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6日,救援船只在搁浅现场进行作业 新华社发

  一艘近400米长的巨轮横摆在苏伊士运河上,截至昨日已经四天了。这条最繁忙运河之一的“欧亚大动脉”,罕见“大塞船”。

  苏伊士运河全长约163公里,连接着地中海和红海,提供了亚洲和欧洲之间最短的海上通道,全球贸易大约12%都需通过它来完成。

  如何“解救”这艘巨轮,让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伤透了脑筋。迄今为止,这次中断已阻止超过200艘船沿运河过境,其中包括30多艘集装箱船。数据分析称,运河封锁会造成每小时约4亿美元的损失,一天下来就损失百亿,而船东和保险公司或将面临总计超过1亿美元的索赔。

  更令人担忧的是,蝴蝶效应已经显现。如果不尽快“释放”这艘船,将影响物价,甚至有评估称,基本会波及商店中看到的任何东西的价格。

  “塞船”导致油价显著上涨

  随着部分地区疫情趋缓,全球贸易有所回暖,多数企业在寻求补充库存。在这一年中最繁忙的时刻,“长赐号”却搁浅了。所幸的是,所有船组人员均安全。

  当地时间3月24日,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发表声明说,一艘名为“长赐号”的重型集装箱货轮路上疑似受到突然的强风袭击,导致船体偏离水路,船头朝东北,船尾朝西南,约呈45度角,卡在了运河中间。

  这艘货船重达22万吨,长约400米,宽约59米,运载能力可以装下2万个20英尺高的集装箱。它在巴拿马注册,由中国台湾海运公司长荣集团经营。

  迄今为止,这艘搁浅巨轮已经造成运河水道航运中断4天,阻止了约200艘船沿运河过境。运河突然被切断,首当其冲的,是对油价的影响。埃及《金融报》报道,在全球需要通过海路运输的石油中,大约30%都要经过苏伊士运河完成运输。

  据英媒《独立报》报道,石油行业分析师称,去年欧洲每天需要从苏伊士以东的国家进口55万桶石油,其中52万桶通过运河。

  毫无疑问,这次堵船,阻塞了一条重要的原油运输路线,使得石油价格在国际市场上攀升,基准油价在周三飙升了约6%。人们越来越担心石油要在运河上停滞数周,可能会挤压原油和精炼产品的供应,从而给全球供应链带来压力。

  卫生纸、咖啡等或面临短缺

  除了油价,还有物价。除了影响能源运输,堵船还将波及与每个人息息相关的电子产品、生活用品、食品等物资。

  如今,因为船只被堵在路上,欧洲的商品因无法接收到来自亚洲的零部件和原材料被延迟制造,而空的集装箱也无法返回亚洲再次装运。

  据商业内幕网分析,运河封锁,会造成每小时约4亿美元的损失。其中,装满速溶咖啡的集装箱被卡在路上,预计很快就会影响咖啡供应。家具方面也难脱影响,有很多客户开始反映,自己订购家具的交付日期已经被推迟。

  该分析称,如果不尽快释放这艘船,物品的供应量会持续短缺,货物不够了,日常用品的成本就会上升,而相应的物价也就会提高,“基本上会影响你在商店中看到的任何东西的价格”。

  彭博社报道称,因为全球许多地区都依赖于苏伊士运河运输卫生纸这类日常用品,船上运载的木浆运输也会被延迟,会造成商店中卫生纸的供应短缺。目前全球最大的木浆制造商Suzano就此发出警告称,全球货轮塞船或导致木浆供应中断,影响到卫生纸的供应。

  国际航运商会秘书长盖伊·普拉滕表示,不仅“长赐号”上的货品会严重延误,其他被堵住的数百艘船上的物品也会延迟到达。这对全球供应链的损害将是巨大的。

  总部位于德国的保险业巨头安联保险估计,这次苏伊士运河封锁可能使全球贸易每周损失60亿至100亿美元。

  怎么“解救”这艘巨轮?

  目前,“长赐号”的船东——日本正荣汽船株式会社,已为这次事件道歉,并表示,将由荷兰和日本打捞公司组成的专业救援队与地方当局合作,努力帮助船只复位。

  业内消息人士向路透社表示,船东和保险公司或将面临总计超过1亿美元的索赔。

  眼下最要紧的,是赶紧让船“脱浅”。打捞公司的发言人说,救助的第一步是仔细检查船只,确定它到底在运河堤岸楔入得有多深。《悉尼先驱晨报》称,船的前部大约被楔入运河壁五米,这也是本次行动的主要难点之一。

  目前,八艘拖船正在努力使船重新漂浮起来,地面上的挖掘机也正从楔入运河边的地方清除沙子。同时,还有一辆专业的“挖泥机”,每小时可以转移2000立方米的泥土。

  然而,仅靠拖船和挖泥机的组合,还不够解决问题。研究小组还必须找到一种减轻船只巨大重量的方法。他们可能要卸下部分船上的货物,还需要排干燃油和压舱水,然后再次尝试使用拖船推动该船。

  同时,由于船上还有多个集装箱,用起重机将这些集装箱卸下的操作将是极具挑战性的,该过程还可能造成损坏甚至使船体失去平衡。

  埃及政府已经重新开放了运河的部分旧通道,以分流一些船只,直到苏伊士运河的海上交通完全恢复为止。

  根据苏伊士运河管理局的数据,2020年间,有近1.9万艘船舶通过运河,平均每天有51.5艘。想要将大宗货物从亚洲运往欧洲,除了海运几乎没有其他选择。运河堵塞之后,一些船舶只能在非洲各地选择替代路线,不过,航程大约会增加两周时间,运费也会大幅增加。

  埃及当局于周五上午试图使该船重新漂浮,但并未成功。据悉,移除这艘巨轮可能需要“数天至数周”的时间。

  美国海事历史学家表示,此次堵船事件非常少见,并且这是有史以来在苏伊士运河上搁浅的最大船只。

新闻来源:央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