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硬核看板

  你死了,可能比活着值钱。

  在人体器官交易黑市,一颗心脏75万,肝脏99万,肾脏165万,一具全尸甚至能卖到近千万。就因为这么值钱,你的尸体可能会成为有心人的赚钱工具!

  为什么你死了,甚至比活着赚钱?人体器官黑市藏着哪些黑幕?为什么人体器官交易屡禁不止?器官移植的合法来源是什么?本期硬核看板6分钟,带你了解非法人体器官交易背后的真相。

  你有想过,你死之后,尸体会发生什么吗?

  关节僵硬、尸臭弥漫、肉体腐烂融化,最后留下一堆白骨。

  你以为自己就这样和世界说再见了?当然不。

  在你的尸体腐烂前,贩尸人会取走你的眼角膜,泡在4摄氏度的保存液里;你的心脏、肝脏、肾脏也会被挖走,打包飞往欧洲;你的皮肤被剥下,卖给整形医院;最后剩下一副骨头架子,被医学院买走,制成人体标本。

  你的身体被拆成一个个零件,飞往全球各地。

  你以为死后就能入土为安,可是,在逐利者的恶意下,你的尸体,就是最棒的赚钱工具。

  你死了,可能比活着值钱

  尸体交易

  早在18世纪早期,尸体交易就已经出现了。

  那时,一具尸体能卖到7到10英镑,品质高的能飙到25英镑。而当时,普通的工厂劳工一周也只能挣到6便士,工作三年才能挣够10英镑。

  人死了,却可能比活着更赚钱,你心酸吗?

  不过话又说回来,一具臭气哄哄的尸体,既不能干活赚钱,也不具观赏性,为啥就那么值钱呢?

  其实在尸体贩子眼里,一具具尸体,就是金山银山。

  印度人骨市场

  人骨是尸体交易中最常见的器官之一。

  在19世纪,西方医学研究态势正猛,人骨标本供不应求,贩尸人便开始倒卖人骨。

  其中最凶恶的伯克和海尔组合,一年内杀人贩尸16起,将尸体卖给外科医生用于解剖。

  为了防止盗墓、杀人等恶性事件发生,各国政府开始禁止医学院非法获取尸骨。

  但这样一来,人骨就不够了。于是人骨贩子将目光锁定在印度殖民地,从偏远的印度村庄收购人骨,再卖给欧洲的医学院。

  1984年,印度出口的颅骨和骨骼多达6万件,其中大部分都是通过非法途径获取:人骨贩子搜集流浪汉的尸体、在恒河里打捞浮尸,从公墓、太平间里偷盗尸体,有时候家属前脚刚走,尸体马上就被盗走。

  在人骨贩卖的巅峰时期,印度加尔各答的一家人骨工厂,一年能赚100万美元。

  但死者数量终归有限,当墓地被偷得空荡荡,人骨贩子的犯罪手段更加残忍。

  1985年,印度官方捕获了一个犯罪团伙。在他们手下,1500名可怜的孩子被犯罪团伙绑架、杀害、掠夺骨骼。

  很快,印度立法禁止人骨出口,但因为贫困,穷人们依然会选择把家人的遗体卖给人骨贩子,省去几千卢比的安葬费,还能赚来一笔生活费。

  就这样,人骨贩子们打着“仅销国内”的幌子,却将这些穷人的人骨售往世界各地。

  时至今日,人骨在海外的需求仍然很大,在医学、艺术和科学领域,都很容易找到人骨的身影。

  比如,用儿童脊椎骨设计出的手提包、捷克人骨堆饰的教堂、大英博物馆的人皮人骨展览。

  中国冥婚市场

  而在中国,尸体交易也是一笔来钱快的生意。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冥婚。

  在一些偏远乡村,为了让不幸死亡的男女配婚成家,双方亲人便寻找配偶尸体、操办婚礼,合葬尸骨。

  在冥婚市场,女尸还会以年纪、相貌、“新鲜”程度、家庭背景等因素为标准,被分为三六九等,年轻、漂亮、去世不久的女尸,能卖到十几万元。

  2016年,47岁的王女士被杀害后,以4万块钱的价格被卖到陕北的山村,给一具男尸当“鬼媳妇”。

  死后不得安宁,生前也要提心吊胆。你根本不知道,还有多少人惦记着你的身体。

  人体器官交易黑幕

  说完尸体,我们再来说说器官。

  人体器官交易在全世界几乎都是被禁止的。注意,只是几乎。

  伊朗,是唯一允许器官交易的国家。

  一桩肾脏交易的流程,可能比我们买一台特斯拉都要简单,政府还包揽移植手术费和捐献者术后一年的健康保险。

  正因如此,伊朗人不需要等待太久,就能做上器官移植手术。相比伊朗,其他国家的器官就没那么充裕了。2014年,有4761名美国人在等待器官的途中不幸去世。

  短缺的合法器官根本满足不了病人的需求,于是,人体交易黑市“应运而生”。

  2010年,全球大约有100万病人需要进行器官移植手术,但总共只进行了10万起,其中大约有1万起手术所移植的器官是通过非法渠道获得的。

  器官到了黑市上,被一块块明码标价:一颗心脏75万人民币,肝脏99万人民币,肾脏165万人民币,一具全尸甚至能卖到近千万。

  卖肾

  正因为人体器官这么值钱,很多经济困难的人会自愿走上这条充满危险的路。

  在印度和尼泊尔的贫民窟,都有很多卖肾村。不论男女,腰上总能找到一条30公分的伤疤。每卖掉一颗肾脏,他们大约能获得1-3万人民币。

  卖血、卖卵

  相比取肾这种“大手术”,抽血、取卵要简单许多。

  我们总能在电线杆上、公厕门后,看到“捐卵代孕”、“有偿献血”的小广告,一次就能获得几万块的报酬。

  但是!卖血、卖卵的风险根本不比卖肾小。

  首先,卖血可能会感染上艾滋病。

  在非法釆血点,收血的血头为了节省成本,会共用采血器械。只要有一人是艾滋病感染者,其他卖血者都无法幸免。

  不仅如此,一单400cc的血液,买家出价在2000元左右,可经过血牛们的层层抽成,卖血者最后只能拿到四五百块钱。

  而卖卵,更加危险。

  女性在一个月经周期里,只有一个卵泡会发育成熟为卵子。黑中介为了能多取卵子,会给卖卵女孩打排卵针,一次性取出20枚卵子。

  卵巢受到过度刺激,代价可能是卵巢病变、卵巢早衰等疾病。到手的钱,可能还没有当初允诺的一半。

  血液、精卵、器官,原本是为了给患者带来生的希望,可在黑市,人体器官却成了牟利者的金砖。

  反对非法人体器官交易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规定: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人体细胞、人体组织、人体器官、遗体。

  对于最猖狂的人体器官交易,我国早在2011年的《刑法修正案(八)》中,就设置了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

  所以目前,我国器官移植的合法来源只有一个,那就是——公民捐献。

  器官捐献有两种情况,亲属活体捐献对象,仅限于捐献人的配偶、直系亲属或者三代以内的旁系亲属。

  另一种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捐献者和受捐者双方都互不知晓对方信息,由专门的器官获取组织OPO来协助完成捐献和移植程序,保证整个过程公开、透明、可溯源。

  结语

  随着国家对器官移植的重视,我国已形成了较完整的器官捐献与移植体系,截止2021年2月,我国约有302万人进行了捐献志愿登记,捐献器官约有10万个。

  但是,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每年约有30万患者在苦苦等待器官移植,但每年器官移植的数量大约只有2万例。

  人体器官供不应求,给了非法交易者可乘之机。自2011年以来,我国涉及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的案件共有63例。但还有更多的交易者,没有受到法律的制裁。

  假如人体器官成了商品,我们也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残酷的未来:富人花钱续命,穷人拿命换钱,在看似平等的生命前,天平会向金钱和权力倾斜。

  非法器官交易,带来的是暴力、犯罪、压迫、剥削和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

  我们现在能做的,是保护每一位捐献者的利益,也要让每一个移植的器官来源公开透明,或许才能真正做到尊重生命。

  来源:硬核看板

  作者:看板娘

  校对:臧恒佳

  责编:潘颖


新闻来源:新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