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盟友合作”已经成了拜登政府言及外交事务时最常用的表述。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令美国与盟友的关系,尤其是与欧洲关系,遭到严重破坏。拜登希望修复与盟友的关系,因此,竭力营造自己重视盟友的形象。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和防长奥斯汀还为此提出了一个全新的概念:盟友关系是美国在全球的“力量倍增器”(force multipliers)。

从本质上说,拜登提出重视与盟友的关系与此前奥巴马(Barack Obama)时期并无二致,那有所变的是什么?环境。美国自己、盟友与世界时势都与四年前乃至八年前都不相同。

2021年3月25日,拜登在白宫东厅出席首次新闻发布会,再次谈及盟友关系。(AP)

力量倍增器・一|美日韩同盟背后的“拜登之变”》认为,过去奥巴马政府和特朗普政府对美日和美韩两大同盟关系的定位大多是基石或支点,强调对日韩在美国亚太布局当中的特殊地位。拜登上台后,依然延续这些基本定位,但在此基础上抛出“力量倍增器”的说法,也体现了他对国内外挑战应对手法的变化。

拜登寄望于西方盟友,尤其是希望借助盟友的力量来抗华,但美国能否使它们加入到其阵营之中,并将它们派上用场?毕竟,西方显示出了颓势,近年来,西方民粹浪潮泛起,政党愈发碎片化。经济上,西方发达经济体的工业空心化、西方发达经济体与新兴经济体的技术优势正在失去。美国的盟友能否作为“倍增器”以及美国能否用上此等实力达至其外交目标都还是一个问号。

约翰逊和特朗普出现在政坛上,本身就是西方内部出了问题的表现。图为2019年12月4日,在伦敦举行的北约峰会期间,特朗普与英国首相约翰逊举行双边会晤。(Getty Images)

美国同盟外交|“西方失势”下的合纵制华》也指出,拜登政府心中的这个力量倍增器,能否助益美国达成其外交目标,则取决于这些盟友会否加入美国的联结制华阵营,而为美国所用,以及这些实力的组合能否达至“有意义地加强”美国力量的效果。这里,正是此力量倍增宏愿的弱点所在。

这其中要注意的是日本态度的变化。日本首相菅义伟4月将访问美国,就新疆问题制裁中国一事,日本并未如欧盟、英国和加拿大等一样追随美国,而日本又在钓鱼岛问题上不断让美国做出更多的承诺,比如布林肯在访问日本时,双方达成了要在钓鱼岛军演的计划。

日本正在“利用”美国,《美国同盟外交|日本成中美最前线 拜登盟友外交指向何方》一文指出,当美国宣布中国在挑战其秩序,破坏美国主导的体制,压迫区域内的其他国家(如越南、印度等)时,东京就可以利用这一趋势,基于价值观站出来,利用中美矛盾反对其中一方,并从中维持中心优位继续取势。而拜登“力量倍增器”的应用令日本实施其策略的进程更为得心应手。

美国之所以要借助盟友的力量,有着本身实力下降的原因,也有西方盟友实力不济的考量,更有着中国、印度等发展中国家崛起的原因,全球力量处于此消彼长的动态演变过程中。如《美国同盟外交 · 四 | 拜登集结盟友为哪般》所说,全球多极化的趋势对美国来说是其不愿乐见的,这可能意味着美国在全球绝对领导权丧失。盟友是美国的全球领导力地位的一种体现,美国需要与盟友合作来维持自身的地位。

拜登政府提出“力量倍增器”的概念其实已经认识到了美国现在所处的地位,本身国内的问题以及外部大环境的变化都让美国产生了危机感。但盟友能任由美国“利用”吗?美国又会做出多少承诺和行动来促使盟友站队呢?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