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棉花事件仍然在中西方舆论场持续发酵。拒用新疆棉的瑞典时装品牌H&M3月31日的声明并未弭平中国民间的抵制声浪,英国广播公司(BBC)就其驻华记者沙磊(John Sudworth)离开北京赴台湾掀起又一场和中国官方的口水战。

2021年1月18日,BBC记者沙磊在中国外交部记者会上发问华春莹。(BBC视频截图)

4月2日播出的中国官方反恐纪录片《暗流涌动——中国新疆反恐挑战》,罕见公开不少当地部分民族官员通过教材宣传极端思想甚至支持恐袭的地方高级官员的镜头。但是这样的内容估计会如此前的官方纪录片一样,并不为西方媒体所关注。

近四五年来,因为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调整了前任张春贤的“柔性治疆”策略,采取强力手段压制东突厥伊斯兰运动等新疆独立运动势力在当地的存在,并通过“再教育中心”安排包括维吾尔族在内的大量民众学习职业技能提高就业数据,成功使新疆从2017年初迄今未发生恐怖主义袭击。

这种在中国被视为治理新疆成功经验的中国治疆模式,并未得到同样存在分裂主义和恐袭问题的西方的认可,反而再一次成为西方批评中国的理由。近期围绕着新疆棉花各种争议延伸而出的“强迫劳动”乃至“种族灭绝”的背景既是如此。中国经验为何成为西方口径下的“种族灭绝”?

中国新疆设置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设施,持续受到外界关注与争议。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更是成为争议焦点。(多维新闻制作)

最直接的原因是中美结构性矛盾之下日趋尖锐的矛盾和对立。事实上,从3月下旬开始几乎波及全球棉制纺织行业的新疆棉花事件,就去年(2020年)9月就已经开始,当时美国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考虑以所谓新疆存在“强迫劳动”为由,推出一项禁止由新疆地区的棉花制成的部分或全部产品的禁令,即“暂扣令”(Withhold Release Order),并且于2021年年初宣布禁止从中国新疆进口棉花和番茄,以及所有用这些原料制成的产品。。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网站2月19日一篇独家报道引述知情人士的话称,美国国务院法律顾问办公室2021年年初得出结论认为,没有足够证据证明中国在新疆进行了“种族灭绝”行为。但拜登(Joe Biden)政府并不打算因此改变特朗普政府的立场,而是继续操作新疆议题打压中国并展现对华强硬立场,这被美国很多政客认为是符合美国利益的选择。

所以,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发起新疆话题争执的根本目的不是新疆,而是对农业市场、纺织业产业链以及国际投资流向等各种国家利益的争夺,这也是为何新疆问题在中美关系缓和时不明显,当两国矛盾激化时就会被美国立刻激活的最根本原因。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3月30日公布2020年度《各国人权报告》,这份这份年度人权报告首次明文指出,在新疆发生了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路透社)

其次,美国之所以从中国的治疆策略和扶贫行动中,找出各种细节酝酿并发酵出“强迫劳动”和“种族灭绝”话题,是因为在欧美历史上,有过澳大利亚和美国对原住民屠杀,德国纳粹对犹太民族的屠杀,欧洲的黑奴贩卖等等血腥过往。这种历史记忆让今天的西方社会对于“种族灭绝”一词异常敏感,被贴上这一标签的新疆话题,极易引起西方社会的关注和情绪。

中国历史上存在多次汉族在文化上融合并同化其他少数民主文化的历史,但是不存在物理意义上的种族灭绝。所以,“强迫劳动”和“种族灭绝”在中国的敏感性没有那么高。这也是从近期的新疆棉花话题到之前的多次新疆争议中,中国和西方舆论场完全是冰火两种天的最大缘故。

第三,是一直客观存在并且最难解的中西方价值观和人权观的差异和冲突。比如,西方的利益至上原则和中国(乃至东方)的集体利益至上原则的冲突;西方的个人自由和中共领导层口中“民生是最大的政治”的不兼容。

西方诸多政客和媒体认为新疆“再教育营”的集中管理,简直就是令人难以忍受的黑暗之地。而在中共定义中,“再教育营”是帮助大量没有就业技能进行“职业技能培训”,对“犯过一些小错”的人进行思想教育并引导他们自谋营生,以避免被疆独组网罗。这种表述与认知的差异背后,是中国与西方在宗教、人权等问题认识上的巨大鸿沟,更是今天东、西方文化与政治冲突缩影的一个折射。

近期新疆话题相关阅读:

第四,是一个长存长谈、长谈长存的老话题——中国软实力不足和外宣短板。梳理中西方围绕新疆的多次争议话题可以发现,无论是之前的“再教育营”,还是近期的“强迫劳动”和“种族灭绝”,甚至更早之前的民族和宗教矛盾,几乎每次都是西方媒体先发起质问、中国官方迟迟未动,直到舆论被发酵到不可收拾时再被动反驳。

而美国2003年以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率领多国联军入侵伊拉克,推翻伊拉克政权,占领该国8年之久,令其陷入了持续动荡之中,却始终未能找到其所称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尽管美国的入侵与占领给伊拉克人带去了巨大的灾难,但美国在国际社会里受到的关注度,似乎还不及中国在新疆反恐和去极端化所承受的质疑与批判。

掌握国际社会主流话语权的西方媒体是西方国家的一项“软实力”,也是相对于中国的巨大优势。回顾围绕新疆的一次次中西舆论战,中国政府的外宣不到位,为了维稳不透明,对西方批评也只是条件反射地否认,缺乏有力反驳……如此种种,中国外宣舆论战“失去先机”是不争的事实。

这也几乎成了中国外宣难以治愈的顽疾。比如此次的新疆棉花事件——美国政府早在2021年年初就有所动作,甚至从2020年6月就有了计划,但是中国继续无意外地无 主动应对,再一次造成被西方舆论围剿而依靠外交人员被动反驳的尴尬局面。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