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起诉和调查并未阻止共产党官员滥用权力。这归结于党在中国生活中的权威不受约束。如果它不向任何人负责,就没有人能追究它的责任。

许艳和当地官员的故事发生在江苏省北部的灌云县,离它以南灯火辉煌的上海郊区有很远的距离。这里的主要雇主集中于农业和纺织业,后者主要经营项目是情趣内衣。去年该镇居民平均年收入总额为三万元,仅为全国平均水平的三分之二。

她的故事还显示了地方官员如何处理不当行为的指控,特别是当女性政府雇员试图向当局举报男上级性侵时。

据检方称,许艳于2014年开始与当地一名警察发生婚外情。他们说,后来她又和好几个人保持关系。在大多数情况下,法庭文件中只列出这些男人的姓氏,文件中列出了一名灌云县公安局副局长、三名派出所所长、两名医院官员和一名小学校长。后来,她加入警察队伍,成为一名辅警。

法庭文件将许艳描绘成一个操纵者,她威胁这些男人,除非他们付钱,否则就披露婚外情,或者告诉对方她怀孕了。不过,这些细节有时也暗示了更为复杂的情况。

例如,不同的法庭文件可以充分确认其中一名男性警官的身份,他就是刘相兵。文件称,48岁的刘相兵和许艳在2016年有过两个月的婚外情。两人分手后,她向他索要20万元。他们在2018年复合,然后又分手了。文件显示,这次他给了她108万元。

在这些人中,只有刘相兵因另一项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半。其他人受到具体不明的党纪处分,但没有受到刑事指控。记者无法联系到刘相兵置评,而县政府和当地法院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赖小民在1月因贿赂罪而被处决,几周前他还在经营一家国有金融公司。
赖小民在1月因贿赂罪而被处决,几周前他还在经营一家国有金融公司。 CCTV, via Associated Press Video

一名律师在网上公布了判决结果,引发了质疑,该事件引起了公众的注意。文档也被传播。随后,一些社交媒体用户报告称,灌云县官员打电话给他们,要求他们删除这些帖子。当地法院从中国最高人民法院运营的网站上删除了这一判决,称由于许艳正在上诉,判决书不应该被上传。

不幸的是,对灌云县官员来说,试图隐瞒判决结果只会引起更多关注。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