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对香港进行选举制度改革,西方国家指责北京破坏“一国两制”,近日香港终审法院有英籍法官表示或会辞职。当地时间3月21日,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包致金(Kemal Bokhary)表明,他没有要辞职的打算,其他法官也不应辞官,并认为法官不应参与政治争议事件。

香港目前有10名海外非常任法官来自英国。(Reuters)

据港媒《南华早报》3月22日报道,身为香港法官的包致金在接种新冠肺炎(COVID-19)疫苗后表示,有些人对香港法院失去信心,但他仍然对香港的司法制度充满信心,并将尽其所能继续在法庭上工作,而不是针对这个课题尽心评论。

包致金认为,每个地区的法官都会来到自己认为无法再任职的“临界点”,但他相信香港还没有达到这个阶段。

在中国全国人大通过改革香港选举制度有关的决定草案后,香港终审法院另一名非常任法官、英国最高法院院长罗伯特(Robert Reed)3月17日告诉英国国会,如果香港出现“司法独立性受到任何损害,或是预期会违反法治,或是香港局势已来到我们无法在不会感到愧疚的情况下”为香港服务,他会考虑离开终审法院。

香港“东网”3月18日报道称,对于罗伯特威胁辞任,本身是执业律师的香港立法会议员周浩鼎批评说,罗伯特的说法不负责任,抹黑香港的司法制度,若他继续留任,只会对香港的司法制度造成伤害,他“早走早好”。

香港理工大学专业及持续教育学院讲师陈伟强认为,由于外籍法官并非效忠香港特区,某些重大案件的裁决有可能出现偏颇,未必以国家安全及利益为先,因此由本地法官出任较为合适,香港并不需要过多的外籍法官。

与此同时,英国《泰晤士报》3月18日发表香港终审法院另一位非常任法官、英国最高法院前法官乔纳森(Jonathan Sumption)的署名文章称,英国应避免破坏香港司法独立,英国内一些人要求英国法官辞任香港终院实际上是政治抵制,并不恰当。他本人将留任香港终审法院。

终审法院是香港法庭制度内的最高上诉法院,设有首席法官1位、常任法官3位、非常任法官不超过30位,其中,有10名海外非常任法官来自英国。

“港版国安法”2020年6月生效后后,来自澳大利亚的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詹姆斯(James Spigelman)提出辞职。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