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公布了在中国进行的新冠病毒溯源报告。虽然拜登(Joe Biden)政府联合其它10多个国家发表联合声明,对报告内容表达共同关切,一些美国专家也怀疑报告的科学性,但从目前来看,中美围绕“病毒起源”的争论可能会暂时告一段落,接下来将是包括中美在内的国家开展合作,配合组建相关数据库,并合作开展疫情防控和疫苗接种。

也就是说,在全球卫生领域,接下来中美该少一些争论,多一些该有的合作,承担大国应有的义务。与此同时,拜登政府继续开展和中国对抗的同时,也开始侧重在特定、有限的领域和中国开展合作。或许4月国际气候峰会和接下来中美可能重启的贸易对话,包括有意回归的伊朗核协议,都是中美缓解外交紧张关系的时机。拜登已经到了不得不调整策略的地步。

2011年8月18日,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访华。此次行程被认为是美国认识习近平的开始。(Getty)

首先,拜登“消极应对中国”的姿态很难持久,拒绝任何形式的让步、拒绝过早和中国直接对话,优先和盟友举行双边会晤,都不会让美国占据所谓的“优势地位”。美国终究还是避开盟友,优先出自己的利益出发制定对华政策。

比如,中美阿拉斯加对话,是美方邀请中方赴会,但拜登政府对此次对话的定性一直很纠结,相关说法也是含糊不清。正如文章《中美高官阿拉斯加会晤 美国说法极具迷惑性》所说,中美关系的重要性决定了中美官员必须会晤。但与美国官员访问日韩不同,美国需要将会晤包装成美国的胜利、美国的强硬,以缓解内部压力。这从一个侧面也说明美国的外交自信心在下降。

其次,从目前看,拜登也无法打造所谓的抗华联盟。《韩国倒向谁 | 中美东北亚争夺的关键砝码》一文提到,韩国因为其所处的地缘位置,也成为中美东北亚争夺的关键砝码。尤其是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不可预测性和现总统拜登的强迫性和政策模糊性,都让文在寅体会到了转变的需要。所以,文在寅就明确表态,平等对待中美。

除了韩国以外,美国的欧洲盟友也中美之间选边站的压力也在不断增加。文章《欧洲被迫在中美之间选边站》认为,欧洲在特定领域倒向中国,比如经贸,在军事安全层面,欧洲仍会保持同美国的合作与协调。即便是欧洲拒绝选边站,在中美之间保持平衡立场,这对美国的伤害也很大。

为何拜登政府无法打造强大的抗华同盟?主要原因还是差异化的利益诉求和过时的思维有关。文章《布林肯亚洲行成败在阿拉斯加》认为,拜登政府的诉求似乎更多集中在务虚的层面,聚焦民主价值观层面的利益。但很多都涉及到中国主权核心利益。中国不可能妥协。《快评:是时候让美国认清现实了》提到,阿拉斯加中美对话让外界看到终于有国家说出“美国该闭嘴了”,而且是一个既有勇气也有实力的国家站出来当着美国的面说出。

4月气候峰会前,针对中国,拜登政府外交上和盟友做足了铺垫:

《新疆牌|拜登还在拿旧剧本和中国一较高下》也总结了拜登无法通过盟友外交胜出的原因:价值观外交、科技和经济制裁是前任们的旧剧本,拜登将其延续下来就是为了展现对华强硬,团结盟邦。但美国这种做法终究难以奏效,毕竟在涉及中国主权核心利益的议题方面,中国一直占据优势地位。

以上基本上就是拜登的第一阶段布局,主要以盟邦外交和价值观外交为主。

其实,拜登这番布局还是做给国内看的。作为一名执政合法性持续受到右翼选民质疑的总统,面临内政上诸多挑战,需要在通过强硬外交树立执政信心。尤其是疫情的防控和预算方案的通过,以及内阁提名人的审核,都需要国会的合作。在这种形势下,拜登不可能无视国会两党对华强硬的政治正确。

截至目前,拜登上台以来已经将竞选期间承诺对华采取的姿态和行动都展现了出来,可以说已经打出了该打的牌,基本上满足国内的诉求,并未招致很多批评声音。甚至可以说,拜登政府通过联盟外交、联合制裁新疆,包括在新冠病毒溯源问题上和它国表达统一立场,已经树立了和中国开展对话的“优势地位”。

但中国政府已经明确表示,美国没有资格和中国从这种地位和中国说话。正如《平视外交:北京就应该让美国感到不适》所说,当中国官方摆出“平视外交”的姿态,展现出平视美国的硬气时,其背后是中国国力持续的崛起,是“西方政经秩序相对式微”的格局之变,更是世界要更具代表性的现实需求。

对于美欧借新疆议题对中国实施的制裁,中国也发起了反制,并在美欧关切的香港问题上再迈一步,敲定了香港选举新规,丝毫没有任何西方所期待的让步。

所以,拜登上台后,中国还是按照自己的既有节奏行事,并没有因为美国的施压和围堵而表现出妥协姿态,反而会适时出手,变被动为主动。如果回顾拜登2个多月以来的表现,不难发现,美国应对中国挑战的策略没有任何新意。除非拜登开启新的布局,否则照当前的布局和安排,无法在和中国的“激烈竞争”中占据上风。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