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消息:中国—世界卫生组织新冠病毒溯源联合研究中方专家组在国家卫生健康委西直门办公区新闻发布厅(西城区北礼士路甲38号)召开委例行发布会,介绍新冠病毒溯源联合研究报告有关情况。发布会邀请了联合研究中方专家组组长梁万年先生,流行病组组长冯子健先生,动物与环境组组长童贻刚先生,分子生物组组长杨运桂先生介绍本次新冠病毒溯源联合研究的有关情况,并回答媒体提问。

路透社记者:30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说中国没有给专家团队提供部分领域的原始数据,他也说,现在无法排除病毒从实验室泄露的可能性,还是需要作进一步调查。请问中方为什么不提供这个原始数据?现在愿意提供吗?中方是否会接受另外一个专家团队来对中国对实验室泄露的可能性进行进一步的调查?

清华大学教授、联合专家组中方组长梁万年:首先,说中国没有提供原始数据问题的假设或者理论是不成立的。从中方和外方专家组到武汉开始,一直是共同在做研究计划,共同在分析我们掌握的研究信息和资料的。我们所掌握的信息和外方的专家所掌握的信息是不存在差异的,不同的专家在他的领域按任务分工进行分别分析,然后汇总。中外双方专家一直都在高度融合性的研究。这次工作方式不是说中方专家研究中方专家的,外方专家研究外方专家的,我们从一开始就是把专家按照专业分成三大领域,专家们是在一起工作的,所以,说我们不分享的这个假设和提法是不成立的。当然有些数据,按照中国的法律,是不能带走、不能拍照。但是在武汉共同分析时,我们的数据库、资料都是在一起做的。比如说涉及到病人隐私的,需要病人知悉同意的一些数据,这是法律的规定,这一点也是国际上的一个基本规则。

第二,对这些原始数据,什么叫做原始?这个问题可能对数据的性质和概念,我从专业的角度再解释一下,数据有很多种,有些最基本的数据可能是很纷杂的,牵涉到方方面面的条款,然后在这个基础上,把数据进一步整理,就变成了我们能够分析用的这一层数据,可能进行归类,比如按照性别、年龄症状分了类,这个数据就成为整理的数据。分类的这个数据可能还不能进行分析,需要把这种数据再进一步进行挖掘、集成,它就可能变成一种情报性的数据,就能够提供相应的信息。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从一开始,从最基本的数据起,到最终分析可用的那种数据,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数据库,是有一个过程,一个很繁杂的大量工作量的整理过程。你很难想象我们的专家到现场以后,对每一例病例,对每一个动物样本,从早期采取的原始记录,一条一条看,看到我分析的东西,这是不现实的,科学研究上也没有这个需要,它都是分工做的,所以这一点我想是要讲清楚,所谓的原始是指什么。要把那一大堆几万份、几十万份的东西堆在那儿,我们专家从哪看起?肯定要建立一个可供分析的数据。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中方专家所能看到的和外方专家所能看到的是一样的。

关于刚才谭德塞博士所提的那个问题,我不太清楚他是怎么理解的这个问题,因为这是科学家的事情,科学家根据大家共有的数据得出的研究报告,充分不充分是科学家来说,是历史来说。关于下一步的溯源,我说了这是个全球性的溯源,我们只是做了中国部分,肯定是进一步要做的。尤其是更广泛的视角来开始。中国科学家也特别愿意和世界各国的科学家共同合作,把溯源的问题聚焦在科学上,聚焦在我们为了追求真正找到病毒的源头这种科学技术问题上,我想,大家努力肯定能够达到目标。

新闻来源:央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