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两岸关系解决的最终方案,台湾前副总统吕秀莲认为,首先要追求历史真相,中共从未继承对台湾的主权,而中华民国也已经在台湾新发展。

“两岸关系”的未来发展,是台湾政治长年以来的重中之重。原因无他,两岸仅一水之隔,台湾除了受中国大陆政治、经济力量的高度牵引外,双方历史文化脉络更是深刻镶嵌,绝非意识形态可轻易断绝,在可预见美国渐渐力不从心的未来,若说中国大陆是影响台湾“最重要”的政治因素,一点都不为过。正因影响之剧烈,牵连之广阔,对“两岸关系”的思辨,并不容易得到一套人尽满意的答案,问题悬久了则成为习惯,如今在台湾,政治人物碍于民粹,只敢言两岸关系的不是,却不愿反省其中的利弊得失、更少有提出前瞻。

然而当前世界局势正朝向结构性的翻转走去,时间已不容台湾继续遮蔽双眼,对解决两岸问题的迫切性视而不见。为此,多维新闻网专访台湾蓝绿政界人士,期盼各方意见能指引台湾前程,共同研析台海可能的终局,将飘散在空气中的两岸政策落地为实,不再只是四年炒作一次的选举话题。此则为“方案台湾”系列稿件第一篇。

吕秀莲在台湾政坛上向来以敢言著称,其近年来针对两岸关系和台湾未来出版多本专著发表看法,尤其对于两岸关系最终解决方案,吕秀莲也提出了一套完整见解。为此,多维新闻网记者专访吕秀莲,探问她心目中的“两岸方案”。

吕秀莲手持出版的新书《两岸恩怨何时了》,呼吁中国大陆民众阅读,“哪怕你们会气死、会骂我,大家都来面对历史真相”。(吴逸骅/多维新闻)

访谈开始,一手拿着《台湾的过去与未来》、《台湾大未来:海洋立国世界岛》、《世界的台湾》,吕秀莲细数她26岁以来多部涉及两岸关系著作,介绍其内在的政治关怀与逻辑。她经过数十年来思索后,认为台湾要放眼海洋,更要放眼世界,“如果再继续周旋在统独,没有出息,也没有出路”。她捧着自己甫付梓出版的最新著作《两岸恩怨何时了》,介绍两岸关系的脉络与解方。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并未继承台湾

过程中吕秀莲花费不少时间详细解释两岸间的“历史真相”,她驳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台湾拥有主权的说法,指出中共1949年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时,虽然推翻了1912年在南京成立的中华民国,但“中华民国有两个,在台湾的另外一个中华民国,你怎么能继承?”同时她也指出,直到1951年9月8日《旧金山和约》签定后,日本才在1952年找蒋介石政府签定《中日和约》(吕秀莲称为《台北和约》),此前1949年台湾还是属于日本的。检视这段过程,吕秀莲强调,1949年10月1号毛泽东推翻中华民国,“哪有继承到台湾?”

吕秀莲接着表示,联合国在1971年通过“2758号决议”,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的唯一合法代表,排除蒋介石集团在联合国所非法窃据的一切席次,这是2758号决议的内容。她强调此决议,“既没有出现中华民国,也没有出现台湾两个字,只确立中国的代表权由中华民国改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其实中华民国都没出现,用很粗暴的语言叫蒋介石集团非法窃据的席次,一个字都没有谈台湾”,她直言,中共政府用该决议宣称拥有对台主权,是“呼拢、欺骗全世界”。

国民党错失“两个中国”历史机会

她并提到,1971年美国、日本很多国家劝蒋介石勉强接受,也让中华人民共和国进来(联合国),但中华人民共和国要的不只是会员,还有安理会席次,蒋介石绝对不肯,“就是这个坚持之下,什么都落空了”。吕秀莲并举出钓鱼岛(台称钓鱼台)为例,指出在开罗宣言的时候,当时美国总统杜鲁门(Harry S. Truman)私下问蒋介石,日本投降以后把琉球群岛还给中华民国好不好?吕秀莲称,“蒋介石说不要,在蒋介石日记里面自己承认,后来他很后悔”。“所以中华民国派你们也要面对历史事实,历史给你机会,你错失了,你不要模糊这一部份。今天主张中华民国的,要把历史好好还原,在历史上犯了多少失误,你们也要面对这个历史”。

吕秀莲向“中华民国派”呼吁,若有把青天白日旗带到北京,她会佩服。(多维新闻网)

她也呼吁现在还坚持中华民国的人,如果有本事用中华民国名义可以增加邦交国,可以回联合国、有勇气把中华民国国旗带到北京,“我佩服你!”可是她质疑,高喊爱中华民国的人,“你看到中国官员的时候你敢喊中华民国吗?通通没有,你们只是在台湾骂民进党、在台湾跟台湾人讲中华民国”。吕秀莲称,就是因为中华民国的这个历史过程,才会有一派人认为中华民国走不通了,“所以台湾就是台湾,我讲得很清楚,台湾是地理名词,可是也是政治名词,你必须面对这个现实”。

历史渐进的“中华民国”

“中华民国本来在大陆已经消灭了,后来一股败退的军队跑到滇缅地区,蒋介石聪明,跑到台湾”,吕秀莲提到,当时一百多万人,不管是自愿或者是被抓来台,“相对在滇缅地区多幸福啊,所以今天在台湾的,包括第二代,不认同台湾我觉得是丧尽天良”。

吕秀莲认为,1996年李登辉当选直选总统,就是独立。(AP)

吕秀莲继而指出“中华民国有两个”,也认为1949年后中华民国分为三个阶段:中华民国到台湾、中华民国在台湾、中华民国是台湾。她特别提到1996年3月23日台湾总统直选,称“这才是我们的国庆,那次是台湾这块土地历史性第一次所有的公民有权利选国家领导人,一个国家人民可以选他的国家领导人,那不叫主权独立叫甚么?”,她称呼那一天“其实就是中华民国台湾独立”,并以“九六共识”之名冠之,“1996年就是第二个中华民国或者是‘台湾中华民国’的开始”。

回望整个历史过程,吕秀莲强调,“历史是渐进的,不要突变,突变就是战争”。同时她认为历史也是有机的,“政治人物的毛病,常常是抓一个历史片段,对他有利的,然后就不断宣传,我是还原真相让大家看到,中华民国跟台湾的关系是渐进式,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跟台湾完全没有关系”。吕秀莲强调,不管统跟独,特别我希望中国大陆的人应该好好看这本书(手指《两岸恩怨何时了》),“哪怕你们会气死、会骂我,大家都来面对历史真相”。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