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4日,北京与欧盟之间因为新疆“人权”问题而引发的连环制裁风波似乎仍在发酵。继欧盟宣布制裁中方4名官员一家实体机构,中方同日制裁欧方10人、4家实体后,欧洲议会随即宣布取消一个原定在3月23日举行,有关中欧投资协定的审议会议。到4月7日欧洲议会下一次召集前,暂无与之相关的消息。

当一些西方人士开始认定,随着“人权”问题的发酵,中欧协议的紧张将存疑时,这场风波的前景也是可以预料的:中欧之间巨大的贸易和投资额已经决定了很多问题。

谈判启动于2014年的中欧投资协定看似因新疆风波遭遇阻碍,实则不然

彼此虚晃一枪

必须承认,欧盟与北京在3月22日的制裁大战不可不谓热闹,但对峙从一开始就结束了。欧盟方面点名了新疆警方的四名头面人物,以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公安局,对其课以“禁止进入欧盟”与“冻结在欧盟资产”的制裁。这对于长期坚守一线,无暇外游,且没有在欧洲银行存钱习惯的中方人员,仅具备象征意义。

同理,中方在同日宣布制裁的包括彼蒂科菲尔(Reinhard Butikofer)、郑国恩(Adrien Zenz)在内的10人,以及“欧盟理事会政治与安全委员会”等四家机构也立足欧洲,依靠运作涉华等议题维持政治资本。

加之前10人在相关当事国甚至没有政府职务,只有议员身份,这使得中方虽然对欧洲议会采取对等措施,但结果同样不过如此。相比之下,中方禁止涉事人员家眷前往中国的做法似乎更有杀伤力。譬如被制裁的欧洲议会法国籍议员格鲁克斯曼(Raphael Glucksmann)就称其家人竟因此不能前往中国游逛。

英国记者曾进入新疆拍摄当地实情,但这并不妨碍西方继续借此对北京施压

对此,欧洲议会在3月23日不免有所不忿,其部分党团,如“社民进步联盟”(S&D)的比利时、德国等国盟员就在社交媒体上抗议,称“取消对欧洲议会议员的制裁是欧盟与中国政府就投资协议进行谈判的先决条件”云云。

但这种不忿终究只停留在了欧洲大国政府机构之外的欧洲议会之内,欧盟大国对此的态度就相对平淡,欧盟领导人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及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等人暂无声音。

经济决定大势

的确,欧洲议会的议员们威胁过“如果我们不批准,中欧全面投资协定就通不过”,这与欧洲议会决策机构的身份有关:它在欧洲联盟立法进程中的决定性地位不容轻易忽视。但该协议此前得到欧盟27国“无重大异议”的局面也同样值得注意。面对中欧全面投资协定将确保“欧盟投资者更好地进入快速增长的十四亿消费者市场”的未来,布鲁塞尔方面也许会有些转寰之策。

新疆地区棉花、乳业等产业的发展,暗示了此次新疆问题背后的经济导向

根据中国商务部2021年2月资料显示,在2020年内,中国与欧盟贸易额增长4.9%,达6,495亿美元,中国首次超越美国,跃升成为欧盟第一大交易伙伴。如根据欧盟统计局数据,即欧盟从中国进口3,835亿欧元(约4,677亿美元)商品;向中国出口2,025亿欧元(约2,469亿美元)商品,其贸易总额折算金额甚至达7,146亿美元之巨。虽然法国等国专家称,中国从欧洲的进口在第三季度有所增加是“欧洲购买个人防护装备促进了中国的出口”所致,但考虑到同期美欧贸易额无论在进口还是出口都出现了明显下降,其跌幅分别为11.4%和10%,这让中欧贸易额的提升显得更为突出。

而就双边投资额度来说。至2020年11月,欧盟27国对华实际投资已达1179.8亿美元,累计设立投资项目数量超过3.8万个。中国欧盟商会调查显示,2020年的疫情没有动摇欧洲企业对华投资信心,89%的受访欧洲企业愿留在中国,三分之二的受访欧企将中国列为前3大投资目的地。随着德国大众、巴斯夫、宝马、安联保险等欧洲汽车、化工、金融企业持续加大在华投资。这意味着欧洲财界、政界对于北京的兴趣已经极为明显。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2020年的新冠疫情已经成为中欧签署双边投资协定的催化剂。这与中欧之间仍能维系的运输渠道“中欧班列”有关。在2020年,中欧贸易额仍实现了3.5%的增长,与中欧班列全年开行1.24万列有很大关系。以2019年数据为例,欧盟主要向中国出口化学品(275.92亿欧元,约合326.17亿美元)、食物和原材料(194.74亿欧元,约合230.21亿美元),其中食物和原材料出口额年增长最快,增速为11.1%;主要向中国进口机械设备(1,973.52亿欧元,约合2,332.94 亿美元)、纺织品和衣物(343.14亿欧元,约合405.71亿美元)等。该运输线的互补性也让中欧之间的投资与交易更有针对性。

除此之外,中国对欧盟投资也值得一提,它从无到有,年投资额已跃升至近百亿美元规模。截至2020年11月,中国对欧盟27国累计直接投资超过800亿美元。华为、字节跳动、蜂巢能源等宣布在欧洲新建工厂和数据中心,显示出中资企业扎根欧洲的本土化经营发展趋势。这种局面也正如中国外交部所言:中欧投资协定不是一方给予另一方的“恩赐”,是互利互惠的。它因此也不会被少数政棍的胁迫所影响。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