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3月26日,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卫福部长陈时中首度对外透露,未来将会认可大陆制疫苗。他表示,这是为了经济发展开放边境管制所势在必行。稍晚,苏贞昌也称“不会因政治对大陆疫苗有所排斥”。对照两人、乃至于民进党政府众官员过去的言论,顿时又再次带给人们迷惘之感。

台防疫指挥官陈时中表示,大陆疫苗不再是完全的拒绝往来户。(吴逸骅/多维新闻)

过去在谈到大陆疫情与疫苗时,苏贞昌与陈时中几乎没有说过一句“好话”。当2020年大陆疫情正酣时,台湾甚至首先禁止出口口罩到大陆;而当大陆疫情看似逐渐缓和后,官员们却又屡屡对外表示质疑,“你们相信吗?”,外交部长吴钊燮还说“要打中国疫苗的话要自求多福”。无论大陆提供的数据再怎样明确、做的检测再怎么严谨、还有那么多国家愿意接受大陆疫苗,民进党政府官员仍旧一副“他们就是造假”的心态,并将此心态传播给台湾社会。

然而,这次苏贞昌与陈时中却一改之前的负面态度,陈时中甚至称“中国疫苗不再是完全的拒绝往来户”,这被台湾舆论解读为蔡英文政府正向对岸释出善意。似乎自年后换了新任陆委会主委邱太三上任起,蔡英文就准备着迎接两岸“春暖花开”的时机到来,但若真是如此,这不正巧说明了人们的健康不过是民进党“操弄”两岸关系的工具?

对照过去对大陆疫情与疫苗的不信任,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点民进党政府又来一次“大转弯”?当世界各国陆续接种疫苗后,尽管不同疫苗展现的效力有所差异,但不可否认的,一旦疫苗接种普及化后,各地的封城、禁令也都会有所转变,国际间的商务与旅游来往,势必将陆续恢复。

而当疫苗普及化后,随之而来的“疫苗护照”就有可能成为新时代下国际间的通行标准,包括日本、越南、中国大陆与欧盟等,都已研拟并将于短期内实施。这样一来,若台湾还是只会用过去消极的封锁边境政策,很大的可能性会与国际“脱轨”;而当众多在中国大陆生活工作、只能接种陆制疫苗的台商、台生、台配等群体要回台湾、或是到他处出差、交流,也都有可能受到影响。无怪乎陈时中在年后就已表示,若很多人愿意打、想要打大陆疫苗,可以提出相关修法,只是目前没有这样的想法。

另一方面,即便欧美等国已陆续开打疫苗,然迄今包括确诊数与死亡数依然节节攀升,但民进党政府于3月1日再度开放的外籍商务人士、转机者仍是以“非大陆人士”优先,大陆人士迟至3月18日才比照办理,这都显见民进党完全以所谓“自由民主的意识形态”看待全球疫情发展。

如今,陈时中与苏贞昌带头喊话不再禁陆制疫苗,又给人先前开放含瘦肉精莱克多巴胺的莱猪争议即视感。民进党在野时强力抵抗进口莱猪,却在执政后以“有科学数据左证”由蔡英文带头开放莱猪,摇摆不定的立场,在这次陆制疫苗事件中再次体现。

当然,再怎么说,民进党政府愿意改弦易辙、正视现实,仍不啻为一件好事。就像国民党立法委员许淑华所说,“尽管政府做法和政策的确是大转弯”,但她仍肯定这次的改变。但若“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当陆制疫苗已在全球众多国家中开打,并已排上WHO的认证清单、且有机会获得认证后,台湾的自制疫苗却还在受测阶段,这一来一往更显示出民进党政府意识形态至上的做法值得商榷。

台湾目前只有11.7万剂AZ疫苗,台产疫苗目前进度仍稍嫌落后。(吴逸骅/多维新闻)

其实,近年来民进党多次的政策“大转弯”早非新鲜事、以今日之我打脸过去之我的戏码频频上演(例如莱猪、火力发电、藻礁争议等)。所以,即使陈时中目前还是说仅会认证大陆疫苗而非引进大陆疫苗,但若几个月后民进党开放大陆疫苗进口台湾,或许也不必太过意外。说到底,假使民进党政府从疫情初始就能够用这种态度面对大陆疫情与疫苗,两岸说不定早就能有春芽萌发,何必硬撑到现在,还得用打脸自己来处理呢?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