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经济史学家弗格森(Niall Ferguson)近日在彭博社刊出的《台湾危机标志着美国帝国终结》(A Taiwan Crisis May Mark the End of the American Empire)一文,如同他在文末的金句“谁统治台湾,谁就统治着世界”,充分体现出了西方知识界近期的一个普遍倾向:担心失去台湾。他也涉及美中台三角关系乃至世界秩序的变化,引起广泛讨论。然而弗格森所言揭露的哪些西方中心观点的症结与盲点?台湾内部对此文的不同反应,是否又能彰显台湾的主体性?目前世界秩序的格局变迁,特别是联系到中国发起的“东升西降”的话题,会带来哪些影响与恐惧?多维新闻分别深入探讨与剖析。

台湾危机与帝国终结│台湾不是美国衰弱的“苏伊士运河”

台湾危机与帝国终结│国民党的逃避与民进党的乡愿

台湾危机与帝国终结│西方读不懂中共统一台湾的心思

弗格森认为中国欲统一台湾的目标十分明确;但对美国而言,美国在军事优势缩小之际,益发强化对台承诺,不啻是危险情况,若口头许下“坚若盘石”的承诺,实际上却是散沙,很容易让美国与台湾因误判酿出危机。

弗格森进一步表示,当年美军打输越战,让越南人流离失所,但除了越柬战争外,并未于亚洲引发骨牌效应;然而,若美国失去台湾,或甚至不为台湾而战,会让全亚洲看到美国主宰印太地区的时代告终,让中国洗刷两百年来的失色与耻辱、重新成为亚洲一霸,到时会是美国版的“苏伊士运河事件”。

英国经济史学家弗格森(Niall Ferguson)指出若美国失去台湾,或甚至不为台湾而战,到时会是美国版的“苏伊士运河事件”。(Getty Images)

所以,弗格森提醒美国(狐狸)的外交政策危险在于,关心的问题太多,有可能失去焦点。相比之下,中国(刺猬)只知道一件大事,那件大事可能是“谁统治了台湾,谁就统治了世界”。

弗格森将台湾问题推上中美关系的台面。而与此同时,德媒“德国之声”于3月22日刊出报道〈德语媒体:北京武力威胁越来越大 台湾人为何还这么镇定?〉,报道中观察到,台湾人在日益增加的中国军事压迫面前,仍悠闲享受日常生活。

从上述西方媒体的报道可以嗅到美国“保台派”的担忧。讽刺的是,如果将时间调转回2019年,美媒《纽约时报》曾刊登澳大利亚学者卡萨姆(Natasha Kassam)一篇评论文章〈中国已经失去了台湾〉。文章内容提到,尽管中国大陆强力影响台湾选举,但台湾民主稳固,民心已偏离大陆,他声称“中国已失去台湾”。

2019年西方媒体纷纷释出中国失去台湾的讯号,一方面在打台湾牌,一方面也助推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民进党候选人蔡英文的选情。(多维新闻网)

相较于两年前西方可以自信地做出“中国失去台湾”的论调,到今日画风一变,转变为“西方失去台湾”,因此得用诸多喊话、警惕的言论来提醒美国。这中间的转变耐人寻味。

回探2019年的背景在于,彼时台湾将迎来总统大选,而中国大陆仍按其对台政策步调推出“惠台26条”等政策,而《纽时》那篇文章一方面助推民进党候选人蔡英文选情,一方面也利用台湾牌挫大陆锐气。可是到了2021年,拜登(Joe Biden)众望所归上台,西方仍旧拿台湾做文章,但为何是充满恐惧、害怕?

深究起来,有几个原因。首先,是美国内外分别遇到艰困挑战。就内部事务而言,尽管特朗普(Donald Trump)卸任前美国经济表现堪称良好,但受到Covid19疫情影响,特朗普对疫情两手摊,导致美国疫情恶化,卸任前死亡人数达40万人次,期间为了遏阻疫情扩散而关闭商业与经济活动等禁制令,导致失业率在2020年一度飙升至14.8% ,就业总人数仍比一年前减少约850万人,2020年全年经济萎缩3.5%。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对Covid19疫情采消极控制,导致美国疫情恶化,卸任前死亡人数达40万人次。而随疫情而来的禁制令也让美国经济陷入谷底。(多维新闻)

另外,美国为了对经济停滞进行各种纾困,除了美联储(Fed)将利率调降至0-0.25%区间,同时为市场注入纾困预算,包含特朗普的2.3兆美元,加上拜登的1.9兆美元,美国大肆印钞放水的举动,也让美元价值缩水,尽管美股因活水狂欢,但实体经济仍未回复疫前水准,日益吹胀的资金泡沫让全世界深感不安。

对外来说,拜登上任后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美国回来了”希望召集盟友对抗北京。包括美日印澳的四方安全对话,到美日、美韩二加二会议,形成围堵中国的态势。但从近期新闻来看,实在力有未逮。在3月18日的中美高层会议上,中国在全球面前让美国吃了闷棍,“美国重返”这剧码难以成戏。

在3月18日的中美高层会议上,中国在全球面前让美国吃了闷棍,“美国重返”这剧码难以成戏。图为3月18日中美外交高级官员在阿拉斯加进行首轮会面。照片最后排最右为美国务卿布林肯。相中最左方为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左二是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AP)

另外,在欧洲盟邦部分,尽管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近期出访北约与欧盟,寻求修补特朗普时期受损的美欧盟邦关系,但从土耳其购俄飞弹、欧盟抗中拿捏到连接俄国的北溪2号天然气管路等议题,在修复关系之路困难重重。美国能否跟欧洲找到共同利益抗中仍得观望。

再者,当美国如“狐狸”般多方并行地处理诸多事务之时,中共这只佛格森口中的“刺猬”正一步步推进国家发展建设计画,包括推出并落实“十四五规划”,全力推动内、外双循环的总体经济战略,并在科技受到美国卡脖子同时,强力发展科技战略强国。在历经与特朗普时期在贸易战、中美贸易协议的谈判交手后,中国似乎逐步摸索到应对美国的步调。

拜登面临美国关键时期,他于3月25日发表演说,他强调无意与中国对抗,但任内不会让中国超越美国。 (AP)

正是在“东升西降”的图景下,美国受到来自中国的威胁逐渐放大,他短时间难以弭平来自内部的、国际的不安与质疑,因此能再端出的牌面似乎只剩下“民主盟友”台湾。在过往,台湾可能如特朗普口中的笔尖,但现在成了美国保台派的底线。

不过得问的是,假设美国打完台湾这张牌之后还剩下甚么?毕竟一国的强大仍得回归国家治理,在美国长期霸主心态,强势且多方介入世界事务,自身早已残破待补。弗格森从美国立场谆谆教诲值得美国重视,但重点不应是与刺猬竞逐目标,更不该是台湾,而是狡猾且多心的狐狸得好好回头关照自身,探问一下美国的初衷与目标到底是甚么。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