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4月1日,美国“弗洛伊德案”庭审进入第4天,多名证人在法庭上称,他们在案发现场认为弗洛伊德已经死亡。

  医疗护理人员德里克·史密斯(Derek Smith)作证称,在他抵达现场后,发现3名警官压在他身上,当走近时他判断弗洛伊德已经死亡,随后在现场检查中也发现他瞳孔放大,并且没有了心跳。

  医疗护理人员塞思·扎卡里·布拉文德(Seth Zachary Bravinder)作证称,在到达现场后,他发觉弗洛伊德停止呼吸,像是已经死亡,在前往医院途中,弗洛伊德的心脏检测仪已经显示其没有任何生存迹象。

  △弗洛伊德的女友考特妮·罗斯

  此外,弗洛伊德的女友考特妮·罗斯(Courteney Ross)也出庭作证并讲述了她和弗洛伊德之间的故事。罗斯表示弗洛伊德在2020年3月下旬确诊过新冠肺炎,他也曾在2020年因过量服用鸦片类药物住院。

  首席检察官杰里·布莱克韦尔(Jerry Blackwell)表示,弗洛伊德并非死于服用药物过量,而辩方律师则表示,弗洛伊德摄入的甲基苯丙胺和芬太尼有引起冠心病等症状的可能,并最终导致他心脏受损。

  弗洛伊德家庭的辩护律师称,沉迷药物的人也不应受到残酷虐待。(央视记者 刘骁骞)

新闻来源:央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