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消息:应急管理部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两个月,全国发生造成人员死亡的火灾203起,造成275人死亡,记者梳理近十年来的火灾数据发现,各地重大以上火灾事故呈逐年下降趋势,但“小火亡人”事故持续居高不下。

2021年2月27日晚上9点多,云南瑞丽勐卯镇一商住楼发生火灾,有多人被困,消防员接到报警后迅速赶到现场进行灭火救人。

由于一楼火势猛烈,楼上多处外窗又都加装了防盗网,影响被困人员逃生疏散和消防员进入灭火救人,消防员只得对外窗防盗网进行破拆,随后进入楼内搜寻营救被困人员。2个多小时后,大火被彻底扑灭,楼内被困的5人中有两人从楼顶相毗邻建筑逃生,3人遇难。

事发现场周边的公共场所视频显示,晚上9点38分,一名骑摩托车经过这里的男子发现了异常,他下车赶到现场查看;一分钟后,房屋内有火光闪烁,紧接着整个房屋都被燃烧的火光照透,并有人慌张的从起火处方向跑过来。从事发现场周边的另一个公共场所视频可以看到,不断有人从起火现场逃离,随后房屋的门窗被烧穿,火势向外蔓延开来。

火灾原因调查员在现场看到,商住楼的一层为商铺,二层为仓库,3层以上为人员生活住宿区域。商住楼虽然设置有两部疏散楼梯,但相互连通,没有做有效的防火分隔;经营、仓储区域与人员生活住宿区域也没有按要求做相应的物理隔断,人员生活住宿区的多处外窗加装防盗网,挡住了被困人员的逃生之路。

类似的事故以前也曾多次发生。2019年6月26日凌晨2点半左右,广东中山美丽花园小区底商五金商铺发生火灾,过火面积10平方米,火灾造成6人死亡,起火原因是商铺收银台上方的电气线路故障导致。

消防部门在火灾原因调查中发现,起火住宅楼人员生活住宿区域与经营和仓储区域没有设置有效的防火分隔措施,可作为第二个逃生出口的外窗也被防盗网挡住,是典型的“多合一”场所。

消防车通道被私家车占用、外窗设置防盗网,这在平时看来无关痛痒的习惯性错误行为,在危机来临时却成了吞噬生命的帮凶。2015年10月28日上午10点左右,浙江宁波一户居民家里突然起火。10分钟后,火势迅速蔓延。附近居民看到,被困在屋内妈妈带着孩子开始向阳台逃生,然而,用来防盗的外窗防盗网在这时却成为了母子俩逃生的拦路虎,逃生时机转瞬即逝,而浓烟正一步步向阳台逼近。消防员赶到后,由于小区的消防车通道被随意停放的私家车堵住,登高消防车无法进入事发现场,消防员利用消防梯攀登到窗口试图破拆防盗窗。最终,消防员将母子救出,但遗憾的是,二人送达医院时,都已不幸遇难。

老旧小区消防安全现状堪忧

近十年来的火灾数据显示,“小火亡人”事故多发于老旧居民小区和村镇居民自建房,记者在江苏南京、广东惠州等多地对老旧居民小区消防安全现状进行走访调查时发现,消防通道被堵占、电线私拉乱接、随意堆放可燃物等现象比较普遍。

广东惠州市惠城区消防救援大队消防监督员 张蓬:这些杂物大多都是塑料的,或者是电子产品。这些物品如果发生火灾事故之后,都能够形成大量的有毒烟气,都是对人的生命安全有危害的。

记者在走访调查中还发现,外窗设置无法开启的防盗网的现象成为老旧居民小区的“通病”,不少居民跟风效仿,导致整栋楼都被钢筋网封死,一旦发生险情,被困在里面的人无法逃生,外面的消防员无法进入施救。

广东惠州市惠城区消防救援大队消防监督员 张蓬:如果没有开设逃生窗的话,实际上在救援过程当中,人是很难从这个窗户被救援下来的。

消防监督员告诉记者,多层老旧居民小区多为八九十年代甚至更早的建筑,建设之初并没有配备消防设施的标准,而随着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不断添加各种电气设备,火灾风险逐步加大,但相应的防火、灭火设施并没有同步配备,使得这些多层老旧居民小区长期处于不设防状态。另外,不少高层老旧居民小区的消防设施也存在无人管理和维修保养状态,消防设施缺失、常闭式防火门敞开、安全疏散标志损坏、电动自行车随意停放充电等比较常见。

广东惠州市惠城区水口街道办事处安委办副主任 刘芳:在我们这种老旧小区,危险数最大的就是这个电动自行车充电的问题。

广东惠州市惠城区消防救援大队消防监督员 张蓬:电动自行车本身既是点火源又是可燃物质,座包、电池、外壳都是塑料的,这些在发生火灾事故的时候都能够剧烈地燃烧,释放出有毒烟气。

电动自行车停放在楼道内充电、停放在楼梯口从楼上飞线下来充电的现象在多地的老旧居民小区比比皆是。

不到2米的地方就是智能充电桩,然而不少人仍旧采取这种危险的充电行为。记者在走访中还发现有的居民甚至直接将电动自行车推进家里充电,当社区消防网格员上门劝导时,个别居民拒绝整改。另外,不少居民在阳台、楼道随意堆放可燃物的现象也比较突出。

江苏南京市消防救援支队消防监督员 梅亮:大家可能会把家里的杂物或者生活用品堆放在走道里面,这样无疑是占用了疏散走道,一旦发生火灾之后,想要逃生就会发现,这里火灾荷载又多,逃生路线上有很多杂物堆积,不利于我们快速及时地疏散逃生。

居民自建房 火灾风险高

除了老旧居民小区,一些城中村、集镇的居民自建房也是“小火亡人”事故的重灾区。这些居民自建房多被改变使用性质,用于出租或是改成集生产、经营、仓储、住宿及厨房等多种使用性质于同一建筑内的“三合一”场所,增加了火灾危险性。近十年来,全国发生“三合一”场所火灾2333起,造成223人死亡。

2021年2月16日早上6点多,山东禹城一蛋糕店发生火情,有多人被困,消防员到场后迅速开辟多个灭火救人通道,灭火的同时,全力搜寻营救被困人员。

一个多小时后大火被扑灭,火灾共造成7人死亡、1人受伤。事后经火灾原因调查员现场调查,认定此次火灾事故的原因为酥油斗烛引燃周围可燃物引发,起火建筑为居民自建房。

近两年来,居民自建房火灾并不鲜见。2019年7月12日凌晨4点多,江西上饶洋口镇就发生一起居民自建房火灾,楼内有多人被困,消防员接到报警后赶到现场进行灭火救人。经过近一个小时的紧张扑救,大火被扑灭,消防员从火场搜救出4名被困人员,遗憾的是均无生命体征。记者调取事发现场周边的公共场所视频,凌晨4点50分左右,借着事发现场的灯光可以看到,隐隐约约有烟雾冒出,紧接着烟雾越来越大,4点54分现场火花四射,4分钟后,火势就迅速蔓延扩大,很快就成猛烈燃烧趋势,并向楼上和周边蔓延,这期间有不少人路过并发现火情,遗憾的是直到凌晨4点57分才有人拨打119报警,而这时,大火已经将整栋楼房吞噬。

火灾原因调查员现场勘察认定,火灾起火原因是由于一楼电脑桌处电气线路故障引燃周边可燃物导致的。事发当时楼内住有7人,其中3人跳楼逃生,这起造成4人遇难的悲剧过火面积不足200平方米。据了解,起火建筑为五层钢混结构居民自建住宅用房,建筑内部设有一部敞开式楼梯连通各层,楼梯五层顶部采用玻璃遮盖,属于典型的 “通天房”,发生火灾时烟热沿内楼梯迅速向上蔓延,形成“烟囱效应”,对楼上人员逃生带来严重影响。

2018年12月2日凌晨,云南昆明西山区一居民自建房发生火灾,消防员赶到现场后经过2个多小时的紧张扑救,最终将大火扑灭。火灾共造成8人死亡,其中3人在自救逃生过程中坠楼身亡。记者调取了事发当时的公共场所视频:凌晨1点50分,事发楼上后火苗飘落下来,掉落的火苗越来越多,7分钟后,楼上有不少人开始向楼下逃生,很快,整个楼房就被浓烟烈火吞噬,不幸的一幕发生了,楼上有人在逃生过程中从楼上跳了下来。

火场亲历者 陈先生:我们睡到一点多钟,我老婆被烟呛醒了,给我喊醒了,这时候屋里面烟已经进的差不多了,我家旁边有个晾衣服的三角铁架,踩着那个三角铁架抱着下水管道可以爬到隔壁。

陈先生一家三口通过毗邻建筑安全逃生。经过消防部门现场勘查认定,火灾是由于租户当晚停放在一楼101室正在充电的6号电动自行车线路故障引发的。消防员还发现,事发居民自建房对外出租,不少租户的电动自行车停放在一层,二楼以上楼梯间堆放大量可燃物品,另外,通往楼顶平台的门被人为上锁,这样严重影响了人员的逃生疏散。

“三合一”建筑多为村镇居民自建房

城中村、集镇的居民自建房火灾频发,那么到底存在哪些火灾危险性呢?记者带着这些问题在云南昆明、湖北孝感等多地对城中村、集镇居民自建房消防安全现状进行了走访调查。

记者在湖北孝感等多地走访调查时发现,集生产、经营、仓储及人员生活住宿等多种使用性质于同一建筑内的“三合一”现象已从城市向一些城中村、集镇转移。城中村、集镇的“三合一”场所多为居民自建房,相对于城市林立的高楼,这些居民自建房一般层高都在3到7层不等,建设之初没有配备相应的消防设施,每栋建筑之间没有足够防火间距,这类居民自建房的使用性质由原来的居民住宅改为集生产、经营、仓储及人员生活住宿等多种使用性质后,它的消防设施、防火功能等不但没有得到相应的改善,反而增加了用火用电量和火灾荷载等火灾风险。

湖北孝感市孝南区车站街道鸿城社区副主任 李大丛:这里基本上一条街都是一楼属于生产经营区域、大部分的后边都作为生活区,包括二楼三楼都是居住人的,确确实实是有一部分安全隐患。

记者随消防监督员和社区工作人员在湖北孝感的一些城中村和集镇居民自建房检查时看到,消防设施缺失、生活与经营区没有做防火分隔、电气线路私拉乱接等消防安全隐患比较常见,外窗防盗网没有预留逃生口、疏散楼梯间堆满纸箱货物等居民习惯性错误行为也普遍存在,“缺、占、乱、堵”已成为这些居民自建房的消防安全隐患标签。

湖北孝感市消防救援支队防火监督科科长 刘泽:全封闭式的这种阳台窗如果一楼发生火灾,烟气和火势肯定会蔓延到上面来,楼梯肯定是走不通的,只能通过这个阳台或其他的逃生通道来走,但如果是阳台被封闭的话,就完全没有逃生通道了。

城中村居民自建房多重火灾隐患叠加

记者在走访调查中发现,一些流动人口多的城市城中村居民自建房多用于出租给外来务工人员居住。那么,类似这种出租给人员居住是不是就安全了呢?来看记者的报道。 

记者在云南昆明等多地的一些城中村走访调查时看到,居民自建房之间的楼间距都很小,有的两栋楼之间甚至可以通过窗户进行握手,俗称“握手楼”“一线天”,而这些居民自建房建筑时间早,电气线路老化现象严重。

记者:哪年建的房子?

云南昆明市西山区船房社区居民 栗伟:有点早了,可能是有的是在八十年代末,有的可能在1997年、1996年左右。

记者:现在你这个房子主要用于做什么?

云南昆明市西山区船房社区居民 栗伟:就是以出租为主了。

栗伟告诉记者,这几年租房的人越来越多,他们的自建房常年都是住满租客的。记者在一些对外出租的居民自建房里看到,实行对外出租以后,由原来的一户居住变成多户居住,用火用电量增大,楼内人员增多,但疏散楼梯基本仍只有一部。

昆明市西山区船房社区党支部书记 杨绍玉:我们所有的村民自建房建的比较早,最早是自己住,后来随着市场变化,然后大部分人就用于出租改善经济条件,可是这个安全隐患就比较大了。

记者在走访中看到,为了防盗这里的居民自建房外窗几乎都安装了防盗网。消防监督员告诉记者,由于每栋居民自建房的住户增多,大量电动自行车飞线充电,大大增加了火灾危险性。

昆明市西山区消防救援大队消防监督员 陶晶:主要的消防隐患就是消防设施配备不足,通道、安全出口被占用、被堵塞的情况比较严重。

记者通过走访调查发现,用火用电量剧增、大量电动自行车进楼入户、疏散出口少、外窗防盗网没有预留逃生出口、消防通道被占用等多重火灾隐患叠加,是不少城市城中村居民自建房的共性难题。

昆明市消防救援支队防火监督处副处长 孔冉:对所有的亡人火灾事故包括它发生的原因进行分析得出,昆明市所有的“小火亡人”50%以上都是发生在城中村、出租屋以及这类的村民自建房的范围内。

通过记者的走访可以看到,一些城市的城中村、集镇居民自建房消防设施缺失、消防通道被占用、电气线路私拉乱接等消防安全隐患比较常见,随意停放并给电动自行车充电、外窗防盗网未预留逃生窗口等一下错误行为也普遍存在。那么,消防部门采取了哪些应对措施破解城中村居民自建房火灾防控难题呢?继续来看记者的报道。 

湖北孝感市消防救援支队防火监督科科长 刘泽:针对这种“三合一”场所,我们采取了一些整治措施,比如将这种生活和经营的区域进行防火分隔用防火门进行分隔。

记者:这个分隔有什么作用吗?

湖北孝感市消防救援支队防火监督科科长 刘泽:分隔就是假如这种经营性场所就是出现火灾或者其他情况之下,它可以防止烟气或者火向居住区蔓延,给人员赢取更充分的逃生时间。

除了在原有建筑的经营和人员生活区进行防火分割外,还对一楼经营饭店、超市等火灾风险高的场所加装独立式自动感烟报警器和简易灭火设施。

湖北孝感市消防救援支队防火监督科科长 刘泽:针对这种多合一的这种居民自建房,我们推广像这种干粉灭火装置,假如下面发生火灾之后达到一定的温度,它会自动喷射干粉来扑灭火灾。

记者在走访中看到,不少居民自建房的人员住宿区还配备有火警提示器,一旦楼下发生火情,确保楼内的人员第一时间接到逃生疏散信号。另外,多数居民自建房的外窗防盗网也进行了开设救援逃生出口的改造。

记者:自建房在整个治理推动过程中有哪些难度?

湖北孝感市消防救援支队副支队长 喻梅:首先这个村民自建房由于群众的(消防)意识还是比较淡薄,他们还是以经营为主,所以没有考虑到自身的安全。

日前,湖北孝感已有不少城中村、集镇集生产、经营、仓储及人员生活住宿等多种使用性质于同一建筑内的“三合一”居民自建房消防设施改造已经按照要求逐步推进。

湖北孝感市消防救援支队副支队长 喻梅:在控制增量方面我们制定了新增门店的建设标准和审批的流程,所有要新建的门店必须到乡镇相关部门审批以后才能开始建设;加大原有存量的巡查,主要是我们社区、村网格员将这个消防安全排查纳入到日常的这个网格排查当中,如果发现有违规或者反弹的这样现象,要及时制止、劝阻。

与湖北孝感不同的是,云南昆明城中村居民自建房主要以出租为主,全市有近300个城中村85000多栋出租房,550000多户出租房居住户,人多车多,大量电动自行车进楼入户,按每户一辆电动自行车,其量可想而知。切断电动自行车这个引火源,清理楼内的燃烧物,成为了消防部门亟待解决的难题。

昆明市消防救援支队防火监督处副处长 孔冉:在电动自行车治理的过程中,主要还是实现人车分离的目标,坚决杜绝电动自行车进门入户。我们在每一个社区都要求要设立专门的电动自行车停放点和充电点。

先疏后堵,堵疏结合。在出租户集中的社区建设电动自行车集中停放充电点,引导出租户将电动自行车停放到集中停放充电点,并采用技防的方式堵住电动自行车进楼入户漏洞。

昆明市西山区消防救援大队消防监督员 陶晶:在公共通道我们设置了感烟探测仪和一个智能摄像头,如果有电动车往里面停放的话它会报警。

新闻来源:央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