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找对了方向,因为我们知道很可能有病毒出现,”达扎克说。“我们在那里研究的就是这个病毒组,然后疫情暴发了。”

目前主流的理论仍然是,病毒起源于蝙蝠,跳到另一种动物身上,然后发生变异,使其能够传染给人类,并在人与人之间传播。但追溯病毒起源的过程是出名的艰辛。

为了回答许多尚未解决的问题,报告建议对包括最早病例在内的人类感染进行进一步回顾性研究,并对中国和东南亚的牲畜和野生动物进行更多病毒检测。它还呼吁更详细地追踪武汉从农场到市场的路径,这将需要对农民、商贩和其他工作人员进行广泛的访谈和血液检测。

但目前还不清楚中国会在多大程度上进行合作,而且中国的遮掩和防卫行为助长了有关中国在某种程度上要为疫情的开始负责的说法。武汉地方官员起初试图掩盖疫情;此后,北京驱逐了许多西方记者,并提出了病毒起源于其他地方的无证据理论——尽管已知最早的病例都发生在中国,而且专家们一致认为,几乎可以肯定病毒首先出现在中国。

“我们对得出这份报告的方法和过程感到非常担忧,包括北京方面显然帮助撰写了这份报告,”美国国务卿安东尼·J·布林肯(Antony J. Blinken)在上周日播出的CNN采访中说。

中国与美国和其他国家日益激烈的关系也使调查变得更加复杂。拜登政府多次批评中国缺乏透明度,包括在调查人员访问武汉时拒绝向他们提供早期新冠病例的原始数据。中国官员对此表示不满,建议美国应该欢迎世卫组织调查病毒可能源自美军实验室这一毫无根据的理论。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