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在武汉最新讲话:我们没有时间了!(请点大图浏览):

在国际移动通信5G设备市场三分天下、此消彼长的竞争关系里,瑞典爱立信(Ericsson)总裁替对手中国电信巨头华为站了出来,数月间奔走呼告、抱打不平;但他吐露,这样做只是为了自己。

美国《华尔街日报》3月31日发表题为《是谁在替华为奔走呼告?是它在欧洲的最大竞争对手爱立信》的文章指出,美国主导的打压中国电信巨头公司华为的行动中,获益最多的可以说就是爱立信了。几年前,这家瑞典企业还是每况愈下,如今已超越华为,成为全球大量地区的移动通信设备供应商。

然而过去几个月,爱立信总裁埃克霍尔姆(Borje Ekholm)一直在为华为展开游说活动。埃克霍尔姆会晤瑞典政界人士,抗议因担忧国家安全而禁止瑞典5G网络采用华为设备的做法。他在欧洲和中国对此向记者发出抱怨,还寻找律师事务所帮助华为反抗国家禁令。

爱立信员工抱怨:总裁越界了

埃克霍尔姆对欧洲和中国的记者们说,瑞典针对华为和中兴的禁令是不公平的。他在瑞典安排了一次与议员们的会议,当面批评对华为颁布禁令的处理方法很死板。

埃克霍尔姆从2020年10月底到12月初,给瑞典贸易大臣哈尔贝里(Anna Hallberg)发了一系列信息,他写道:“政府支持的决定是单单把矛头指向我们的中国竞争对手,没有别的欧盟国家采取这种做法。”他问哈尔贝里:“你是不是应该同邮政和电信管理局(PTS)谈谈?”PTS是瑞典独立的电信监管机构。

瑞典报纸《每日新闻报》(Dagens Nyheter)引述一名知情人士透露,华为曾请埃克霍尔姆帮忙在瑞典寻找法律顾问,但埃克霍尔姆在给哈尔贝里的一条短信中说,他找不到律师来接手这项工作,他写道:“遗憾的是,现在懦夫很多。”

知情人士还说,一些爱立信员工认为,总裁如此积极地帮助竞争对手在他们心里已经是越界了。

为何这样挺身而出?

埃克霍尔姆称,当全球利益日益交织在一起,这么做只是为了自己公司的利益。虽然中国的销售对爱立信很重要,但他主要担心的是,被中国拒之门外。文章指出,欧洲企业中,卷入美中对峙旋涡最深的莫过于爱立信。

瑞典发布5G禁令后,中国威胁要对爱立信在中国的业务采取报复措施。爱立信在中国有1.3万名员工、经营着一家大型工厂,公司8%的销售额来自中国;相比之下,爱立信只有1%的销售额来自瑞典。爱立信在中国根基深厚。公司于1876年创立,最初是斯德哥尔摩的一家电报维修店,十九世纪九十年代曾在中国销售木制电话。

爱立信最大的股东、也是其他几家欧洲电信巨头的主要股东瑞典投资基金公司Cevian Capital,是瑞典股市上交易的股票最大的、单一持有者,这家投资公司所属的、堪比美国洛克菲勒家族的瑞典瓦伦堡(Wallenberg)家族也因为同样的原因担心受到影响。

另一方面,美国领导人正试图通过支持爱立信及芬兰同行诺基亚(Nokia),反制华为。他们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贷款用于购买这两家公司的设备,美国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的一位前官员甚至提出由美国政府出资收购这两家公司股份的想法。

由于本土没有得力的电信设备公司,相比于华为的设备,华盛顿还是更希望全球电话和互联网数据在这些北欧公司生产的设备上运行。

2020年2月6日,时任美国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在华盛顿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中国倡议会议上发表主旨演讲,向政府倡议考虑拿下诺基亚和爱立信的控股权,以挫败华为在全球扩张的野心。(Reuters)

文章认为,爱立信正在走钢丝——既想从西方对华为的抵制中坐收渔利,又要保护自己在中国的销售和制造业务。

《华尔街日报》引述现年58岁的埃克霍尔姆回忆起,爱立信说他可以待在美国时,他对这份工作动心了,他在凌晨四点起床以便倒时差,然后在科罗拉多州、康涅狄格州和瑞典的家之间穿梭。

作为一名美国职业橄榄球大联盟(NFL)铁杆球迷,埃克霍尔姆从2017年开始连续到场观看了四届超级碗(Super Bowls)。但他为了赶上飞往中国的航班,错过了2017年超级碗的终场,那年汤姆·布雷迪(Tom Brady)和爱国者队(Patriots)在猎鹰队(Falcons)以28比3大幅领先的情况下上演了大翻盘。

上任几个月后,埃克霍尔姆做出决定:清减业务、裁员并增设数以千计的研发岗位,以助爱立信在华为已处于领先地位的领域更好地展开竞争。

埃克霍尔姆称,2018年前后地缘政治因素开始对企业战略产生极大影响。特朗普政府当时指责华为构成国家安全威胁,让北京方面利用华为的网络和员工在全球各地从事间谍活动。华为对此曾表示,自己是一家民营公司,不存在听命于北京的行为。

埃克霍尔姆表示,政治成了他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这让他感到惊讶,“我接受这份工作时根本没有想到到这一点。”埃克霍尔姆略带忧虑地说:“我们发现自己处于地缘政治活动的中心,我想这当然不是我加入爱立信的主要原因,而且也我没有这方面的背景。”

美国研究机构Dell’Oro Group数据显示,从2020年的市场份额上看,华为仍是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如果不包括中国市场,则爱立信的份额按收入计算为35%,位列全球第一,并且爱立信仍在抢夺华为的市场份额。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