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3月10日是西藏事件62周年,尽管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依然在全球肆虐,但仍有很多国家的流亡藏人与援藏人士通过集会、游行、以及升挂雪山狮子旗等方式纪念。

今年3月,适逢达赖喇嘛正式宣布退休十周年,也是洛桑森格(Lobsang Sangay)就任西藏流亡政府领袖近十年,近日接受英国BBC中文采访时披露了西藏问题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以及他的政府目前与北京、华盛顿等多方面的关系。

洛桑森格在访问中首先讲到,纪念“起义日”周年令他“感到悲哀”,并表示“会永远铭记在西藏曾经发生和仍在发生的一切。”

在谈到流亡藏人社区长达数十年争取权利的抗争时,洛桑森格总结说,西藏问题的关键是“尊严问题”,是“权利”问题,是西藏人的“民族感情与历史问题”。他说,在这一点上,中国共产党“始终就是不明白”。

洛桑森格认为,中国政府必须反省自己的政策,因为“铁腕政策”没有起作用;中国想成为超级大国、世界第一, 但是“仅仅依靠钱和强权是难以成为世界第一的, 还需要世界的尊重、接受与认可”。

至于藏人抗争的未来,洛桑森格说,“我们没有时间限”,藏人“早晚都会重新得到尊严”。

西藏数十年巨变(点击大图浏览):

多维新闻曾在分析中指出,2011年洛桑森格的上任,达赖喇嘛的退出,似乎就已经注定“中间道路”的命运。而且他们的理念也不断发生“冲突”。

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印度愈演愈烈的形势下,流亡藏人群体病例激增。据悉,长年生活在印度达兰萨拉的达赖喇嘛在2021年3月6日接种了疫苗。与达赖喇嘛同住的10人,以及流亡藏人群体的几名高层人物也已接种了疫苗。

自从离开中国之后,达赖喇嘛等流亡藏人始终无法摆脱其“流亡者”的身份,重返西藏恢复旧制或以实现西藏某种程度的独立几无可能。他们也不被印度完全接受,成为印度的一部分。他们身处在中国、美国、印度三个大国之间,其实是成为了大国外交的“棋子”和“砝码”,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

流亡藏人组织中的政界或宗教界高层能够获得美国、印度提供的有限资助,在当地掌握一定的社会资源,而更多的普通流亡藏人的生活却难以得到保障。在疫情面前,他们的生命健康正在面临威胁。流亡藏人逃离达兰萨拉的趋势很有可能会因此进一步加剧,这将从基础上动摇达兰萨拉流亡藏人的社会组织结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