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劳总统访问台湾。(微博@寰亚SYHP)

帕劳(Republic of Palau)总统惠恕仁(Surangel Whipps Jr.)当地时间3月29日率访问团抵台,亲自宣布帕劳─台湾“旅游泡泡”正式成形,欢迎并将带领由台湾出发往帕劳旅游的“泡泡首发团”返抵帕劳。

不过,自惠恕仁抵台致词时感谢美国致赠帕劳新冠肺炎(COVID-19)疫苗,并向随行抵台的美国驻帕劳大使倪约翰(John Hennessey-Niland)致意后,台湾媒体即将报道焦点置于“美国大使抵台进行官方接触”代表的意义进行各项解读,惠恕仁及其父亲、弟弟等“第一家庭”来台健检、与蔡英文会面等行程反倒成了其次。

必须得说,对台湾媒体来说,倪约翰抵台确实“意外”,至少台面上并没有媒体事先得此讯息大做文章,尤其是素来自认有“层峰管道”的《自由时报》此前也没有任何蛛丝马迹,若然《自由时报》先前有获此讯息却稳忍不发,那也只能肯定其“忍功”殊为难得。

也就是说,倪约翰确实已经抵达台湾,却相当低调。虽然民进党立委与亲绿学者齐一口径,称倪约翰的驻地虽然是人口仅两万多的帕劳,仍然是可代表美国总统的全权大使,换言之,“倪约翰抵台”的深层意义即是拜登(Joe Biden)的官方代表在台湾与蔡英文政府有了正式“官方接触”,为1971年中华民国与美国断交后首次的重大外交突破,并认为此次突破,代表美国此后将忌讳与台湾有“官方接触”,台美之间发展更紧密,包括更高层级、不仅只于经济的多边关系趋势更加确立。

不得不指出来,倪约翰登台虽是事实,却是走“暗路”来的,虽然媒体多方打听,台湾外交部在其抵台后即宣布其抵台意义与行程,皆尊重美国在台协会(AIT)发言,但AIT到29日止,尚未对倪约翰抵台一事有任何正式评论,也没有宣布他有任何公开行程。

除了绿营立委、亲绿学者一如既往的就倪约翰抵台一事大肆宣传外,无论媒体展现多大兴趣,台湾外交部、AIT却相当克制而显得“反常”。

美国驻联合国前大使克拉夫特(Kelly Craft)。(Getty)

台湾人应该还记得,特朗普(Donald Trump)下台前曾想派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克拉夫派(Kelly Craft)于一月中旬访问台湾,在克拉夫特成行前,台湾驻美释出与美国国务院亚太助卿在国务院、台湾驻荷兰代表与美国驻荷兰大使在荷兰美国大使馆内会面的照片,台湾外交部也早早公布克拉夫特在台行程,确实有“最大外交突破”的气势。

不过,克拉夫特坐上飞机启程来台途中被叫回,前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原订访欧盟行程也随之取消,表面理由是“因应新旧政府交接,取消所有官员出访”,但台媒《新新闻》于3月10日刊出由台湾“军情及两岸外交人士”释出的片面、破粹讯息拼凑出大致面貌,指北京透过外交管道力阻克拉夫特来台不得要领,最后释出“不惜开火”也要维护主权讯息,才终于阻止克拉夫抵台之举。

这叫说明了何以倪约翰必须被惠恕仁“挟带”抵台,来是来了,至今低调、克制,哪里像是“世界首强”的元首代表?

歼-16(微信@西部空天)

但若说蔡英文政府与AIT没有为倪约翰的“历史性访台”进行铺垫,也不全然是事实。因为在倪约翰访台前的3月26日,AIT与台湾驻美代表萧美琴才在美国国务院、美国海岸防卫队代表见证下,签署了“台美海巡合作了解备忘录”,并大肆宣传这是拜登上台后与台湾签署的首份备忘录,因此引来了解放军出动20架次、多机种军机到台海西南及东部空域进行演习以为响应。

必须指出来,所谓的“台美海巡合作了解备忘录”并未对“钓鱼台列屿”(大陆称钓鱼岛群岛,日本称尖阁诸岛)的主权明确化,且台媒不讳言该备忘录是应对大陆《海警法》而来。在拜登已承诺美国会协助日本防卫钓鱼台,美军在年内也会就此与日本自卫队进行演习,蔡英文政府却在此时与美国签下意向不明的“海巡备忘录”,当钓岛有事时,蔡英文会否防卫钓鱼台,甚至反而帮美、日“协防”的机率也因此大为增加。

为了“捍卫主权”,解放军“不惜一战”的态势相当清楚,这充分说明了克拉夫特何以取消、20架解放军军机何以台海周边进行“攻击”态势明显的演习,当然也说明了倪约翰必须走“暗路”才能抵台进行“最大外交突破”,却低调、克制。

然而,就像亲绿学者说的,倪约翰确实是“拜登的代表”,抵台完成“官方接触”后虽然低调,无论如何都是蔡英文政府的“重大外交突破”。不过,蔡英文的“外交突破”的反面就是“对主权的侵害”,北京或许已经在思考如何具体应对此一严肃的“主权”议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