求而选择是否进行。”姚海军说。

  即使在少数有“明文”支持的国家,割与不割的争论也从未停止。2012年,美国儿科学会更新指南称,男孩做包皮环切手术的好处大于风险。

  “但其健康收益没有大到要建议所有人都割的地步。”美国泌尿外科医师艾德里安·卡马克(Adrienne Carmack)明确反对给5岁以下男童割包皮,并称包皮环切的好处都有“替代方法”。比如,割包皮防性传播疾病或炎症,通过正确使用安全套、加强清洁就能实现。而美国儿科学会所支持的“割包皮防阴茎癌”,美国癌症协会有更简单、有效的推荐:戒烟,包括二手烟。

  姚海军表示,在许多家长眼中,包皮环切似乎是个很小的手术,随便做做也无妨。事实上,其术后并发症和后遗症并不少。同时,包皮环切手术不仅是治病,还属于美容手术,因而对手术技巧要求非常高。

  对于社会所传播的“越早割越好”“割包皮是小手术”等主张,不是贪就是坏。

  有的青年割完,10cm缩水成4cm。

  还有的割完睡一觉,下面都黑了,差点命根子不保。

  甚至有的孩子割包皮,住进ICU,差点没出来。

  “在性功能研究逐渐成为热门学科时,我们应该还包皮一个应有的地位,不要动不动就找理由把它割了!”姚海军强调。

  参考资料:

  1。包皮整形术安全共识。 现代泌尿外科杂志。 2020年9月第25卷第9期

  2。‘My son killed himself after circumcision’。 BBC

  3.Why male circumcision should be delayed。 KevinMD

  来源:医学界

  作者:燕小六

  校对:臧恒佳

  责编:徐李燕


新闻来源:新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