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尔维亚的民选领导人渴望加入欧盟,并声称与其有着共同的民主价值观,然而他们与世界上最专制的国家之一的领导人习近平的眉来眼去,令希望加入欧洲而不是向东倾斜的塞尔维亚人感到失望。

通过提供大额贷款、疫苗和不受欧洲诸国那种限制的投资,中国帮助武契奇兑现了发展塞尔维亚经济的承诺。

但是,著名的反对派政治人士马里尼卡·特皮克(Marinika Tepic)说,它也在帮助“建立一个警察国家”。

著名的反对派政治人士马里尼卡·特皮克认为,塞尔维亚与中国的交易正在帮助“建立一个警察国家”。
著名的反对派政治人士马里尼卡·特皮克认为,塞尔维亚与中国的交易正在帮助“建立一个警察国家”。 Laura Boushna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这种说法夸大了武契奇的控制力,但总部位于美国的民主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在2019年将塞尔维亚的评级从“自由”下调为“部分自由”,理由是对政治、公民自由和媒体的控制在收紧。

今年1月,欧洲议会(European Parliament)的26名成员要求对“中国在塞尔维亚日益增长的经济足迹的影响”进行评估,包括“可能对更广泛的环境和周边人口造成多重破坏性影响的鲁莽项目”。

塞尔维亚向中国倾斜的根源可以追溯到1999年科索沃战争期间,当时美国战机误炸了中国驻贝尔格莱德大使馆,造成三名中国记者死亡。如今,在那个遗址上矗立着一座巨大的中国文化中心。外面的大理石纪念碑上面用塞尔维亚文和中文刻着向“烈士”致敬的铭文。

但在中资冶炼厂所在地博尔这样的地方,因美国人共同遭受痛苦的记忆已经消失。

贝尔格莱德中国文化中心外的一座纪念碑,纪念了1999年美国轰炸中国大使馆事件。
贝尔格莱德中国文化中心外的一座纪念碑,纪念了1999年美国轰炸中国大使馆事件。 Laura Boushna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据泄露的会议记录显示,博尔工厂的污染在2019年和2020年飙升至法律允许水平的许多倍,引发了一系列街头抗议活动,促使紫金矿业的塞尔维亚总经理去年10月告诉他手下的管理者们,他对这样“可怕的”污染水平“非常不满”。

他说,这种不良的公众形象损害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他将其归咎于“支持西方并得到支持的人”,并称这些人“站在我们工作的对立面”。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