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中国四川广汉三星堆进行的考古发掘引发世界关注,6个“祭祀坑”的“重见天日”让三星堆“再惊天下”。黄金面具、青铜人像、青铜尊、玉琮、象牙微雕、丝绸……时隔35年,神秘的三星堆考古再度燃爆舆论热潮。

3月20日,在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学术报告厅,三星堆遗址祭祀区考古发掘项目的专家向媒体通报三星堆遗址发掘新情况,解读本次考古成果的价值与意义。(新华社)

三星堆考古引发的话题不断,3月31日,中国官媒新华网专访了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孙庆伟,就三星堆的一些未解之谜予以解答。

孙庆伟表示三星堆未来有太多可探索空间,首先三星堆城址里具体的布局场景、祭祀活动的开展、祭祀对象、参与祭祀的人群等问题都还有待进一步发掘。

其次,三星堆的主人还是未解之谜。统治者的墓葬地址、墓地布局、婚姻关系、族源、青铜器的制作来源、矿业生产管理、大象饲养管理等问题还有待发现。

此外,巴蜀类文字符号是否和今天的汉字体系属于同一体系。只有通过科学严谨的工作方案,才可以高效率地把三星堆遗址尽快研究得更加清楚。

据官方介绍,三星堆遗址新发现的6个“祭祀坑”中已发现500余件文物。孙庆伟还针对三星堆出土的一些文物,青铜人像、青铜器、金杖等问题进行了一一解读。

三星堆青铜人像粗眉大眼、高鼻纵目(凸目)、阔扁嘴,没有下颏,表情似笑非笑,似怒非怒。有网友认为青铜人像像阿凡达,也有网友说青铜人像是外国人。

对此,孙庆伟解读称,青铜人像最显著的特征是眼睛,不同于现代人的眼睛。文献记载巴蜀的“蜀”字上部是横置的“目”字,证明巴蜀文明最重要的特点是眼睛,证明它是中华文明的组成部分。

三星堆文物的奇异诡谲引人遐想,有人说车轮状的青铜器是穿越仪器,有人甚至认为,三星堆是外星文明。

三星堆新出土文物震惊世界(请点击大图浏览):

孙庆伟表示,由于三星堆的很多遗物和当时的宗教活动有关,但一些具体仪式中断的缘由,考古学者难以准确地判断出每一件出土器物的功能,但没有证据证明三星堆是曾经穿越到外星去过。

在三星堆众多文物中,有一根长达1.43米、用700克纯金包裹的以鸟鱼为图腾的长手杖。在此之前,类似器物通常在西亚、埃及等地出现,是神权、王权的象征。

孙庆伟称,权杖类文物在人类文明早期文明中普遍存在的,三星堆也有权杖类的东西,一般认为和早期蜀文化的鱼凫国有关,相当于族徽或图腾类纹饰。现在从发现的考古材料来看,三星堆文明既有早期文明的一些共性特征,比如说流行权杖类的神灵崇拜,同时在纹饰中又体现了当地文化特色,比如凸起的眼睛,鱼形、鸟形的图案,这都是当地文化的鲜明特征,和西亚文明没有太多关联。

三星堆文明在距今2,800年左右突然神秘消失,针对三星堆为什么在鼎盛时期会突然消失,有没有一些人骨的遗存发现等问题。孙庆伟表示,已发现的三星堆文化时期的墓葬级别和祭祀坑的文明高度完全不相称,为什么会消失还需要未来更多的考古材料和更深入的研究,同时将来通过对三星堆时期墓葬人骨的DNA分析,可以提取更丰富的历史信息,更好了解三星堆文化的奥秘。

值得一提的是,这并不是三星堆的首次面世。

早在1929年的春天,当时广汉市南兴镇的农民燕道诚在淘沟时偶然发现了一坑玉石器,其中各种古代圭、璧、琮、玉圈、石珠约三四百件。由此,一个古老而神秘的文明被揭开。

1934年,时任华西大学博物馆馆长的美籍传教士葛维汉带队,在燕道成发现玉石器的附近,进行了为期10天的发掘,出土了文物600多件,有陶器、石器、玉珠、玉杵、玉璧、玉圭等。

之后的80多年里,考古学家对三星堆进行了13次挖掘,尤其是1986年两个商代祭祀坑考古发现,令“三星堆文明”的发掘迎来了转折点。在这次挖掘中,上千件稀世珍宝出土,被人誉为“堪比兵马俑的第九大奇迹”,人类20世纪最伟大考古发现之一。

作为公元前16世纪至公元前14世纪世界青铜文明的重要代表,三星堆文化遗址是迄今中国西南地区发现的规模最大、延续时间最长、文化内涵最丰富的古文化、古城、古国遗址。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