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了与中国的激烈竞争,”他还说。“他们的总体目标是成为世界一流国家,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和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这不会在我任内发生,因为美国还在继续发展壮大。”

美国商务部上周表示,已向多家中国科技企业发出传票,要求它们提供更多有关其活动的信息,这可能预示着对它们使用和传输美国数据的限制会更加严格。
美国官员很快将需要在具体的政策行动上做出艰难的选择。这包括如何使用商务部的权力,包括是否阻止更多的美国技术出口,是否保留或取消特朗普对外国金属征收的关税,以及如何为外国投资的国家安全审查设定标准。

这种复杂性来自中国的地位:它既是许多跨国公司最大的出口市场,也是美国认为的最大安全威胁。

中国的威权领导人提出了在半导体、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等新兴产业扩大市场份额的计划,同时减轻对外国能源和技术的依赖。随着中国的经济影响力和科技能力的增长,其军事和地缘政治影响力也将增强。
国务卿安东尼·J·布林肯(Antony J. Blinken)本月在他的首次重要讲话中说,“中国是唯一拥有经济、外交、军事和科技实力,对稳定和开放的国际体系——所有那些我们希望世界以这种方式运行的规则、价值观和关系构成重大挑战的国家。”他在讲话中把美中关系称为“21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考验”。
商务部负责促进美国的商业利益,并一直与业界保持着密切关系。但随着与中国科技竞争加剧,它在监管公司活动方面也已开始担负起更大的责任。2018年,国会修订了有关出口管制的法律,赋予工业和安全局更大权力,可以决定哪些新兴技术不能与中国和其他地缘政治对手分享。
中国南通的一家半导体工厂。中国为该行业贡献了约三分之一的收入。
中国南通的一家半导体工厂。中国为该行业贡献了约三分之一的收入。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但批评人士说,该局让企业和行业团体对其监管过程有太多的影响,这不适合全球竞争的新现实。

“自从苏联解体以来,业界观点一直就是商务部的观点,他们未能对世界已经改变做出调整,”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常驻学者史剑道(Derek Scissors)说,他主张加强出口限制。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