寸土寸金的香港中环商圈,国际蓝筹画廊厉蔚阁香港空间在3月25日开幕的“春华秋实”(Eternal Seasons)展览十分亮眼。第一期展品有:梵高的“巴黎公园风景”(1886年),毕加索的“瓶花”(1901年),还有保罗•高更、雷诺阿、爱德华•蒙克、马克•夏加尔、奥迪隆•雷冬、波纳尔、拉乌尔•杜菲、亨利•勒•斯丹纳等美术馆级的作品,其中多数是首次在亚洲亮相。

(在香港中环商圈的厉蔚阁香港空间)
(华秋实”展品:皮埃尔-奧古斯特•雷诺阿 “卡涅花园里的两女子” 1918年作油彩画布作品:55X65厘米 画框:76.8×87.6×6.4厘米)

厉蔚阁与佳士得拍卖行颇有渊源。这两年势头甚猛的厉蔚阁其实是个年轻画廊。2016年底,佳士得拍卖行战后及当代艺术部主席兼国际主管布赖特•格文宣布离任,与顶级艺术顾问多明尼克•李维合作,在纽约麦迪逊大道设立旗舰店Lévy Gorvy。2020年9月,曾任佳士得亚洲区总裁兼主席的魏蔚出任厉蔚阁亚洲区创始合伙人。

(厉蔚阁亚洲区创始合伙人魏蔚)

“春华秋实”,是魏蔚加入厉蔚阁半年后策划的第一个重头展览。

一级市场与二级市场并重

提到厉蔚阁,中国画廊界专业人士的第一反应都是“很会做生意,二级市场做得尤其好。”

仿照资本市场,艺术品市场也有一级市场与二级市场的说法。通俗地说,一级市场指的是直接从艺术家手中拿作品,卖给藏家,大多数画廊采用这种销售模式;二级市场则是征集已经售出的艺术品,再次销售,拍卖行是其中典型。然而,为了满足藏家的需求,很多主营一级市场的画廊也同时做二级市场的生意。在艺术圈内人脉资源广泛的厉蔚阁在这个领域尤其高举高打。

在欧美,Lévy Gorvy 代理众多知名战后及当代艺术家的遗产经营,包括恩里科‧卡斯泰拉尼 (Enrico Castellani)、 Gego、森戛•能古蒂 (Senga Nengudi)、卡罗•拉马 (Carol Rama)、卡琳•施耐德 (Karin Schneider)、郑相和 (ChungSang-Hwa)等等。此外,在私人洽购领域,则聚焦阿尔贝托•布里 (Alberto Burri)、阿尔佩托‧贾科梅蒂 (Alberto Giacometti)、巴勃罗‧毕加索 (Pablo Picasso)、赵无极 (Zao Wou-Ki) 等艺术家作品。

(“春华秋实”展品:文森特•梵高 “巴黎公园风景” 1886年作 油彩画布 作品:38.1 x 45.7 厘米 画框:57.4 x 65.6 x 7 厘米)

虽然二级市场是厉蔚阁的营收重点,但魏蔚表示,因为一级市场单件的作品与二级市场的名家名作价格难以比较,其实从件数上来说,还是一级市场的更多。

考虑到佳士得等拍卖行也有私洽生意,厉蔚阁此次“春华秋实”展,会与拍卖行之间形成竞争关系吗?对此魏蔚解释:“拍卖行的体量比画廊大很多,因此不会有竞争关系。”她说,“我们很希望与拍卖行进行业务合作。不仅与拍卖行,我们也希望与其他画廊合作。”

在“春华秋实”的二期展品中,既有厉蔚阁独家代理的艺术家作品,也有其它画廊代理的艺术家作品,主题均与“春华秋实”相关。

从拍卖行总裁到画廊合伙人

提到这半年来的工作变化,魏蔚最直接的感受是:这六个月跑仓库的次数变多了。佳士得亚太区有近两百人的团队,而厉蔚阁亚洲区只有10人左右。从布展灯光、家俱布置、确定墙壁颜色,到与专家一起看作品品相,以及请摄影师拍摄高清图,均亲力亲为。

此外,因为厉蔚阁香港、伦敦、纽约三地团队的紧密关系,魏蔚现在跨三个时区工作,早上接收美国的邮件,用WhatsApp与美国团队沟通,傍晚开始与伦敦开会,每天都工作到凌晨一两点。

但她兴奋地提到:“我现在有了征货的自由。”

以前在佳士得,征货大多由专家负责,管理层更多的是关注区域销售。而来到画廊后,因为有了征货主动权,她可以静下心来了解主要客户群——私营美术馆的收藏体系。“很多私人美术馆的创始人都是实业家,也是艺术藏家。他们出于众乐乐的考虑,从自己的藏品出发,创立美术馆。”魏蔚说,“对我来说,卖画很重要,但不是最重要的。我更愿意与这些美术馆一起去建立更完善的收藏体系,也会把西方私人美术馆的一些收藏经验分享给他们,让他们少走弯路。比如,我会跟美术馆的创始人探讨收藏艺术家的名单,一旦得到认可,我们会去全球搜寻相关艺术家的作品。有时,也会对不是我们代理的艺术家作品发表中立意见,这时是完全没有利益关系的。”虽然征货的过程可能很长,但这种参与度与成就感,是与之前在拍卖行工作完全不同的。

(“春华秋实”展品: 爱德华•蒙克 “卑尔根港口” 1916年作 油彩画布 作品:60 x 90 厘米 画框:81 x 111.5 x 5 厘米 )

而此次“春华秋实”展,也是在一个客人来画廊洽购“花”的主题的藏品时,不知从哪里看到的一句“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突然进入魏蔚的脑海,并决定组织一个“春华秋实”展。时值去年11月,欧美尚深陷疫情困扰,全球同事对这个主题都大为振奋。不到三个月,就征集了一个美术馆级别的展览。

“藏家与艺术家”双中心驱动

从拍卖行到画廊,魏蔚面对的另一个重要变化是,从以前拍卖行完全以藏家为中心,变成现在画廊的以艺术家和藏家的双中心驱动模式。

“我在拍卖行时,把拍品叫lot ,lot 1,lot 2……”,但到了画廊后,现在已经改叫“work”。一个简单的称呼的改变,反映出与艺术家和作品的关系定位的改变。

2019年,厉蔚阁宣布代理中国艺术家屠宏涛,这是他们目前代理的唯一一位中国艺术家。

在魏蔚看来,中国艺术家依然是片蓝海市场。尽管一些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在国际艺术品市场上已经有数千万的天价出现,但那只是极少数,而且国际市场依然只对那批艺术家创作于90年代的精品有强劲需求。然而,依然有大量优秀的中国艺术家依然缺少被西方美术馆和藏家看到的机会。厉蔚阁恰恰就是这个桥梁。

魏蔚拿厉蔚阁为屠宏涛在伦敦办的展来举例。“屠老师带了不到十张画过去,我们的策略是主推欧洲市场。让伦敦同事十分意外的是,不到十天就全卖光了。”

在厉蔚阁看来,什么样的中国艺术家,更容易走进西方藏家和美术馆的视野呢?魏蔚强调,中国艺术家,根在东方,用世界通用的艺术语言,原创性地讲述个体独一无二的体验,是最重要的。厉蔚阁十分看重一个艺术家的原创性,以及对自己将来在艺术版图中的期许与投入。

“要与艺术家在一起聊几天。看人。人是最重要的。”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作者邮箱:shirleyft@163.com)

新闻来源:FT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