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酷炫脑

  人们思考方式中总有些根深蒂固的盲点,这会阻碍我们正确认知外界。学会识别核心信念,建立一个健康开放的信念体系。

  我们总是能不间断地听到自己脑海里的声音,也会习以为常地认为这些想法都是正确的认知,却很难意识到这是自己看待世界的固定范式

  作为一位认知心理学家,詹奈斯·维荷尔(Jennice Vilhauer)的工作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是帮助来访者认识到自己的思维模式,让他们对自己有更清晰的了解,从而帮助自己做出更好的选择。

  01 早期经历塑造信念根基

  想要找到自己的思维盲点,首先要意识到,我们的思维是像树一样构建起来的,“树干”代表着信念体系(Belief System)的根基,它是由人生早期的经历塑造的

  举例来说,一个婴儿生活在一个只要他一哭就会有人把他抱起来、抚慰他,试着让他感到更舒服的家庭里,那么这个婴儿对外界会逐渐发展出一系列的期待,包括自己是否处在一个美好的世界、自己的需求是否能得到满足、人们是不是都和蔼友善等等。

  而另一个出生在截然不同的环境里的婴儿:每次他哭都不会有人把他抱起来,那么这个孩子会对外界发展出一套和第一个孩子大相径庭的期待。

  仅仅是在我们还是婴儿的几年里,就有着成千上万的诸如“哭了以后会不会被抱起”的经历,而恰恰是这些经历塑造了我们对外界的期待。

  02 态度决定核心信念

  从“树干”延伸出去的、支撑着其他分支的“大树枝”,是我们的核心信念(Core Beliefs)。核心信念是指一个人对于自己、他人以及世界的首要信念。很多人都有着消极的核心信念,比如:我不够好,我不会被爱,这个世界很不安全。

  “树顶”是生活事件发生的地方,而连结“树顶”的“树枝”的便是我们对这些经历的想法。我们对日常事件的想法绝不会是随机的,而是与我们更深层的核心信念息息相关。

  我们也可以把核心信念当作一个透镜,透过它可以看到我们的生活体验。但其实我们更像是长期戴着一副墨镜去看待世界,戴的时间长了,就忘记了我们戴着墨镜的事实。

  我们的核心信念是我们看待和解释生活体验的透镜,但这并不意味着世界就是我们透过墨镜所看到的那样;反之,是过去的经历使我们发展出一套特定的信念,而这些信念正在塑造我们看待世界的方式。

  这块透镜还被我们当作过滤器:我们通过它去收集与我们原本的信念相匹配的证据,而忽视那些与信念相反的事实。

  03 消极的核心信念

  假设你的核心信念是“我不讨人喜欢”,你去参加一个聚会,有 10 个人说:“很高兴见到您。”而有一个人说:“我没想到你会在这里”。你很可能会只专注于那条和你的核心信念相符的评论,并开始思考,产生各种想法。

  例如:“为什么 Ta 会说‘没想到我会在这里’”,“ Ta 是不是觉得我没有被邀请呢?”,“其他人是不是也认为我不应该出现在这个聚会上呢?”,“也许主人家只是出于义务邀请了我,我就知道我不应该来”。

  对你来说,其他 10 个人就像是不存在,或者说即便他们存在也无济于事,因为唯一被你认定的是与你核心信念一致的东西,你的核心信念也由此被加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强烈。

  正如前面所提到的,我们的核心信念是我们认知外界的透镜。因此,如果不知道自己的核心信念是什么,那么我们就很难做到高效、客观地思考问题。

  04 如何识别核心信念?

  识别核心信念的一种简单方法是使用认知疗法的基本工具——想法记录(Thought Record)。我们建议在一张纸上或在excel文件中列出 3 列,分别标记为 A、B、C,然后连续 30 天记录会触发你负面情绪的事件。

  在 A 列中,你需要列出“触发事件”(Activating event),即引发你负面情绪的导火索,然后在 C 列写下 A 的“情感后果”(emotional Consequence)。

  例如,在 A 列中记录下事件:“老板给我的工作评估打了低分”,然后在C列记录下你的情绪感受(如:生气、沮丧);接着回到 B 列,写下你认为让 A 触发 C 的想法或信念(Belief)。

  如果你连续这样进行 30 天的练习,每周在想法记录中列出至少 4-5 个事件,那么你会发现,A 列中有很多不同的情况,但是 B 列中的思想会出现类似的主题,例如“我不够好”,这些重复出现的主题将反映你的核心信念。

  一旦了解了自己的核心信念,我们便可以选择保留那些对我们有利的信念,并努力摆脱那些无用的信念,从而建立起新的信念体系,帮助我们成为更好的自己。


新闻来源:新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