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Joe Biden)政府上台后,对盟友的重视程度远超前任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时期。拜登在首场外交政策演讲、首场记者会上都表示要与盟友应对各种挑战。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已经先后对接了日韩和北约盟友,同样是要凸显与盟友关系之密切。

盟友是什么?布林肯和美国防长奥斯汀(Lloyd Austin)在访问日韩前提出了一个全新的概念:盟友是美国的“力量倍增器”。

“力量倍增器”本质上仍是服务于美国的,是美国计划借助盟友的力量来“强大自己”。美国提出这个概念有美国自身的原因,有西方整体力量下降的原因,更有着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崛起所带来的世界力量的变化。

“力量倍增器”的概念指向性非常明显,它便是中国。布林肯在首场外交政策演说中明确称虽然有许多国家对美国构成严重挑战,但中国不一样,因为“中国是唯一具备足够经济、外交、军事与科技实力,能严重挑战现行稳定开放国际体系的国家”。

布林肯说出了一定的现实。中国自2011年来至今便是第二大经济体,也是全球100多个国家的第一大贸易伙伴,这其中也包括美国。同时,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倡议、亚投行等正在重塑全球经济版图。中国在科技领域的进展也相当瞩目,提出的“中国制造2025”是要在人工智能、5G等领域抢占未来科技的高地,以中国华为为代表的企业正在引发美国的警惕。军事上,中国成为仅次于美俄的全球第三大军事国家,中国在西太平洋一侧军事实力正在增强,在印度洋、中东等地区,中国的军事存在感也在提升。

美国、中国、欧盟、非洲、印度等国家2019年GDP。(多维新闻制作)

中国这个新兴国家的崛起正在推动全球地缘政治版图的变动。其实,中国只是发展中国家最具代表性的国家。东盟、印度和非洲大陆等也是不可低估的力量。经济上,有分析预测,2030年,东盟将成为仅次于美国、中国和欧盟的全球第四大经济体。印度在2019年就已经超越英法成为全球第五大经济体。

非洲更是被认为潜力巨大,有着丰富且未得到充分开发的自然资源和十多亿人口的潜在大市场。并且,世界上发展最快的经济体中有多个都在非洲大陆。近年来,西方大国纷纷提出自己的非洲战略,特朗普(Donald Trump)时期2018年年底推出非洲新战略,英国、德国与非洲国家举行投资或者商业峰会等都凸显了对非洲的重视。

随着新兴国家的发展,以美国为主导建立的国际秩序被重新审视,美国自身感到了某种程度的焦虑。这有着中国的因素使然。二战以来,在面对对手时,美国基本上都是“无往不胜”的,苏联、日本先后成为美国的手下败将。美国现在遇到的对手不同以往,更不同于苏联。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日前就指出,中国与苏联不同,当时苏联的经济根本支撑不下去,很多都是虚幻的。

中美在3月18日和19日举行了对话。其中,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在与美国的对话中称美国没有资格居高临下同中国说话。中美之间的地位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AP)

中国已经“挑战”了美国,中国崛起给美国盟友,包括日欧等所带来的震撼作用同样不可忽视。西方盟友越来越谨慎处理与中国和美国的关系,比如英国首相约翰逊(John Borison)3月16日表示,中国对英国构成“系统性挑战”的同时,英国寻求与中国建立积极的经济关系。英国对中国的复杂态度说明了西方不得不正视中国,认为中国是挑战,却难以切割与中国的关系。

发展中国家在谋求发展的过程中,也更为强调自己的独立性,不甘于成为美国的附庸或者完全站在中国一边,如印度,与美国保持若即若离的态度,如东盟,与中国交好的同时也“接受”美国。各国采取了一种更为平衡的策略来维护自己的利益。

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的崛起,进一步推动了全球多极化的发展。这对美国来说其不愿乐见的,这可能意味着美国在全球绝对领导权的丧失。盟友是美国全球领导力的一种体现,美国需要盟友的“助力”来维持自己的绝对地位。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