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1.9万亿美元的纾困法案之后,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3月31日公布了一项高达2万亿美元的基建和经济复苏计划。他表示,该计划旨在振兴美国交通基础设施、供水系统、网络宽带和制造业等目标,将通过把美国国内公司法定税率从21%提高至28%,以及采取防止利润外流等措施,在15年内为基建支出提供资金。

加税的“特洛伊木马”?

拜登3月31日坚定地表示,这是美国必须进行的投资。“我们承担不起不这么做的后果”。他还说,如果如今美国采取行动,“那么在50年后,当人们回顾历史时会说,美国就是在那时赢得了未来”。

拜登上台后公布了一系列的重要计划。(AP)

对于拜登的计划,共和党人并不买账,参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将拜登的基建提案比喻为大规模加税的“特洛伊木马”。“他们(指民主党人)希望再来一个大规模支出法案,其中将包括更多债务,以及大规模增税……我认为新一届民主党政府正在朝错误的方向前进,美国经济正在自行好转。”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也发表声明,批评这是美国历史上最为激进的加税计划,“这将成为献给中国和其他许多国家的一份大礼。数以千计的工厂、数百万个就业岗位和数万亿美元的收入将从美国转移到这些国家。”

美国商会首席政策官员布拉德雷(Neil Bradley)表示,尽管该组织理解拜登对基建的紧迫感,但他的计划是“危险的,被误导的“。他称:“我们强烈反对政府提出的全面增税计划,这将放缓经济复苏,削弱美国的全球竞争力。”

此前1.9万亿的救助计划法案投票时,共和党议员无一人投票支持。此次,拜登的2万亿基建计划是要对大公司增税,有违特朗普政府时期的减税政策,共和党人激烈反对拜登的计划并不难以理解。

拜登更为大胆的计划

两党的拉锯很可能会让人们更为关注两党的内斗,不可忽视的是,拜登接连祭出如此重磅经济法案的意义。

美国经济如今受疫情所困,亟待经济复苏。《卫报》称,该计划只是拜登庞大的基础设施计划的前半部分,如果该计划得以实施,将极大地重塑美国经济。今日美国称,经济学家们表示,拜登的2万亿美元基础设施计划可以防止今年预计的经济效益在2022年因疫情衰退而显著放缓,同时在长期内提振增长和生产率。

同时,拜登推进大规模的基建计划也是在补美国的短板。美联社的报道中提到,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以及大多数美国人,都有修复国家老化的道路、桥梁和其他关键基础设施的愿望。

金融时报》认为,拜登提出了更为大胆的计划。拜登的目标是解决许多民主党人认为的近几十年来公共产品长期资金不足的问题。他们认为,这阻碍了增长,加剧了中产阶级的停滞,并滋生了民粹主义怨恨。

经济学家康扎尔(Mike Konczal)对《华盛顿邮报》说,美国真正的问题是资本主义规模扩大,“在公共需要的基础设施上不足,在家庭安全和护理工作所需的基础设施上投资,也不能应对气候变化等大规模挑战”,相比之下,拜登的计划体现了一个美好愿景,“在这些关键问题上进行大规模的公共投资,并以正确的方式进行”。

纽约时报》也认为,这只是恢复了50年前的现状,当时美国在研发、基础设施和技术商业化方面的公共投资在经济中所占的比例远高于今天。

达特茅斯学院塔克商学院教授布兰查德(Emily Blanchard)说,“当我们谈到美国在未来10年、50年的竞争地位时,公共投资至关重要。”她补充说:“美国基本上一直在顺风顺水,从非常非常老旧的基础设施中榨油,因为已经有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认真的公共工程投资了。”

计划的前瞻性

从长远来看,《纽约时报》认为,当期待已久的“基础设施周”终于来到华盛顿时,它所涉及的远不止新建高速公路和更换旧管那么简单。拜登正在通过重建高速和桥梁来重塑美国经济,聚焦于更为长远的问题,例如气候变化和不公平等。

美联社持相似的观点,称拜登公布的2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将远远超过承诺的覆盖全国几乎所有地区的道路和桥梁建设计划。这是对抗气候变化的首付款,是解决种族不平等问题的机会,是宽带扩张的机会,是对制造业的投资,是为支付一切费用而调整企业税的方向。

拜登上台后任命美国前国务卿克里(John Kerry)担任气候变化特使,美国对气候变化议题的关注凸显。(AP)

《华盛顿邮报》的评论文章也称,这份计划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种称之为“前瞻性怀旧”的氛围。它强调将公共投资提高到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从未见过的水平,并相信庞大的实体公共工程能够让美国重新伟大,这是一种“怀旧表现”。但是计划承诺将支出用于应对气候变化、解决种族不平等挑战,这些都是具有前瞻性的。

方向对,重在落实

“笨蛋,问题是经济。”美国国内问题丛生在于经济。拜登上台后接连推出经济法案,显然是意识到了美国问题之所在,也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正确方向。可以说,他采取的诸多举措对美国来说是必要的,也是值得肯定的。

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美国的问题既非一日形成,也非通过几年便能解决。这是有前车之鉴的。奥巴马在2008年和2013年曾分别提出8,400亿美元和500亿美元的基建倡议和议案,都未能落实与执行。特朗普打着“美国优先”的旗号上台,之后更是提出了雄心勃勃的十年1万亿美元的基建计划,结果同样不了了之。

拜登的确感受到了推进基建计划的迫切,提出的计划比奥巴马和特朗普更为宏大。从奥巴马、特朗普都在基建上铩羽而归,人们就不得不为拜登宏大计划的实现打个问号。民主党纵然可以像通过1.9万亿美元救助计划那样绕过共和党让此次2万亿美元基建计划通关,但拜登的这个基建计划是为期8年,这个计划能如期实施是以民主党能赢得2024年大选为基础的。美国政治未来的不确定性让拜登的计划存在风险。“重建美好”并不是那么容易实现的。

往期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