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已经访问了伊朗的主要对手沙特阿拉伯和土耳其,并计划在未来几天前往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巴林和阿曼。他说,该地区正处于十字路口,中国愿意为解决包括伊朗核计划在内的长期争端提供帮助。

中国甚至准备好做引导巴以对话的东道主,暗示美国在该地区的支配地位已阻碍了和平与发展。

2019年与伊朗和俄罗斯在阿曼湾进行联合海军演习时,中国海军人员正在接近伊朗东南部港口城市查贝哈尔。
2019年与伊朗和俄罗斯在阿曼湾进行联合海军演习时,中国海军人员正在接近伊朗东南部港口城市查贝哈尔。 Mohsen Ataei/Fars News Agency/WANA, via Reuters

在伊朗,人们关于中国不断扩大的影响力持有不同观点。

习近平在2016年访问期间首次提出战略协议后,为达成协议而进行的谈判起初进展缓慢。伊朗刚刚与美国和其他国家达成协议,以对其核研究活动的严格限制换取放宽经济制裁,而欧洲公司开始通过投资和提供开发天然气和油田的合作伙伴关系涌向伊朗。

欧洲国家担心制裁可能使自己陷入困境,在特朗普将美国退出协议并实施新的制裁之后,那些合作机会蒸发了,伊朗被迫转向东方。

伊朗最高领导人阿亚图拉阿里·哈梅内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要求与中国恢复对话,任命他信赖的保守派政治人士、前议长阿里·拉里贾尼(Ali Larijani)为特使。

2016年访问德黑兰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左)与鲁哈尼总统。
2016年访问德黑兰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左)与鲁哈尼总统。 Ebrahim Noroozi/Associated Press

“中国是患难时期的朋友,”外交部长扎里夫在签署协议后说。“伊朗和中国两个文明古国之间的合作历史可以追溯到几个世纪以前。签署合作协议将进一步加强两国之间的联系。”

批评人士抱怨说,谈判缺乏透明度,并称该交易是在出卖伊朗的资源,将其与中国与斯里兰卡等国达成的单方面协议相提并论。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