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拜登(Joe Biden)宣布将投入2万亿美元政府支出用于美国的基础设施建设,同时通过提高企业税筹集2万亿美元收入,这是重塑这个全球最大经济体的数万亿美元努力的第一阶段。

拜登周三在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宣布了这一消息,称这是自上世纪60年代州际高速公路系统建设和太空竞赛以来最大的公共投资项目。

拜登表示:“这将创造出世界上最强大、最有韧性、最具创新性的经济。这不是一个修修补补的计划。这不是针对那些已经成功的人,不是为了惩罚他们。这是为了给所有其他人提供机会。”

就在几周前,美国国会刚刚批准了一项1.9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计划,以重振遭受大流行重创的美国经济。拜登这项新的投资提议将让国会展开长达数周的微妙谈判——民主党在参众两院均以极其微弱的优势占据多数。

如果获得通过,这将是白宫的一项高风险押注,白宫赌的是,政府通过提高企业税筹集资金,注入到经济中,将在美国经济走出疫情危机之际提振经济,而不会像共和党人所认为的那样削弱经济。

拜登表示这还有益于美国在世界上的地位:“(这)将促进我们的国家安全利益,并让我们在未来这些年赢得与中国的全球竞争。这是一项很大的计划,的确。这是一项大胆的计划,的确,而我们能做到。”

该计划将拨出至多6210亿美元资金,用于升级传统基础设施,包括道路、桥梁、公共交通网络、电动汽车以及港口和机场等重要枢纽。

该计划还将试图把这些支出投向帮助美国缓解气候危机的项目。拜登政府发誓要正面应对气候危机,这与对气候变化持怀疑态度的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有很大不同。

这些提案包括斥资1000亿美元,用以实现电网现代化、为清洁能源发电与储存提供税收抵免,以及封堵“孤儿”油气井;还包括斥资2130亿美元用于提升住宅能效,以及斥资1000亿美元提高公立学校能效。

与此同时,1800亿美元资金将投向人工智能和生物技术等领域的研发,旨在提升美国在与中国竞争时的优势。另有3000亿美元的政府支出将用于补贴制造业,包括为芯片制造商提供帮助。

尽管支持拜登计划的人士已表示,该计划将解决数十年来损害美国经济的问题——公共品投资长期不足,但批评人士担心,提高企业税可能损害美国的竞争力。

白宫表示,拜登希望将企业税率从21%提高至28%,并通过一项税率为21%的全球最低税(分国家计算,以“打击(流向)避税港的利润”)来获得额外收入。拜登还希望废除对企业头10%海外利润免税的政策,并结束对化石燃料生产商的税收优惠。

拜登两次点名亚马逊(Amazon),称它是美国众多“利用各种漏洞,不缴纳一分钱联邦所得税”的蓝筹股公司中的一员。

他补充称:“我不想惩罚它们,但(它们)这样做是不对的……我要终结这种做法。”

甚至在拜登公布他的计划之前,代表最大型蓝筹股公司的华盛顿机构商业圆桌会议(Business Roundtable)就对该计划中的增税措施进行了抨击。

美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首席政策官尼尔•布拉德利(Neil Bradley)周三表示,虽然美国商会支持“宏大且有魄力的”基建计划,但企业税政策“危险地跑偏了”,会“减慢经济复苏速度,削弱美国的全球竞争力——这恰恰与基建计划的目标背道而驰”。

工会对这个计划表示欢迎。美国最大的工会组织——美国劳工联合会和产业工会联合会(AFL-CIO)在Twitter上写道:“乔•拜登明白我们需要宏大计划,他宣布的计划让我们距重建国家所需的激烈改变又近了一步。”

按照预期,拜登的支出方案将持续8年,而对企业的增税会在15年内分阶段执行,比美国政府传统的10年预算窗口更久,这意味着该计划将在相应时间内加重美国的赤字。

尽管拜登的基建计划成本很高,但预计白宫未来几周还将在投资计划中纳入一系列额外支出举措,包括“育儿、医保(和)教育”方面的举措,其支出数额很可能超过1万亿美元,使总支出超过3万亿美元。

预计第二项计划会配合对富人的增税,包括对他们的收入、资本利得和房产增税。

随着拜登准备就两项计划与国会谈判,他还面临民主党内部两种相互竞争的压力。来自纽约的民主党议员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表示,2万亿美元的基建计划“完全不够”,并主张将数额提高。

但其他民主党议员担心,支出金额和增税幅度可能太大了,一些议员甚至呼吁撤销州和地方税额抵扣上限,这将相当于一种减税。

译者/何黎

新闻来源:FT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