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美苏冷战,令全球承受巨大地缘压力,而今中美之间或许算不上“新冷战”,但大国相倾所激起的骇浪已成各方最艰难的外交难题。

对美国而言,其盟友体系既附带诸如军费、保护盟友等责任,更是其最大地缘战略资产。相较于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造成的一系列与盟友间的摩擦,随着现任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hony Blinken)等人一再强调诸如“力量倍增器”(force multiplier)等概念,可以预估拜登(Joe Biden)政府将以盟友体系为着力点,试图借此针对中国发起一系列地缘举措。

作为美国遏制中国进入西太平洋的“第一岛链”最前线,日韩台拥有相当重要的地缘地位。(Getty)

其中,日本、韩国和台湾因地理位置成为美国“力量倍增器”中最重要的抓手,不过三地又因其各自的不同,而扮演迥异角色——如果说日本是“工具”,与美国相互利用,那么韩国便是“砝码”,是美国极力争取的天平,而台湾则是“筹码”,其根本作用在于用来向北京施压。

日本:相互利用的工具

就在上周中美2+2阿拉斯加会谈之前,美国国务卿和防长于3月16日至18日访问日韩,并与日方代表发表联合声明,称中方行为与现行国际秩序不符,对国际社会构成挑战,乃至就台湾、涉海、涉疆等问题表示关切。此举引来中方的反驳及批评,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更以罕见而严厉的措辞批评美日“狼狈为奸”,日本“甘愿仰人鼻息,充当美国战略附庸”、“背信弃义”、“引狼入室,出卖本地区整体利益”。

美国曾是日本最为重要的政治军事盟国和经贸伙伴。如今中国则是日本最重要的经贸伙伴,且愈发加深。(Getty)

日本的这类取态颇值得玩味。一方面,其之所以要“引狼入室”,无外是为了藉美国遏制中国,避免自己在中日关系里陷入过于被动的局面,以便与中国讨价还价。更何况,香港2019年反修例运动和新冠疫情以来,日本社会对中国的观感持续下坠,日本政府做这类表态也是“政治正确”。

但另一方面,这类现况也不至于对中日关系造成过多负面影响。毕竟日本普通国民对政治尤其是国际政治关注度有限,日本政治实质上依旧由自民党一众“老人”决定,而这批政界、商界、学界的“老人”向来对时势有着相当高的把握。

譬如,在欧、美、英、加相继就“新疆问题”制裁中国后,日本方面仅表示“鼓励中国就新疆人权采取负责任行动”,并解释道“因日本和中国在地理和经济相近,并不具备就人权事务向第三方国家实施制裁的法律基础,不会跟随欧美多国向中国实施制裁”。日本外相茂木敏充又于3月24日强调,日本美国2+2会议联名声明中涉及中国的内容并非批评,自己有意与杨洁篪及王毅直接沟通。

2019年5月26日,访美的日本时任首相安倍晋三与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球叙。安倍以“君子豹变”的方式与美国周旋,是美国盟友中少有的可与特朗普融洽相处的领袖。(Reuters)

毕竟,日本“引狼入室”的目的是提高面对中国时的底气,若拉拢美国,则会降低日本在面对美国时的底气。向来精于算计的日本决策者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今天日本所面临的亚洲大陆,已不再是数十年前那个对日本充满敌意、且没有过多经贸往来的中朝韩。日本纵然依旧面临朝鲜导弹等安全威胁,所以要依靠美国的军事合作,但在中国问题上,“倘若日本亲美反中,美国是否有足够意志在亚太对抗中国”,对此已有愈来愈多日本人质疑。而鉴于日本对中国市场、资本、生产链愈发深厚的依赖,这都决定了日本在中美对抗过程中,正从二战结束后的“美国的坚实盟友”转变为“中美投机者”的角色。

对此情况,拜登政府深知日本对美国的依赖和犹疑,这也决定了两国关系相互利用的本质。而对中国来讲,一方面要对日本这种“吃软不吃硬”的对象严加打击,加大日本倒向美国的代价,与此同时妥善搁置诸如钓鱼岛主权等暂时无法解决的问题,并通过政经合作扩大日本对华依赖度。

3月18日,文在寅于青瓦台接见来访的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hony Blinken,中)和美国防长奥斯汀(Lloyd Austin)。(Getty)

韩国:中美极力争取的砝码

韩国的情况大抵也是如此。面对美国拜登政府的亲善拉拢,首尔在欢迎之同时也在观望。

美国要保护对自身有利的旧有国际秩序,又无法更改中国兴起的趋势,这时拉拢多国“合纵”当然是上选,可是美国又无法填补中国所能提供的市场和资源,是以也就无法令各盟国全面配合。

相较于日本,韩国在军事上对美国的依赖比日本更深,在经济上亦比日本更依赖中国,政治上更因半岛南北关系和被殖民、分裂的历史,而有更深的独立自主诉求,是以韩国也更努力地在中美之间保持中立。

3月18日,美韩双方举行外长与防长的2+2会谈,期间就驻韩美军军费调整草签协议,待两国国会批准。据韩方公布,韩国2021年要向美方支付约10.5亿美元军费,上升近14%,且于2022年至2025年逐年递增,与韩国国防预算增幅持平。(Getty)

在美国官员访问韩国期间,韩国拒绝与美国一齐指责中国,而是由外长郑义溶单独表示,“美国、中国对韩国来说都很重要。美国是韩国唯一同盟国,中国则是韩国最大贸易伙伴。让韩国在美中之间选择任何一方,根本不可能,也不可取。”

在中美博弈的维度下,韩国更似一个关键的砝码,它完全倒向美国,则东北亚就会形成针对中国的类冷战结构,中国在半岛方向将面临极大压力;相反,如果它能保持适当独立,不加入拜登的遏制联盟,则美国的联盟战略就会在东北亚出现了一个战略性的巨大缺口,这条防线将不攻自破。所以,韩国在中美之间的倒向,可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东北亚地缘格局的走势。

是以虽然中国不会奢求韩国站在中国这边,美国对韩国“力保中立”的态度也有清晰认知,但中美都会软硬皆施,争取韩国这个天平向自己的地缘战略目标倾斜。

台湾:对北京施压的筹码

相较之下,处于“第一岛链中点”的台湾就颇为被动。

美国东亚与太平洋事务助理国务卿史达伟(David R. Stilwell)8月底表示将坚定不移维护台湾关系法。(美国在台协会官网)

同样是在阿拉斯加的中美2+2会议上,中方强调台湾问题涉及核心利益,没有任何妥协与退让的余地,而那个在美国国会脱口而出“台湾是国家”的国务卿布林肯,也向中国和各媒体重申了拜登政府在台湾问题上对“一个中国”政策的坚持。一度引发台湾绿营人士的叹息。

其实,无论特朗普也好,拜登也罢,都会有“对华强硬”,却也都不会“反中”。毕竟,不会有人跟钞票过意不去。一句简单的“钞能力”背后,涉及的是美国产业链正常运转、企业收益、股东分红、社会就业、国民日常消费,以及由这一系列因素所延伸出的选票。

所以,不管布林肯跟日方会晤时多么义正言辞地痛骂中国《海警法》,最后也要将与中方的会晤安排为最终重头戏。所以,任何美国政府都会为民主价值等因素做相关表态,会为了和大陆讨价还价而将台湾当做筹码,但不会有任何美国政府愿意令自己被阻隔于14亿人的市场之外。美国对台湾民主价值的支持将是永恒的,但支持也仅限于“民主价值”而已。

根据《台湾关系法》,“如遇台湾人民的安全或社会经济制度遭受威胁,因而危及美国利益时”,美国总统需和国会依宪法程式,决定美国所应采取的行动。(Getty)

在今天由中美台三方参与的两岸关系里,大陆统一台湾只是时间问题,而只要大陆国力愈强,就将愈发掌握统一时间和方式的主动权。在台湾问题上,中美大抵都就此划定了红线,中方的底线就是要美国继续重申“一中原则”,美方的底线则是大陆不要动武,令现况维持。

在这两条红线之间的模糊空间,便是台面上一些诸如“美国在台湾问题上与大陆有根本性分歧,会确保台湾有自我防御的军事能力”、“北京重申台湾为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土,严词抗议美国干涉中国内政”的口水仗和“两国领袖不会于4月气候峰会连线”等姿态,以及台面下,两国继续摸索合作的方向,共同管理分歧。

台湾被动局面的根本原因,在于自身对中美的依赖都太强,而自身的筹码太弱。当自身没有筹码的时候,最容易的出路就是倒向一边,将自己变为筹码。当筹码没被抛出的时候,其作用是最大的,可是当筹码总有被输掉、又或是兑换套现的时刻。所以这条最容易的出路,也是一条只能按持有者意愿行事,且终将以悲剧收场的出路。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