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中西近期的棉花论战,新疆争议再成舆论焦点,但中国外长王毅的中东六国行显然未受影响。除沙特王储于3月25日对中方对涉疆立场表示支持外,此次最受瞩目的外交进展,当属王毅于3月26日至27日访问伊朗期间,双方签署的25年《全面合作计划》。

综观中国与伊朗的双边互动,上述的25年计划早在2016年便已初具雏形。然而中伊关系的发展既受某些内生结构箝制、亦受国际局势影响调动。在顾及民意、耕耘欧美关系的考虑下,伊朗裹足不前,中方亦是孤掌难鸣,故25年合作计划自2016年起便持续消沉,直至特朗普(Donald Trump)执政中期,美伊关系重挫,美中关系亦跌至近年低谷,25年计划方有了起死回生的可能。

特朗普在任期间,中美、美伊关系同受重挫。(Reuters)

在美国的重拳出击下,同为苦主的中国与伊朗逐渐靠近。自2019年伊朗外长扎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访华起,伊朗政界便开始运作25年计划的谈判与签署;2020年7月,《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等外国媒体纷纷披露所谓“合约细则”,内容包括中国得以优惠价格获取伊朗石油,并投入银行业、电信业、港口、铁路等在伊建设项目。然中方态度十分低调,并未直接响应这般报道,消息再度沉寂,直至此次王毅出访,才终告尘埃落定。

对比2016年、2019年与2021年三个转折点,中国与伊朗的5年结盟路走得百转千回、高潮迭起。但眼下双方虽能暂时携手,中伊关系的结构障碍仍然存在,双方究竟能将合作深化至何种境地,有赖各自投入,以及对国际关系的审度与倚仗。25年的经营蓝图,眼下仍是任重而道远。

2021年3月27日,王毅和伊朗外长签署为期25年全面合作协议。(Twitter@@JZarif)

往来但疏离的伙伴关系

论及中伊关系的互动结构,伊朗的疏离始终是条难以逾越的鸿沟。

回顾25年合作计划的缘起,可溯及中国与伊朗于2016年建立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彼时正逢中国推动“一带一路”第3年,伊朗核协议也于该年1月正式生效,对中国而言,其欲加深在中东的项目推进,适逢伊朗制裁逐渐解禁,双方接触顺理成章。故2016年1月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出访中东三国时,伊朗成了继沙特与埃及后的行旅终点,中伊更在1月23日于德黑兰发表《关于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是为1971年8月16日建交后的一大飞跃。

然而双方进展之所以在2016年签署协议后急速煞停,关键便是伊朗的退却。首先,在伊朗的民意光谱上,对中国持负面观感者仍有一定比例。究其根源,中国与伊朗政府虽有合作,民间交流却不甚热络,故民众对中国的了解大多停留在想象阶段:其或从冷战与伊斯兰信仰视角出发,把中国看成高举共产主义的无神国度,径自为其贴上邪恶标签;或全盘接受西方媒体形塑的“新帝国主义”形象,即便中国投资在国际制裁压力下,为伊朗注入了经济活水,民众反将其视作“债务外交”、“趁机掏空”的表现。

2016年1月23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伊朗总统鲁哈尼在德黑兰萨德阿巴德王宫举行会谈。(新华社)

在此脉络下,操弄反中情绪成了伊朗政治精英的博弈筹码之一,此举亦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了政府对中交好的力道。以伊朗前总统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2005-2013)为例,在其任内,中国成了伊朗的主要贸易伙伴,中伊更于2009年签订价值170亿美元的经济合作协议;然2020年中伊合作计划新闻曝光时,人走茶凉、有意复出的内贾德却重炮抨击现任总统鲁哈尼(Hassan Rouhani)政府丧权辱国、出卖伊朗主权,并夸大计划内容,既顺利争取曝光度,也在民间激起不小反对声浪,更让西方媒体大做文章,将舆论方向导往“帝国主义降临伊朗”上。

其二,在伊朗的外交决策中,中国长期位处边缘,美欧则始终长居版图核心,伊朗亦长年自认为西方圈内人。自内贾德起,伊朗开始推行“向东看”的外交战略,此举虽说是为对西方打压的反制,却恰好突显伊朗仍自视西方国家的潜意识。在其眼中,中国、印度、俄罗斯等“东方国家”乃是助其突破“其他西方”包围的必然选择,却不是能完全替代西方的新伙伴。

伊朗前总统内贾德。(VCG)

故2016年,面对中国的示好与解禁制裁后的欧美,伊朗迅速转向了后者,中伊25年合作计划只能急速冷却;2019年的忽然回暖,则是因特朗普对伊朗的极限施压,德法等国无力回天,其这才又向东发展,重提尘封已久的中伊25年合作计划;2020年伊朗主动将此讯息高调释放给外媒,乃是瞄准年底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意在示警候选人:当选后若不重返核协议、解除经济制裁,伊朗恐与中国越走越近。

而后续发展果然一语成谶:拜登(Joe Boden)纵有意重返,却因中东盟友与共和党人的双重压力,卡在核协议的门坎上进退两难,伊朗的忍耐也终于到达极限,25年合作计划这才水到渠成。

拜登受限中东盟友与共和党人的双重压力,卡在核协议的门坎上进退两难。(AP)

中国与伊朗间的美国魅影

而从中国的视角观之,在通往德黑兰的旅途上,除有“沙特观感”的碎石地段,“中美关系”这座大山亦是不容小觑的挑战。

早在2016年伊朗核协议生效前,中国针对伊朗的外交决策便大致分为三条路径,一是根植于毛泽东《三个世界理论》的思维,认为中国必须力抗美国制裁、支持伊朗;二是由国际关系现实主义视角出发,认为在维系中美关系的前提下,中国不该在伊朗议题上与美交恶;三则是骑墙主义,认为中国应在美伊之间维持相对中立的角色。

而上述思维的实践结果,大多落于二与三的混合地带,即中国尽管与伊朗建立紧密经济联系,行事却十分低调。例如直至核协议生效后,方于2016年安排元首出访行程,距离中国国家主席上次造访伊朗,已过14年之久;2020年7月,伊朗主动高调释出25年合作计划谈判进度,但彼时中美正值关系低谷,台海情势更是战云密布,中国显然不欲在伊朗议题上横生枝节,故其并未随之起舞,对谈判进展更是三缄其口。

而此次25年合作计划的签署,王毅出访前亦是未透半点风声,且中伊外交部至今尚未发布有关此计划的详细文本。而面对西方媒体笔下诸如“石油人民币结算制即将成立”、“中国或将租借伊朗港口”等渲染式报道,中国的声明亦是相对内敛:“此份计划意在挖掘两国在经济、人文领域的合作潜力,规划长远合作前景和路径,不包括量化的具体合同或指标”,“不针对特定第三方”,显然不欲让中伊交好影响中美互动。在此视角下,此份计划或可视作“一带一路”在伊朗的深化,但要升华至所谓“中伊战略大结盟”,却仍有段距离。

2021年3月27日,伊朗外交部長扎里夫和中國外長王毅在德黑蘭會談後簽署25年的合作協議。(AP)

在中美伊的三角关系中,三国看似等距,却共处于极度倾斜的平面上,美国好似引力强大的黑洞,持续牵引着中国与伊朗:向东看的伊朗,欲借中国敲打美国,但国内民意或将对精英决策形成掣肘;中国则视伊朗为“一带一路”蓝图中的重要一环,但在中沙关系相对稳固、中美关系诡谲多变的前提下,分寸感的拿捏至关重要。

眼下核协议尚未彻底沦亡,美国仍握有这段三角关系的隐形制动权,中国亦需设法耕耘在伊朗民间的软实力,并累积更多独立美国之外的对伊交好本钱。25年合作计划仅是起点,美国的混乱赋予计划成形的天时地利,但中国与伊朗能走多远,有赖各方对三角关系的调控与经营。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