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正在大举支出,拟将业务扩展到其热门视频app以外,进军游戏领域,叫板世界最大游戏公司腾讯(Tencent)。

字节跳动从2017年开始收购小型游戏公司,但在本周一,它据报道斥资40亿美元买下由腾讯前员工在上海成立的游戏公司沐瞳科技(Moonton),使其拥有一个支柱游戏品牌:《无尽对决》(Mobile Legends)。

据腾讯和网易(NetEase)的三名游戏开发者称,该公司还在试图从竞争对手那里挖走开发者,向这些人才提供30%至50%的加薪。这些人补充说,过去两年期间,为字节跳动工作的猎头公司也接触过他们的大部分同事。

“未来一、两年对于决定字节跳动游戏战略的成败将是最重要的。如果他们现在不能成功,他们将永远成功不了,”易观(Analysys)在线娱乐行业分析师廖旭华表示。他补充说,该公司面临的挑战是建立足够强大的声誉,以吸引最优秀人才和游戏合作伙伴。

进军游戏领域之际,字节跳动开始尝试业务多元化,减轻对广告的依赖。方正证券(Founder Securities)的数据显示,借助TikTok的中文版抖音,字节跳动已经拿下中国广告市场的27%。方正证券估计,字节跳动1160亿元人民币(合177亿美元)的2019年广告营收仅次于阿里巴巴(Alibaba)。

分析师们表示,随着广告业务增长放缓,字节跳动现在需要增添更多业务线。

“字节跳动与腾讯非常相似:他们拥有许多app,吸引着巨大的用户流量,但他们需要找到一种方法来借助这种流量获利。这意味着更多的广告、游戏和虚拟产品,或者电子商务。广告业务已经得到了巩固:他们需要找到其他东西,”中欧国际工商学院(CEIBS)金融学副教授张华表示。

扩张进入游戏领域也是回击腾讯的一种方式,后者在中国游戏市场的主导地位制约着字节跳动的社交媒体平台,比如阻止其直播腾讯旗下游戏。当世界上最流行的手游之一、腾讯的《王者荣耀》(Honor of Kings)可以吸引1.8亿观众观看职业联赛的决赛时,这是一个大问题。

由于没有现成的强大内部游戏开发部门,字节跳动为了扩张,不得不说服其他公司与之合作,并发布第三方游戏。其游戏团队的人才大多从腾讯、网易以及北京游戏开发商完美世界(Perfect World)挖来;完美世界的高级总监现在是字节跳动北京游戏工作室的负责人。

除了高底薪外,字节跳动还可以向人才提供很多激励。其社交媒体app——今日头条和抖音——在中国所有app中吸引到最多的用户时间。据TalkingData称,2020年上半年,这两款app的用户每天在每个app上花费大约73分钟时间,并且这两款app可以提供许多广告来吸引用户访问其游戏。

但是,尽管这会带来快速涌入的用户,流失率也很高。

易观的廖旭华表示,留住用户取决于游戏的内容,而创造好的内容有赖于协作良好的团队,大家对“如何创造有共同的理解”。

“在这个行业,你不能只靠挖来其他公司的所有优秀员工,就开发出一流的游戏,”廖旭华表示。

潜在的人才也表示对字节跳动迄今未经验证的游戏战略持保留态度。尽管字节跳动的高底薪看上去亮眼,但该行业的薪酬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可能高达10个月工资的年终奖金,而这取决于游戏的成功。

新闻来源:FT中文网