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3月22日正式发表声明,就新疆人权问题制裁中国,这是1989年来欧盟首次制裁中国。北京3月22日当天迅速做出回击,对欧盟有关机构和人员实施制裁。

欧盟3月22日的声明透露,4名中国人员和1家机构被制裁。被制裁的中国人员包括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前副主任朱海仑、新疆自治区党委副书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党委书记王君正、新疆党委常委王明山以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副主席、自治区公安厅厅长陈明国,被制裁的中国机构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公安局。

中国对欧盟的制裁名单则包括10名人员及4个实体。他们包括,欧洲议会议员彼蒂科菲尔(Reinhard Butikofer)、盖勒(Michael Gahler)、格鲁克斯曼(Raphael Glucksmann)、库楚克(Ilhan Kyuchyuk)、莱克斯曼(Miriam Lexmann)、荷兰议会议员舍尔茨玛(Sjoerd Wiemer Sjoerdsma)、比利时议会议员科格拉蒂(Samuel Cogolati)、立陶宛议会议员萨卡利埃内(Dovile Sakaliene)、德国学者郑国恩(Adrian Zenz)、瑞典学者叶必扬(Bjorn Jerden),以及欧盟理事会政治与安全委员会、欧洲议会人权分委会、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丹麦民主联盟基金会。

北京祭出制裁名单后不久,该份名单上的10人的背景以及在新疆问题上的有关言论相继曝光。

据称,欧洲议会议员彼蒂科菲尔来自德国绿党,是欧洲议会对华关系代表团团长。2020年12月17日,欧洲议会一项所谓“新疆地区强迫劳动和维吾尔族人处境”的辩论上,彼蒂科菲尔指责中方对维吾尔人施加“暴行”,他以“违反人权”为由劝阻欧洲企业与中国的合作。

除了涉疆问题,彼蒂科菲尔在涉港、涉台方面多次批评中国,并阻碍《中欧投资协定》的推进。

此外,彼蒂科菲尔曾与40多名欧洲议会议员一同致信高层,称华为、中兴等中国企业受中国政府控制开展“间谍活动”,要求将这些中企列为“高风险供应商”。

盖勒、格鲁克斯曼、库楚克、莱克斯曼四人,与彼蒂科菲尔一样同为欧洲议会议员,他们在诸如涉疆问题等议程上多次与中国政府对立。

荷兰议会议员舍尔茨玛在今年2月对英媒路透社宣称,“我们认识到中国针对维吾尔人的暴行,是‘种族灭绝’,迫使我们采取行动。”

比利时议会议员科格拉蒂和立陶宛人议会议员萨卡利埃内也同样多次发表涉疆言论,宣称新疆地区存在“种族虐待”,并在本国议会提出议案,对中方表示抗议。

此次被制裁的德国学者郑国恩,正是近日西方媒体热传的“首份涉疆独立报告”的撰写人,有媒体披露,郑国恩实际上是美国政府成立的极右翼组织成员,他称,中国对维吾尔族实施“种族灭绝”。

对此,近期郑国恩遭到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部分企业和民众的起诉。当地民众称,郑国恩散布“强迫劳动”等涉疆谣言,致使他们的声誉受损并遭受经济损失。

另一名被制裁的是瑞典学者叶必扬,在2020年瑞典关闭所有孔子学院后,叶必扬接受媒体采访时“甩锅”称,中国外交部对瑞典的一些批评影响了瑞典人的对华态度。

在宣布制裁名单后,北京强调称,中方敦促欧方认识到错误的严重性,反躬自省,纠正错误,不要再以“人权教师爷”自居,不要再玩弄虚伪的双重标准,不要再四处干涉别国内政,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否则,中方将做出进一步坚决的反应。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