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大枪击案发生后,美国亚裔连续多日聚集在唐人街游行示威,抗议针对亚裔的歧视行为和仇恨犯罪。

  日前,美国总统拜登在纪念大流行一周年的全国讲话中表示,新冠病毒导致针对亚裔美国人的仇恨犯罪增加,必须阻止这种势头。

2021年3月19日,民众在美国纽约集会,悼念16日发生的亚特兰大枪击案的遇难者。图|新华社

  然而,仇恨“病毒”还在扩散。

  当地时间3月20日,又一名美国亚裔女性在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县街头被枪杀;23日,一名亚裔女子在前往纽约参加反对针对亚裔暴力的抗议活动时遭到袭击……

  上任三个月,拜登急于叫停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有何用意?

  美国这个种族歧视的“惯犯”,这次真的能停下来吗?

  文 | 张馨 史泽华 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编辑 | 丁贵梓 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

  有一种病毒,叫仇恨

  3月16日,美国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市接连发生三起针对按摩店的枪击事件,造成8人死亡,其中6人为亚裔女性。嫌犯为21岁的白人男子罗伯特·亚伦·朗,他自称杀人并非种族仇恨,而是为了消除按摩店给他带来的隐藏诱惑。

  2021年3月16日,工作人员在美国亚特兰大城郊发生枪击案的按摩店调查。

  枪击案发生后,亚裔美国人过去一年积累的焦虑和恐慌爆发,纷纷在网络平台上激愤控诉。社交媒体专家马克·金在推特上写道:“这起大规模枪击案的目标是亚洲女性和她们的企业。这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

  然而,警方发言人却称嫌犯是因为当天心情不好才去杀人。此番言论暴露了美国警察对亚裔群体一贯的漠视,引发群众抗议。很快,该发言人被撤职。

  今年以来,美国已发生多起亚裔遇袭案件:

  1月28日,一名84岁的泰国裔老人在旧金山街头走路时,突然遭到一名黑人男子猛烈撞击,老人随即倒地不起,两天后医治无效死亡; 2月3日,一名61岁的菲律宾裔美国人在纽约地铁上被人用美工刀划破脸,缝了一百多针,周围的人们都在冷漠围观,没有一个人伸出援手或录制视频留存证据; 2月25日,一名36岁的亚裔男子在纽约被人持刀刺伤,事后凶手向警方自首,坦言作案动机仅仅是不喜欢受害者看他的眼神……

  这些案件是否皆为有意针对亚裔的犯罪,尚无定论。但是近些年来,亚裔在美国社会的生存环境日益艰难,是不争的事实。在特朗普执政的四年中,受中美关系恶化和严苛的移民政策影响,针对亚裔美国人的歧视、骚扰和暴力事件不断增加。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亚裔美国人处境更是雪上加霜。

  《今日美国报》和益普索集团公布的最新民调结果显示,四分之一的美国人(其中包括近半数亚裔),曾目睹亚裔被当成疫情替罪羊。洛杉矶的亚裔学生遭受校园霸凌,因为同校的白人学生认为他是“病毒携带者”;亚裔女性在家门口倒垃圾时被种族主义分子泼化学液体,导致全身多处严重烧伤……无论性别、年龄、职业,亚裔集体陷入霸凌。

  加州大学圣贝纳迪诺分校仇恨和极端主义研究中心分析发现,过去一年,美国最大的16个城市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数量飙升近150%,其中纽约、波士顿和洛杉矶增长最为明显。2019年,纽约市仅有3起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2020年已增至27起。

  除了犯罪之外,无孔不入的歧视也严重影响到亚裔美国人的日常生活。

  3月16日,“制止仇恨亚太裔美国人组织”发布的报告显示,从2020年3月中旬至2021年2月初,在这片“自由平等”的土地上发生近3800起针对亚裔美国人的歧视行为。而这仅是记录在案的数字,因绝大多数亚裔从小接受息事宁人、少惹麻烦、无法解决的事情就保持沉默的规训,实际发生的歧视事件会更多。

  在众多歧视行为中,语言骚扰占68.1%,社会性排斥占20.5%,肢体冲突占11.1%,此外还包括网络骚扰、在公共场所被拒绝提供服务等侵害公民权利的行为。

  女性受到攻击的概率是男性的2.3倍,老人和小孩等弱势群体因自保能力弱,更易成为攻击对象。在受害亚裔中,华裔所占比例最大,为42.2%,其次是韩国裔、越南裔和菲律宾裔。

  2

  亚裔,成为代罪羔羊

  亚裔遭遇种族歧视不是美国的新问题。在美国历史上,亚裔群体饱受种族偏见、歧视与种族暴力的困扰,曾多次被当成危机事件的替罪羊,尤其是在经济衰退、战争和疾病流行时期。

  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经济恐慌中,美国把失业和工资下降归咎于中国劳工的“不公平竞争”,反华情绪盛行。当鼠疫袭击旧金山时,美国白人把中国移民单独挑出来指责,认为是中国人把鼠疫等传染病带入美国;当一名中国劳工被怀疑死于鼠疫时,中国移民被集体“连坐”。1882年,美国甚至通过《排华法案》,阻止中国劳工进入美国并获得公民身份。

  二战期间,因嫉妒日裔美国人的商业成功,12多万日裔被强制收容。20世纪80年代,美国亦将自身汽车制造业的衰退归咎于日本汽车在美倾销,从而引起多起针对亚裔的犯罪。

  特朗普政府时期,总统本人坚持白人至上主义的价值取向,不断放出仇视亚裔的言论,这让美国社会的种族不平等问题更加严重。在特朗普执政的前三年里,美国仇恨亚裔犯罪案件激增近21%。尽管特朗普曾表示“要维护亚裔社区”,但并未采取实质性措施。政府的放任无异于向仇恨亚裔犯罪发放“特许证”。

  疫情之下,美国人在潜意识里更倾向于区分“我们”和“他们”、“本土”和“外来者”,以强化自己所属群体的安全感和归属感。而政客们恰好利用了这一点,频频甩锅、污名化亚裔,煽动民众排外情绪。特朗普政府更是把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武汉病毒”和“功夫病毒”,甚至还有“新冠病毒是中国政府制造出来的打击美国的武器”此类无稽之谈。

  同时,不充分甚至错误的信息也助长了偏见。当科学尚未及时解释病毒来源,媒体却大肆传播“中国人吃蛇、吃蝙蝠”“病毒来自中国海鲜市场”等报道,华裔“不文明、不干净和肮脏”等定型偏见就成了美国民众便捷式判断的依据。

  3

  毒瘤反噬,铲不去

  在一个标榜自由民主的国家里,一部分人的生命却不被重视,这是美式民主的固有缺陷。一项针对53个国家和地区12万人的民意调查发现,多数人都认为美国已经从完全民主国家降级为有缺陷的民主国家,并对全球民主造成负面影响。联合国此前也发布报告称,美国社会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已经达到令人震惊的程度。

2021年3月19日,警车在美国纽约唐人街巡逻,枪击案发生后,纽约市在多个亚裔聚居区加派警力巡逻。图|新华社

  深入骨髓的种族歧视,已然给美国社会带来了沉重负担。

  首先,它危害亚裔美国人的生命安全和心理健康。频繁的仇恨犯罪让亚裔美国人的生命安全难以保障,有亚裔表示自己不得不购入枪支并减少外出。

  研究数据显示,在新冠肺炎疫情中遭到歧视的亚裔美国人抑郁程度更高。在疫情暴发前,亚裔美国人本就是抑郁症高危人群。美国人视亚裔为不需要额外关注的顺应性群体,事业成功,生活幸福。可实际上,他们同样面临严峻的贫穷、失业和社会性排斥问题。但相较于其他群体,亚裔寻求帮助的可能性更小,导致其自杀率更高。

  其次,它将进一步分裂美国社会,破坏社会秩序稳定。

  以往,美国社会的显性歧视往往对焦于非洲裔美国人,后者也因此获得了平权运动的更多关注,甚至有了“黑命贵”的说法。可即便如此,在明尼苏达州仍然出现了白人警察当街虐杀非裔的事件。

  如今,疫情催化下,原本笼罩在亚裔身上的“模范群体”印象被打碎,更多种族歧视分子意识到亚裔美国人“更好欺负”。过去一年,很多亚裔因为戴口罩而被赶出商店、被人吐口水或无故殴打。种种行为加剧亚裔群体恐慌的同时,也让其他群体逐渐疏离甚至厌恶亚裔。

  最后,它有损美国的价值观,严重破坏国家形象。

  一直以来,美国都在向世界输出自由、民主、平等和人权等价值观,并常常以此为口实,干涉他国内政。但实际上,美国的民主只是少数人享有的权利,数百万人民因肤色而被区别对待。

  新冠肺炎疫情再次扯开了美式民主的遮羞布。疫情冲击下,亚裔是失业浪潮中的第一波受害者,是群体失落和愤怒的宣泄对象。尽管如此,仍有不少亚裔美国人奋战在抗疫一线,为拯救美国民众生命而做出贡献,可这并能改变亚裔群体在美国社会中受歧视的现状。

  近来,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案件的高发,频频“打脸”美国引以为傲的国际形象。“民主典范”“自由灯塔”“人权堡垒”的光环逐渐暗淡,美国对外鼓吹时也就愈加缺乏底气。

  4

  拜登喊停,有用吗?

  就在亚特兰大枪击案发生前几天,美国总统拜登还在纪念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一周年的讲话中称,疫情导致针对亚裔美国人的仇恨犯罪增加,这不符合美国的价值观,必须阻止这种势头。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拜登政府严厉谴责仇外心理,并颁布行政命令制止仇恨犯罪。

2021年3月21日,民众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湾区城市圣何塞集会抗议针对亚裔的歧视行为和仇恨犯罪。图|新华社

  但实际上,拜登着急喊停,更多是为了及时止损,稳定国内秩序,修补残破不堪的美式民主。

  在国内层面,拜登政府组建了万花筒式的内阁,制定了雄心勃勃的社会正义和种族正义政策,以“解放”有色人种。

  美国是一个多元化国家,黑种人和黄种人是其人口的重要组成部分,不同种族的和谐共处关乎美国的发展和繁荣。目前,美国新冠肺炎新增确诊和死亡病例增速已逐渐缓和,拜登不仅要抓住机会处理好疫情防控,更要解决特朗普政府时期更加恶化的社会不平等、两极分化、民粹主义和种族问题。

  此外,拜登急需在执政成绩单上增添漂亮的一笔。新总统“百日执政”的成效往往备受关注。民调数据显示,民众对仍处于“蜜月期”的拜登政府满意度在50%-55%之间,虽优于特朗普,但并不算优秀。此时,打出“反对仇恨犯罪”的口号,成为拜登政府争取民心的一大利器。

  亚特兰大枪击案后,美国亚裔也不再沉默,要把恐惧和愤怒转化为行动。3月21日,美国纽约市曼哈顿联合广场连续第三天举行示威集会,抗议针对亚裔的歧视和仇恨犯罪。若继续放任社会分裂对抗的趋势,更无益于社会秩序稳定和经济发展。枪击案发生后,拜登宣布联邦设施降半旗,悼念死难者,并特地会见亚裔群体代表,共同商讨如何应对针对亚裔群体的仇恨犯罪。

  在国际层面,以解决针对亚裔美国人仇恨犯罪为切口,拜登政府还试图向国际社会传递“美国回来了”的讯号。拜登想带领美国重新变回“民主的灯塔”,从而维系其在民主世界的领头羊作用,重塑自身国际制度领导者的角色。

  同时,种族歧视问题也关乎美国在人权问题上的话语权。在第46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期间,人权领域专家就曾指出,目前世界上最严重的人权问题是美国的种族歧视。拜登政府现在加快推出改革措施,通过政府的努力解决系统性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目的在于维护美国“人权卫士”的名号。

  但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结构性的种族歧视已深深嵌入到美国的国家法律、公共政策和私营组织之中,反亚洲种族主义这头怪物已经抬起了它丑恶的头颅,拜登的社会正义和种族正义政策能否切实改善亚裔群体的生活状态,还要画个问号。

  要消除种族主义,遏止针对亚裔的歧视与犯罪,美国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新闻来源:央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