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政变后的动乱还在继续,3月27日的武装部队日上,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将军发表了电视讲话。仰光、曼德勒等全国多个城市都出现了抗议活动,期间,有消息称,有至少一百多人被打死。这成为2月1日缅甸政变来最血腥的一天。

随后,美国、澳大利亚、英国、加拿大、丹麦、德国、希腊、意大利、日本、荷兰、韩国和新西兰的国防部长罕见发表联合声明,谴责缅甸军方对示威者使用“致命武器”的行为。

美国的行动也已经跟上。3月29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网站发布消息称,美国贸易代表戴琦(Katherine Chi Tai)宣布,美国决定暂停基于2013年签订的《贸易和投资框架协议》(TIFA)的所有与缅甸的贸易往来,该决定立即生效。

3月27日,缅甸爆发政变以来最血腥的屠杀事件:

四年前,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以压倒性的选票赢得大选。4年后,光景不复,缅甸国内的动乱不知道会持续到何时。

这场动乱到底是因何而起?《昂山素季被扣押 | 这场提前预告的缅甸政变是如何发生的》指出,缅军总司令敏昂莱将军即将在2021年退休,他本计划在2020年大选后,依靠军方控制的“巩固与发展党”(巩发党)和军方控制的25%的固定议席,以多数议席取得缅甸总统一职,随着民盟再度胜选,敏昂莱的计划落空了。并且民盟的大胜令军方颇有危机感。军方政变是对为了防止民盟继续利用执政地位扩大影响力。对致力于进行政治改革削弱缅甸军方特权的民盟,军方始终有清醒的认识。

军方的危机感促使它采取了行动,如军方是为了执政吗?并不见得,《昂山素季被扣押|军方政变真正目标并非夺取政权》分析,军方最终的目标还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当军方认为自己利益受到危害的时候,才会“铤而走险”,接管权力,但是执政并不是缅甸军方的最终目标。

敏昂莱(中)依然要维护军方的主导地位。(AP)

军方的强势出击令昂山素季和民盟毫无招架之力。目前,昂山素季仍处于被软禁的状态,还面临来自军方的各种指控,缅甸军方3月11日对昂山素季提出受贿指控,称昂山素季非法收受60万美元和11公斤黄金贿赂,并于17日再度指控她收受55万美元非法款项。根据缅甸的反腐败法,如果缅甸军方提出的受贿指控罪名成立,昂山素季可能被缅甸法院处以最高15年监禁。

昂山素季和民盟的困境来源于他们没有真正的兵权。《昂山素季被扣押 | 枪杆子里出政权的再次现实写照》称,缅甸是一个尚未完成民主国家进程的国家,昂山素季只有民望却没有军事上的话语权,这使得她执政有着天然的弱势。如果昂山素季认为自己有了民意就代表有了一切,就是政治幼稚。

从个人抗争来说,昂山素季是值得尊敬的,被软禁长达15年仍没有放弃理想,如今,已过古稀之年的她可能又一次回到被监视的状态,政治生命几乎终结。政治斗争向来是残酷的,有时候民意在强大的军事力量面前是不堪一击的。这是这位“民众女神”最大的遗憾,也是给在位领导人或者与她一样抗争的人士最大的经验与教训。

昂山素季在民众中依然享有非常高的声望。(Reuters)

这场政变确实让外界看到了缅甸民主的脆弱性,《昂山素季被扣押|军方未必贪恋权力 缅甸民主进程画下“逗号”》提到,如果要说“缅甸民主化进程中断”,要看中断的程度是什么,目前的状态可能是个“逗号”,很难说已经是“句号”了吧。说缅甸民主化的进程受到挫折,可能是个更好的表述。

缅甸的乱局引发了外部力量的关注,尤其是刚刚上台的拜登(Joe Biden)政府。拜登已经以人权为由对缅甸发起了制裁,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hony Blinken)也在公开场合呼吁缅甸军政府尊重人权。不过,有分析认为,除了传统的制裁外,美国或许酝酿一些非传统的制裁,《对话北京学者:美国或对缅甸军方发动非常规制裁》就给出了这样的判断。

拜登政府依旧是以意识形态来处理缅甸问题,但《缅甸政变 | 拜登团队决策受限 价值观外交已难奏效》指出,对于缅甸在内的东盟国家而言,和平、繁荣与稳定是当下的时代主题。美国如果继续推价值观外交,通过民主干涉解决缅甸问题,已经很难引起地区共鸣。在这种形势下,美国还是要回到多边合作,像推进阿富汗和塔利班政治和解一样,寄望包括中国、印度在内的地区国家,共同应对缅甸局势的变化与挑战。

美国对缅甸形势关注,中国也不例外。《议世厅 | 中国卷入缅甸政变风波在所难免》认为,缅甸政变会将中国推向风口浪尖。联合国对缅甸事务的讨论,看似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交锋,本质上是不同价值观和处事规则的交锋。中国尊重现实的做法和英美强推民主标准的做法大相径庭,这会让中国再次被贴上袒护专制的标签。中西方政治标准的差异不会止步于缅甸问题,未来这样的纷争会越来越多,中国作为崛起的大国,需要做好面对复杂局面的准备。

对于中美这样的大国来说,缅甸的乱局不是通过类似美国制裁这样的强力手段就能解决的,中国“不介入他国内政”的总体原则下,中国也会谨慎介入缅甸。寄望于大国来解决缅甸乱局不现实,缅甸到底何去何从、整个国家又该朝向何处发展,依然是缅甸自己内部来回答。缅甸国家转型要经历痛苦的挣扎,血腥的较量似乎不可避免。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