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3月27日,王毅和伊朗外长签署为期25年全面合作协议。(Twitter@@JZarif)

“中国和伊朗长达25年的投资协议有益于两国伙伴关系,也将为新的‘世界秩序’奠定基础”,在中国外长王毅3月27日造访伊朗并签署一份总额为4,000亿美元的25年投资协议时,伊朗的一名外交人员如此表示。

3月26日、27日,王毅对此轮外访的第二站伊朗进行访问,期间与伊朗签订了一份“全面合作计划”,为期25年,内容涵盖政治、经济、军事等领域。截至目前,双方都没有对这份协议的具体内容进行披露,但是双方都将其视为中伊建交50年来最为重要的双边协议之一。

这份重要协议被视为中国在当前国际环境下寻求抱团取暖的策略,但这种认识显然还是太过短视了。

据称,这份协议早在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在2016年即提出,它被视为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组成部分。而有关这份协议的草案内容,早在2020年即有媒体披露将包括,中国在未来25年将在伊朗数十个领域进行价值为4,000亿美元投资,包括银行、电信、港口、铁路、医疗保健和信息技术,如5G通讯网络基础设施、“北斗”全球定位系统等,而作为交换,伊朗将对中国按照折扣价格提供稳定可靠的常规石油供应——更具重要意义的是,石油交易将绕开美元,通过人民币结算。

中国现下的国际处境的确并不乐观——3月22日,欧盟、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再度就新疆问题发难中国,这导致双方不断升级制裁措施,截至目前,中国外交部已分别就欧盟、英国以及美国、加拿大的相关个人和实体宣布了3轮制裁措施。而在欧美企业加入到良好棉花发展协会(BCI)抵制新疆棉花的热潮时,这种紧张关系从政治领域扩大到经济交往领域。

而从中国也是全球最重要的双边关系看,拜登(Joe Biden)上台虽然已在检讨并调整特朗普时期(Donald Trump)的外交路线,但是中美双方“成熟”的相处方式仍然没有出现,相反北京和华盛顿在阿拉斯加的接触暴露了寻求这种相处方式的难度。

但是没有任何国家会将如此庞大的计划视为对抗欧美国家的临时策略选择,而是正如上述伊朗外交官员所说,世界新秩序调整的重要组成部分。

事实上,在3月份的中国全国“两会”后,北京与华盛顿的首次阿拉斯加接触被认为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信号。无论是习近平在此期间所提到“平视”世界,还是随后中国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在阿拉斯加抨击“美国没有资格和中国说‘从实力的地位出发同中国谈话”,虽然都只是个别措辞,但都精准地刻画了中国的战略意图,即北京不会在甘于在欧美所设定的全球秩序和规则中“逆来顺受”,而是基于实力消长判断“东升西降”,并已经在做好了“叫板”既有秩序更新规则的准备。

当然,这种意图并不能仅仅理解为包括习近平在内,个别领导人的个人主观想法,而是存在于中国和世界发展过程中,这其中中国有必须要解决的自身问题,而世界包括欧美也在经历一个不同于以往的重要的发展阶段问题。在中国来说,中国能不能改变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的国家命运和世界形象?对于世界来说,自大航海时代来西方主宰全球的游戏规则还能不能永续下去?尤其是在如中国、印度这样的新兴国家崛起的时候。

作为西方世界的领军同时仍然是当下全球强大的国家,美国势必会被推至风口浪尖,特朗普政府希望延续美国的既得利益,但是最终未获全胜;如今拜登上台,虽然看到了趋势甚至中国的意图,在3月25日的记者会上宣称在自己任期不会允许中国超越美国的情况发生,但是谁知道他能否做到——事实上,因为新冠疫情(COVID-19)中的表现,外界认为中国经济总量超越美国的这一天甚至会大大提前。

而且,尽管拜登声称不会寻求与中国对抗,但华盛顿显然不会放弃削弱中国的任何机会,今天新疆问题只是其中之一,未来双方的矛盾焦点只会越来越多地暴露出来——如果没有,也要“造”出了。

对于北京来说,尽管北京公开否认中美之间陷入修昔底德陷阱的可能,但是不可能不从最糟糕的局面考虑问题——所谓“底线思维”。

王毅与伊朗签署的全面合作协议是其此次外访的重要成果之一。自3月24日开始,他将对沙特、土耳其、伊朗、阿联酋、阿曼、巴林进行为期一周的高强度访问。而在此之前,王毅专门在中国西南部的旅游城市桂林接待了到访中国的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Sergey Lavrov)并签署了一份《中俄外长关于当前全球治理若干问题的联合声明》。

从表面看,这可以视为北京和华盛顿各自展开外交攻势,以建立自己的“圈子”;而从更长远看,这将是新秩序与旧秩序的主导权之争,只要新秩序未建立,“合纵”“连横”将不断上演。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