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数十年,香港人口不断增加,老化情况持续,香港的火葬场所及骨灰坛位数目供不应求,私营龛位价格近年大幅飙升,在短短二十年间升值近二十倍,更出现炒卖龛位的扭曲现象。港府预测2027年香港每年死亡人数急升至57,400人,火葬数字达54,500宗。多年来,港府一直物色地点兴建超级殡葬城,以解决龛位不足问题。

2013年,港府选定24个兴建骨灰坛地点,商讨落实殡葬城计划。但由于殡仪设施属“厌恶性”,难以在住宅区及市区附近兴建,不少选址亦受邻近居民大力反对。为确保香港未来有足够殡葬设施,兴建殡葬城计划事在必行。最终,港府决定在远离市区,反对阻力较少的沙岭坟场未发展部分,兴建首座包括火葬场及骨灰坛等服务的超级殡葬城。

香港私营龛位价格近年大幅飙升,更出现炒卖龛位的扭曲现象。(HK01)

根据港府的报告,沙岭超级殡葬城将分为四期进行,首期工程提供54,000个龛位,预计于2020年第三季展开,最快可于2024年完成。各期工程预计,分阶段于2024年至2032年落成。当时,港府提出的建议获得普遍议员支持,不少议员的着眼点在于建成时间及衍生问题,在选址上并未有太大争议。

时任立法会议员陈伟业批评,港府需要6年兴建的时间过长。而时任立法会议员胡志伟亦担心,增设骨灰安置所计划落实前,该区交通不胜负荷,出现严重交通问题,影响居民出入。港府解释,工程开展后将会扩阔沙岭道,并在节日时提供特别巴士服务,解决交通问题。另外,港府为争取支持,指殡葬城会采用环保原则设计,避免破坏现时的自然景观。同时,亦会安装喷淋装置及静电除烟装置,以净化空气。

对港府而言,超级殡葬城的位置远离香港市区,属边境地区。但对一河之隔的深圳而言,却有截然不同的看法。在2015年,不少深圳莲塘片区居民对超级殡葬城的选址极为不满。原因是,超级殡葬城的位置距离深圳中心商业区只有仅仅300米。在工程落成后,当地附近的民居需直视具“厌恶性”的殡葬城,对居民有较大的心理压力。为此,有深圳居民向深圳政府提出反对声音,但深圳政府回复指,由于港府在施工上有自主权,无权干涉工程选址。

近日,香港媒体《文汇报》报道,消息指港府计划再将议程提交立法会,完成超级殡仪城的兴建。立法会议员、新民党副主席容海恩接受《文汇报》访问时指,单一兴建超级殡葬城与大湾区规划格格不入,港府应做好规划工作,完善区内的配套设置,并配合大湾区的整体发展。她补充,港府应订立一个更能配合大湾区发展的规划大纲,将殡葬服务考虑迁至远离人烟的区域,而深圳及香港两地之间宝贵的黄金发展的地段用于更有价值的地方。在立法会会议上,立法会议员陈克勤批评,港府官员欠缺深港发展观念,长期将厌恶性设施如堆填区及坟场等,放在香港边境地带,并指香港要融入国家发展大局,不应将厌恶性设施放置于发展中心。

在2013年,港府首度提出在沙岭兴建超级殡葬城的建议,当时由于普遍港人对湾区的建设未有充分关注,社会未见有太多反对声音。而一河之隔的深圳居民虽非常不满,却无可奈何。但在2015年,北京首次在“一带一路”中提出粤港澳大湾区构思。在2017年,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将大湾区纳入《政府工作报告》中,中国国务院亦在2019年公布《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指香港与深圳交界包括河套区等地发展成为香港配合大湾区发展的重要发展地带。

对香港而言,融入国家大局及大湾区发展极为重要,与香港前景息息相关。在《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出炉后,港府确实有责任及必要,反思如何让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并正视与深圳发展结合的观念。事实上,近年港深两地融合政策逐步落实,深圳为配合香港发展河套区,愿意重建皇岗口岸,但港府在殡葬城的选址,无疑是受区隔思维限制,只考虑到港人的感受,将厌恶性设施设置于香港的边境位置,却紧邻深圳市热闹的中心商业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港府这一选址缺乏同理心,只考虑到港人的“厌恶性”,却未能顾及深圳市民的感受。

随港深两地融合政策,以及两地确实有太多可以深度合作的潜力,港府实在应摒弃两地区隔思维,并在两地经济产业合作互补,实现互利共赢,共同建设大湾区。而在深圳及香港两地间的黄金发展地段,港府亦应慎重考虑发展方向,以大湾区发展规划为重,要将心比心,考虑深圳居民的感受,要为两地融合发展大势留有空间。超级殡葬城作为具有“厌恶性”的设施,港府应该考虑在更合适的地址兴建。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